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蔡冬梅,那年32岁,是个留守农妇,老公常年在外打工,过年才回来一次。我在老家农村,种几亩地,照顾儿子,料理公婆。一年到头,没有男人在身边,一个女人,里里外外,一手操持,个中艰辛,不言而喻。

幸而我有一个闺蜜,也是我的初中同学,她叫秋芳,嫁到我们隔壁村,也是一个留守农妇,老公在外面打工。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聊聊天,诉说心中的苦闷;心情好的时候,我们相约一起逛市场,买两件便宜衣服,打发无聊的时光。

有一天下午,儿子上学了,地里也没多少活,秋芳约我去镇上逛街。两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女人走在街上,也是一道风景,虽然谈不上青春靓丽,但我和秋芳相貌端正,长年劳动让身材保持得不错,也吸引了街上三四十岁男人的目光,不断往我们身上瞅。我和秋芳既羞涩又心喜,毕竟哪个女人不爱美,说明我们还没有那么老。

我们看到一家服装店,以前没来过,像是新开的店,便走进去看一下。我看中了一件上衣,试了下,很合身,问了女营业员价钱,嫌太贵,老公赚钱也不容易。我准备脱下衣服还给营业员,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他看了看我和秋芳,突然说道:“冬梅,秋芳,是你们吗?”

我和秋芳仔细一看,这不是初中同学周志轩吗?我说道:“志轩,是你吗?”

志轩非常高兴,说:“是啊,这么多年没见,差点认不出来了。”

志轩接着说:“冬梅,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这家店是我新开的,老同学,有缘再相见,衣服送给你吧。”

我不肯,说道:“那不行,你做生意也要赚钱,总不能亏钱给我吧。”

志轩坚持要送给我,后来我按半价买了那件上衣,心里还有点不好意思。

志轩让秋芳也拿一件,也按半价,秋芳也是面露喜色。

随便聊了几句后,志轩一定要请我们吃饭,秋芳赶紧说:“不用了,我和冬梅都要回去做饭,孩子放学等吃饭呢。”

志轩说:“没事,等下你们打两份包带回去就行了。”我们只好答应了。

志轩读初中时就是个小帅哥,这么多年,还是那样挺拔帅气,岁月的沉淀,更增添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我们来到街上一家餐馆,志轩点了好几道菜,我们边吃边聊起来。聊天中得知,志轩读了高中后,就和亲戚学做生意,这些年来,已在县城和镇上开了好几家服装店,算得上是成功人士。美中不足的是,因为与前妻性格不合,早两年他们离婚了,志轩给了前妻一笔钱,孩子也给前妻带,每个月另出抚养费。

志轩对我们说:“你们两个真的没多大变化,还是像初中小姑娘那么漂亮,更有女人魅力。”

我和秋芳不好意思,忙说:“哪里会啊,都成老太婆了。”

志轩哈哈一笑:“谦虚了,谦虚了。”

吃完饭后,志轩要开车送我们回家,我说不用了,他坚持要送,说开车来去花不了多长时间。

我们上了他的车,里面有一股淡淡的汽车香水味,坐上去又舒服又平稳,确实比坐公交车惬意多了。那个年代汽车在老百姓家庭中还没普及,有辆汽车把你送到家门口,倍有面子。

志轩先把秋芳送回家,互留了电话,又把我送回家,我们互留了电话,我对志轩再三感谢。他说有什么事打他的电话,随叫随到。

时间过了不久,恰逢五一那天,儿子放假了,我没有出去做农活,陪儿子在家看电视。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声,我出去一看,竟然是志轩开车又来了,他下车后提着几件礼品,往我家里走,说是看下孩子和老人,上次送我回来太匆忙,什么都没买。

我说,你那么客气干什么。他说,没关系。

随后,志轩说带我和儿子去县城里玩,我本不想去,又怕抹他的面子,又想到儿子一整天待在家里看电视,会影响视力,便答应了。

汽车在乡村小路疾行,半个小时就进城了,他把我们带到江边湿地公园,游人如织,热闹非凡,景色宜人。旁边有免费的儿童游乐设施,儿子玩滑滑梯,玩沙子,玩得不亦乐乎。

我和志轩一边看江景,一边聊着天。聊起初中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他笑话我,读完初中就不读了,短短几年后就急着嫁人。我解释说,当时家庭条件不好,早点成家,也是减轻家庭负担,也有能力帮帮父母。

我和志轩说着话,突然感觉他看我的目光很热切,内心有点害怕。他突然抓住我的手,不顾旁边过来过去的行人,对我说:“冬梅,你知道吗?其实,初中的时候,我就暗恋你。”

我赶紧抽出手,对他说:“志轩,不要乱说了,孩子在那边呢!我有老公有孩子,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志轩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也就是那么回事,你也不用太紧张,况且,你老公常年在外打工,你就能保证他没有女人?”

我有些生气,说道:“不用说了,他是他,我是我,我对得住他,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就行了。”

望着远处的江水,我们久久没有说话,我打破沉默,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他点了点头。

我们到家后,志轩开着车一溜烟走了。那以后,他再没来我家,也没打电话,我也没找他。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想到好久没和秋芳一起逛街,我打电话给她,她说她近段时间有点忙,我只好作罢。

后来每次打电话秋芳,她都说没有空,我就意识到,一定出了什么问题,让她没时间见我,或者不方便见我,或者不愿意见我。

有一次,同村的一个大嫂去镇上买东西,约我同行,我便去了。远远看到志轩的服装店,我特意走到马路的对面,不愿碰到志轩而相互尴尬。没想到,我隔着马路看到志轩的车停在服装店门口,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志轩,一个赫然是秋芳,他们手挽手,亲昵地走进服装店,我惊得捂住了嘴巴!难怪秋芳没空和我逛街,人家现在忙着呢!

后来就传出了秋芳和老公闹离婚的消息,她老公特意赶回来,哀求秋芳不要离婚,为了家庭和孩子着想。闹了好久,后来确实也没离成婚,因为志轩始乱终弃,也没打算和秋芳走到一起,秋芳也找不到他的人,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幸亏秋芳的老公选择原谅秋芳,家庭才没有破裂。

而我和秋芳再也回不到以前了,闺蜜情断,再也没有一起逛街聊天,即使我愿意,她也没有那个心思了。

过年时,我老公回老家了。晚上,我躺在他怀里,两人说着话。说起志轩和我的事,也说起志轩和秋芳的事,不胜唏嘘。老公说:“假如志轩和秋芳结婚了,你会后悔吗?”

我打了他一下,笑着说:“我不会后悔,不然当初就不会拒绝他。我对得住你,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倒是你,在外面到底有没有女人?”

老公发毒誓,如果在外面有女人,天打五雷轰。我忙捂住他的嘴巴,躺在他怀里,幸福地笑了。

过年后,老公听从我的建议,没有外出打工了,就在老家附近找一份工作,平时上班,农忙时回来帮帮我,也可以照顾到孩子和父母。因为,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