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应该把钱放在自己手里自己给自己养老?还是把所有积蓄分给儿子让他们轮流养老呢?看到这个问题的朋友大多数可能都会选择把钱分给儿子,让他们给自己养老送终,可等到真的这么做了又有几个老人能如愿呢?

70岁的刘永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刘刚没啥出息一直窝在老家种地,娶了个媳妇脾气大大咧咧,对外人大方的不得了对自己家人确是斤斤计较。

小儿子名叫刘毅,从小就会看人脸色说话的他虽然没能考上大学,但是凭借自己会巴结人的本事在县城里成了个包工头,一年到头全都在工地里忙活。

因为手里有两个钱,刘毅在找对象的时候明显优势大了很多,找了个比她小六岁而且还特别漂亮的老婆,只不过他这个媳妇的内心并不像外边那样美好,是个实实在在的势利小人。

对于自己的两个儿子刘永一直是平等对待,因为在他看来孩子们自己混成什么样子完全是他们自己的本事,如果一味地帮助混得差的儿子那么将来自己肯定会受埋怨。

早几年的时候刘永和村里几个合得来的朋友合伙干过小生意,当时因为抓住了机会他们几个人每个人也是大赚了一笔,前前后后每个人分了将近30万的收益。

那时候的刘永自己留了个小心眼,毕竟自己两个儿子如果过早地让孩子们知道他有这笔钱,他害怕两个儿子会经常打他钱的主意,另一方面30万在村里可不是小数目,于是他就只把这件事和自己的老伴说了,对外他一直说这次做生意把家底都赔掉了。

另外几个人也都不是傻子,谁也不希望自己的钱被别人惦记,看到刘永这个老狐狸竟然这么干了,他们也依样画葫芦撒了谎,至此刘永的两个儿子没有对刘永产生怀疑。

其实刘永防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两个儿子,他很明白自己的两个儿媳妇都是财迷,要是不这样做的话,他这点钱早晚得让两个儿媳妇给霍霍没了。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刘永一直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可是他的老伴却有点撑不住了。一天晚上老两口吃完饭没事干,刘永的老婆和他讨论起了这笔钱的事情。

“我说老头子,家里今天没外人我呀想和你说几句心里话。”

“都在一起过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嘛!”

“你说咱俩也是这么大年纪了,咱们一辈子拼命挣钱不就是想让儿子们过得好一点嘛,你看咱家老二都混成什么样了,要我说啊咱们应该把那笔钱拿出来给让老二还还债啦。”

“你知道啥,这是我给咱们老两口留下的救命钱。咱们都这么大年纪了说有毛病就有毛病,到时候指望两个儿子能指望得上吗?就算儿子们愿意管咱们,你看咱们那两个儿媳妇她们会管我们吗?”

“哎呀。我说死老头子,你怎么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啊,要想让儿媳妇孝顺咱们你不给她们好处她们肯定不搭理咱们啊,现在咱们存款加起来也差不多有四十来万,分给两个儿子他们以后会不管我们吗?”

“分钱容易,可是你能保证他们拿到钱之后真的会给咱们养老吗?”

“你就别一根筋了,要是咱们现在不把这钱给他们,将来这笔钱露馅的时候咱们的日子会更难过,咱们不能干马钱不磕头马后去作揖的事情。”

经过自己老伴这么已开导,刘永的想法慢慢有些松动了。经过一晚上的思考第二天一大早刘永决定听自己老婆一次,从卡里取出来40万打算平分给两个儿子。

刚开始刘永给大儿子打电话的时候他们两口子还不愿意回来,可是一听到是要分钱他们两口子比谁跑得都快,没用半个小时就从县城里跑回来了。

小儿子听到老爸说要给他分钱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回到家里连拖带拽地把他老婆也拉到了父亲家里。

一家人都到齐了,刘永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出了那四十万的现金。当他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之后两个儿媳妇争着抢着表态以后会好好孝敬公婆,听到儿媳妇们都表态了,刘永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为了以后自己和老伴的生活能够得到好的保障,刘永告诉两个儿媳妇现在他们能够自理生活完全不用她们操心,等到他们老两口真的不能活动的时候两儿子必须每人照顾他们一个月,就这么轮流着给他们养老送终。

刘永安排好之后,他的儿子儿媳妇先后表态,只要自己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两位老人受一点委屈。

当时,刘永和老伴被儿子儿媳们的话语给感动得稀里哗啦的,那时候的刘永怎么也没有想到没过多长时间他就体会到了自己手里没钱的痛苦。

把手里的积蓄分给两个儿子以后,刘永手里就给自己和老伴留下了两万块钱当做生活费,那时候他和老伴还能在村里的小作坊里干点活,平时的收入足够他们日常开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距离给儿子们分钱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刘永的老伴突然身体不舒服,当刘永带着老伴来到医院做完检查,大夫的一番话对于刘永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陪伴了他40多年的老伴竟然得了胃癌,这让一辈子都特别刚毅的刘永忍不住偷偷流下了眼泪。但现实就是现实他不可能不去接受他,但刘永当时就面临一个难题仅仅靠他手里那两万块钱根本就不够老伴的医药费。

把老伴住院的事情安排好刘永立马就去了县城大儿子那里,当他把老伴得胃癌的事情告诉给了大儿子和大儿媳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异常的平静,而且大儿子还说了一句让他这辈子都不能原谅他的话。

“爸,我妈都七十多岁的人了,我感觉也别让我妈动手术化疗了,那样我妈实在是太痛苦了,不如我把我妈接过来好吃的好喝地伺候着,让我妈最后这几个月享受享受吧!”

“啪”的一声,刘刚的话刚说完刘永就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玩意,我早知道就不该听你妈的话,你不就是不想拿钱嘛,行!你这个不孝子给我记住了你要是不怕我分给你的钱烫手你们两口子就安心的花!”

在大儿子那里吃了一肚子气,刘永又打车回了家,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小儿子刘毅的身上了。可让他再次伤心的事情发生了,而且他还心里有气却没理由发出来。

“爸,你分给我的钱大部分已经让我还账了,剩下一点让你儿媳妇借给她娘家弟弟了,我现在手里就剩下两千多块钱要不然你先拿着给我妈看病吧!”

“你觉得这两千块钱够给你妈看病的吗?我现在真后悔啊后悔当初不该听你妈的话把钱分给你们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但现在说啥也晚了,我算是看透了你们哥俩没把我和你妈当人看啊!人家羡慕我有俩儿子,可这俩儿子有啥用啊!”

孤独落寞的身影走在漆黑的农村土路上,刘永此时此刻心里说不出的痛苦与无奈啊,现在埋怨老伴已经没有用了,他再也要不回当初他那四十万了。

病房里的老伴还在等钱救命,可是刘永要去哪里才能凑到钱呢?

朋友们,看到这里你们觉得刘永和老伴落得个如此下场到底是谁的错呢?

把你们的想法写在评论区和大家一起讨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