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直播挺火,也带偏了许多人,都想不劳而获。

在工厂里面一天到晚像机器人那样,干十几个小时,也不过一两百块。

而有些主播,跳跳舞唱唱歌,一天下来都要赚几千块。这样的好事谁不想去做呢?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真正的才艺人气,也并非是一下子就能起来的。所以有些人就剑走偏锋,通过网络,搞起了龌龊之事,只为过上奢侈的生活。

这不,端午回了老家一趟,就听邻居大叔说起一件又搞笑又无语的事儿。

“那天我在山上放羊,下午三四点吧,来了两个城里的女娃,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二十来岁,两个都穿着裙子,打扮得十分漂亮。”

大叔说起来,两眼放光,于是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

讲述人:放羊大叔,62岁

说起这个事情,我也不晓得啷个说。

反正想起来有点好笑,又被气到了。你说我们在乡下放羊,几十年都是这样,都有点跟外面的世界脱轨了。就包括抖音这些,我也是最近这半年才开始玩。以前山里的通讯不好,山大,打电话有时候都没有信号,更别说上网这些了。

包括今年遇到的这两个小妹子,刚开始我还挺腼腆的,以为是城里人对乡下生活很新鲜,就很客气地招待了她们。从进我家开始,她们就用手机对着拍。

我觉得很新鲜,就像上了电视那种感觉,还说要杀一只羊招待她们,就为了让自己的形象好一点。至少不用给人说,我们乡下人吝啬什么的。

两个小姑娘也很感谢我的样子,一口一声大叔,叫得我的心都醉了。

后来吃过午饭,她们俩就说,要让我带她们去放羊。

在村口遇到村里的王大憨,还用家乡话笑话我,问我是不是娶小老婆了。她们俩听不懂我们这里的话,我就让王大憨不要乱说,还骗他,是我大表姐家的两个孩子。

到了山上,两个小美女就直播我放羊。

我觉得还正常,可能是城里人喜欢看这些稀奇的乡下生活,自己表现得也很有劲,还吼了几嗓子,唱了一首山歌:“小家门前一棵松,风刮叶子乱蓬蓬。风不刮来叶不乱,妹不逗哥哥不疯。”那两个小姑娘听了,可开心了,说我老有才了。

但是后面,就碰到两只羊在那办事,我就觉得尴尬了。

大的那个叫青青,问我:“叔,它们在干嘛啊?”

我就红着脸说:“在繁殖呢!”

“原来是这样啊?”

两人可能觉得直播间人气高了,竟然在那拍了大半天。

当时我就觉得她们有点不正经了。

后来我就听手机里有个男的对他们说:“要不你把大叔叫来,跟你们一起直播,来一场模仿秀。我给你们刷十个火箭,两个跑车!”

青青就说好,然后让倩倩过来对我说:“大叔,跟我们一起直播吧!别不解风情呀!”

我当时就有点生气了,就跟她说:“还是算了,丢不起这个人,我去放羊!”

说着我就把羊赶走了。她们俩也觉得,我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后来就不缠着我了。但是我又听手机里有人跟她们说:“这个老头假正经,你们姐妹俩给他一点钱看看!”

我扭头一看,那两姐妹就在摄像头面前搔首弄姿。

我赶紧赶着羊往家里跑,因为我知道,这样下去,搞不好要出大事。

后来她们追不上我,还喊:“大叔你等等我们,待会儿我们找不到路!”

我也觉得自己太不像男人了,两个小美女,还能把我给吃了不成?就放慢脚步,让她们走快点。半路两姐妹还不忘直播,有说有笑。本来我觉得这事儿,就告一段落了。就当是人生中的一段特殊的遭遇。但是天公不作美,很快下起了大雨。

没办法,雨太大了,我看两个小姑娘的裙子都被雨水给打湿了。这山里的气温,又降了不少,我怕他们出事。前阵子不就有几十个跑步被冻死了嘛!正好附近有个山洞,我就说让她们到山洞避雨,我顺便弄堆柴火给她们烤烤,烘一下衣服什么的。

哎哟!后来的事情,简直让我开眼界了,只能说,城里的小姑娘真开放啊。也不管我在山洞,她们就在那当着我的面把衣服给弄下来烘烤……

要不是怕对不起妻子,我真的,当时那种场景,让人很煎熬的。

过了一会儿,她们又提出让我跟她们一起直播,可我觉得老脸都快被她们丢光了。

这要是被村里人在手机上看到还得了?

我这半辈子的名声不就被毁了吗?

所以我很理智地拒绝了她们,说她们:“年纪轻轻不学好,我都可以当你们的爷爷了,你们还这样戏耍我,对得起你们的父母吗?”

两个小姑娘听了我的训斥,终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大叔,对不起啊!”青青这样说。

我笑了笑:“没事!咱回家吧!”

听完放羊大叔的讲述,我简直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这么好的事情,我怎么就遇不到呢?看来最近压力大,我也想去山里放羊了。

不知道大家对此怎么看?欢迎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