来源:@大栀紫丫141127

因为有一例阳性,11月22日我们楼栋被封控,大白开始上门给我们做单人单管核酸检测。

魔幻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11月25日早上8点多,我人还没睡醒,接到社区网格员的电话,说我24号做的核酸结果显示阳性,需要到医院隔离。我六神无主,真的是吓得哭起来了。回顾这几天,11月21日我出门做核酸,除了做咽拭子时全程戴好口罩,最多十分钟后就回家了,之后并未出过楼栋(22号和24号在单元门封闭的铁门拿过外卖,丢过垃圾,也戴好了口罩)。

我完全想不到自己被感染的原因,很巧,我朋友这时跟我发来消息,上有某地区核酸结果造假的聊天记录(见附图),详细看了两遍后,我冷静下来。

11点多钟,接到湖北咸宁打来的电话,她自称是流调小组,来询问我的家庭基本情况,通知我去医院隔离,我的家人去酒店隔离,还问我老公和孩子的基本情况,我提出质疑,第一你的电话号码不是官方号码,第二你的来电显示湖北咸宁,我并不想告知家里的基本情况,让她去联系我们网格员。对方一共打了两次电话,共通话十分钟左右。

期间社区网格员再次通知我,让我下楼把防护服拿上来穿好,然后等车子来接。我上楼把防护服收拾好,打了12345市长热线,接线员表明社区的操作是违规的,阳性隔离必须有如下手续:

1)工作人员的工作证2)按要求隔离的文件3)医院出具的阳性报告。(对话我已录音。)

同时,另一名网格员催促赶紧下楼去,我按市长热线的回复询证这名网格员是否有相关文件,她说来接我的工作人员资料文件什么都有,让我下楼就行。我到楼下后,我老公要求前来的工作人员出示工作证、文件、报告,对方均没有。

来接我的大白一男一女,手上只有一个所谓的阳性人员流水名单,我老公看到后直接带我上楼回了家。

回家后不久,大白又给我们这栋楼做单人单管核酸,我也做了一次单人单管的核酸检测。

下午2点多接到了派出所流调小组的视频电话,通话四十多分钟,详细的询问了我21号到25号的出行,外卖订单等等。然后又接到另一个派出所流调小组电话,让我配合隔离,我说如果有隔离文件、阳性报告,我就配合去医院隔离,流调工作人员说都是打电话通知的,我说疫情不是一天两天了,是三年了,为什么拉人去隔离还没有一个正式的文件出来,我只需要看到我的阳性报告和隔离证明,为什么拉去隔离只需要电话就可以,电话诈骗那么多,让我们下反诈骗软件的时候也是告诉我们电话不能轻易相信,流调工作人员听到后说他会去向上反应,挂掉。

晚上六点多又接到社区网格员微信电话,这一次是社区网格员的上一级还恐吓说我会影响到整个楼栋的解封情况,又说会亲自穿防护服上门来沟通,我也直接表明说如果你来的话,带上文件和报告,我会马上配合。我又提出质疑为什么我是阳性,健康码却没有显示阳性,网格员说这是系统有问题,还说会查证12345的电话,规定是规定,执行是不一样的。无果,挂电话。

总之期间我多次要求文件和报告,均拿不出来,说就是电话通知。

晚上9点半左右,25号当天做的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我的健康码显示阴性,也再没有任何防疫相关人员前来要求我隔离。

我的核酸记录:23号阴,25号阴,26号阴,27号阴,24号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