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在历史上是个英雄将领辈出的朝代,面对金国和蒙古人的虎视眈眈和刀剑侵扰,南宋的军民长期都在进行着英勇的斗争。

宋朝将领

无数的名将在乱世中用自己的谋略和勇猛的态度在风雨飘零的朝代中斗争,用自己的满腔爱国情怀和一腔热血去维护国家的尊严,身死以报国的更是不在少数。

文天祥就在《过零丁洋》中曾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他直表取义成仁的态度,认为忠心于国的大义是大于自我生死的存在。

这时的文天祥正值兵败被俘,他写的诗绝不是无言呻吟,正表达着他坚决不屈的态度和忠贞的爱国情怀。

文天祥画像

然而不可置否,南宋也并不是所有将领都始终坚定自己的初心,艰苦的战斗环境下,也有如刘整和文焕这样叛宋的人在。

文焕也绝非贪生怕死的小人,他也曾忠心不改,意气风发,即使是在战况艰苦的襄阳驻守了六年,又是为何一朝之间叛宋,接受元的招降?

吕文焕死守襄阳

吕文焕其人,从小便熟读兵法,学习行军要领,后来跟从堂兄弟吕文德在多地与蒙古军作战,少年时便已多累功名,跻身小将行列。

早年间的吕文焕心中有的单是对宋朝的一番忠心,他努力学习兵法,在沙场上骁勇杀敌,点兵令将间,都是为了维护身后的南宋,愿在战场中发挥自己的才干报国明志。

1261年7月,南宋一大名将刘整叛宋降元,南宋朝廷上下震惊,屡建战功的名将就此投身敌营,而这时的吕文焕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将整个颠覆他后来的征途。

降于忽必烈的刘整,用他自己对于南宋的理解,向忽必烈提了两点重要的意见,第一就是要先取襄阳,第二则是要训练水军,打破宋朝水军的优势。

忽必烈影视剧形象

他的这两点是真正地打到了宋朝的软肋上。1267年,吕文焕因功累迁到襄阳知府,这时的蒙古军已经围了襄阳近三年,而带头的蒙古将领之一正是叛宋的刘整。

吕文焕知道他有一场恶仗要打,而且就在城门前。从1267年的11月起,蒙古军便开启了长期的对襄阳城的围剿,控制陆路。吕文焕意识到巨大的危机来临了。

他当即向吕文德求援,并试图出击破围,但兵力的悬殊和实力的差距摆在眼前。更加心寒的是,吕文德认为襄阳易守难攻的地势根本没有将这事放心上,因此错失援兵良机。

吕文德影视剧形象

但错过的时机可能就是唯一的机会了,1268年9月后,吕文德即便是想,也没有援兵的路径了。

因为忽必烈对刘整及其议的重视,蒙古军在水军的锻炼这一块一直没有落下,水上作战能力的增强使得汉水入援这个缺口完全被堵死。

襄阳城成为了一座孤城,内有粮草危机,外有蒙古骑兵。外援几次入援失败,苦苦坚守的吕文焕却在一次次战役中入了忽必烈的眼。

忽必烈想和招降刘整一样,这样襄阳便是囊中之物。恰巧的是,吕文焕正在经历和刘整当年一样的事。

朝廷中大有人对吕文焕不满,要求换人主领,更有传闻四起说吕文焕和忽必烈早有联系,怕是已经勾结在一起,叛宋可不是今日明朝一夕之间的事?

“所画策辄摈沮,有功辄掩而不白”,刘整当年被诬陷,欲召回京行罚而四处碰壁,投诉无门,似乎做什么都是错的,一怒之下哀愤投敌。

刘整影视剧形象

尽管流言蜚语已经流窜到耳边了,吕文焕抵抗蒙古军的心还未动摇,直到1272年,二次入援失败,襄阳这次彻底沦为了一座孤城了,吕文焕等了许久,再无援兵前来。

兵心四散,忽必烈亲自劝降,他对于有谋略的将领确实爱惜,对于忠国的人也格外敬重,也越发想收为己用,他以真心交涉,终于在1273年攻破樊城后,成功招降吕文焕。

死守六年的襄阳破了,将领吕文焕也成了叛宋的罪人,作为元的将领,吕文焕开始和刘整一样,自请为先锋,开始伐宋之路。

天祥骂吕

吕文焕在元军中,将他的军事才能发挥了彻底,又因为早年在宋朝的麾属关系,带领元军一路高歌猛进,且不遗余力。

文天祥在知道吕文焕投敌后,悲愤大骂他是位苟且偷生,贪生怕死之辈。元军逼近临安时,文天祥和吕文焕在元军军营见了面。

文天祥直接骂他是乱臣贼子,吕文焕不甘示弱,回怼道:我守了襄阳整整六年没有援兵,现在怎么轮得到你来骂我呢?

文天祥直率地用他的理解回怼:便是死在襄阳,也是以身报国的英雄,求仁而不是偷生,叛国就是万世要遭骂的贼子。

吕文焕自知自己理亏,便不与争夺。传回朝廷,众人都夸文天祥骂得解气。

而这也不能改变南宋的结局了。公元1276年,太皇太后谢道清投降,南宋自此灭亡。

吕文焕在此元朝为官,倒也颇得忽必烈器重,有人诬陷,忽必烈也断然不信,派人查清,还他清白。

吕文焕影视剧形象

这倒与当年的宋廷两番做法,感涕之余吕文焕或也唏嘘,乱贼的名号在宋朝背负,在元却还受上位者敬重。

公元1283年,被囚三年的文天祥报国之心不死,不要元朝的功名加身,一心只为求死,以身殉国,终于从容就义。

文天祥到死都始终将爱国主义的情怀置于首位,他的身体和灵魂都给了宋朝,他的爱国精神延续到了后世。

文天祥身死油画

不同于吕文焕,文天祥是千古流芳的忠烈英雄。

小结

吕文焕的一生,因为襄阳保卫战的六年成名,也因为在襄阳的叛变而被恶骂,他在襄阳留下过对宋朝的忠贞,最终输给了现实和流言。

南宋的朝廷同样奸佞与忠良并立,将士被诬陷,忠心被践踏,一腔热血也被朝廷的冷漠冻凉。吕文焕和刘整没有文天祥以死明志的决心,但他们的叛宋也与宋廷脱不了干系。

功过是非,都在史书中记载了,凭人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