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汪小菲以一己之力盘活整个内娱,大家都围观了吗?

新进展,汪小菲承认张颖颖

有意思的是,虽说闹剧被戏称与S一家同行,但舆论中心的大S始终没整过活,明面上就咬定体面不松口。

装也好,真也罢,这是她处事的态度。

回头看声明。即便私下有动作,公开摆的全是体面。

叔翻了一圈讨论,看到有人说,看大S体面汪小菲发疯,不禁想起了当年的香港名媛章小蕙,和大S有些相似,或许大S可以复制她的路。

同样是一见钟情,同样是闪婚,前夫破产后出了本书滔滔不绝地论证她的不是。

在没有微博的时代,主持人直接抓着章小蕙问怎么看前夫写书骂你,港媒妖魔化你。

她毫不回避,端的是体面:婚姻是bittersweet,我从来不为自己辩护,从不抱怨,从不解释。

不过,大家更感兴趣的,是章小蕙的美。

香江美人如海如潮,单她既没有耐人作品,又不趁绝美舞台,还不像大S那样为了美豁出性命,甚至媒体因成见,都特意抓她瞪眼刻薄瞬间。

但章小蕙三个字,却很神奇地成为美的代名词

早年她争议极大,但随便安利个小物,第二天港店门口就排了长队,带货能力比杨幂当年的机场秀更给力。

20来年过去了,她关于美的言论仍具极大诱惑。太多姑娘跟着她做这做那,发帖带着一句章小蕙推荐都比平时增了几分底气。

可以说,她是娱乐圈唯一一名靠美获得源源不断信众的人。

但章小蕙的美,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今天的争议美人系列,叔就来聊聊这位香江美人。

01

章小蕙到底美在哪里?

很多人都没亲身经历过章小蕙最风靡的时代,初印象里的美,源于桃色八卦新闻上的几组幸福甜笑照片。

但仔细咂摸,光是甜好像还不够。

之所以觉得美,是因为她看上去像只在奶油堆里仰头的猫咪,甜美贵气下隐约透出欲滴的艳光,很能勾起人的探究欲望。

比如轮廓,底色偏向华贵喜气,清贵端方的中面型,额头饱满,有种陈红式的中式端庄感。

但和同样面型的陈红比,章小蕙的下颌体量更小,因此陈红更大气,章小蕙更媚些

比如眼型,糅了两种情绪。上睑弧度饱满极圆,下睑平直上扬。

上睑太圆,连这种角度下,眼睛都像葡萄一样圆大

起单纯的狐狸眼多了些天真,但也能盛住碗明媚春水。

决定美人气质的鼻子不同于现下流行的欧美盒型鼻,倒是形似李嘉欣、林青霞,鼻头圆润饱满有肉。

侧面山根没那么立体挺拔,显得有点娇憨可爱,很有不谙世事的富贵花味儿。

更细一点,看牙齿。

饱满整齐洁白的牙齿,本就存着养尊处优保养甚好的味道在。

而她牙弓合适肌肉也懂事,极容易触发小甜饼式的动态表情,即便比例成人化,妆容不扮嫩,也仍有小姑娘的感染力

以及难以绕开的,身材。

当初她电影上映时,柏林当地人叫她亚洲版莫妮卡贝鲁奇,说二者风韵相似。

最大相似处落点在身材,即便减肥20磅也要留住肩膀的肉,仍是全身无骨的柔感。珠圆玉润白腻动人,既有种过得很好的讨巧贵气儿,又十分娇艳欲滴,欲态拉满。

但就像景甜演了司藤才把富贵花形象立住,美女如云的80年代香港靠美立足,美到今天,光靠长相可能还不够。

在原生基础上,她把这份美耕耘得既稀缺,又集了复杂有趣的人设。

稀缺性是因为不与潮流同行。

章小蕙在物质里成长,但深感“今天整套dg眼花缭乱的cross culture look 明天Christian Dior Edwardian 贵妇形象,后天Celine硬朗精简模样,有趣但皆与风格无关”。

与潮流和标准同行的人固然美,但是能自成一派才出彩,比如刘亦菲的仙,热巴的艳,杨幂的媚。

章小蕙则是一支旧玫瑰。

毛流自然野生感盛行时,她自有安排。上抬一点挑开眉眼逼仄的间距。

不够元气现代,但弯弯绕绕很有老派娇娇女的韵味,正好是她的味道。

年年都有流行色系和妆容,她用细腻感知力挑霉霉旧旧色,去成就自己的标志性烟熏眼和偏裸唇,主旨是她口中“像纸书封套般美”

穿搭亦然,棉麻的,褶皱的,往每个明媚柔软颜色上都扑起大雾。

15年前买的香奈儿套装继续搭,有物欲但并不浪费,每个物件都有所归属慢慢香,半旧不新中泛着懒洋洋的矜贵。

港媒越批她妖浪,她越不收敛,擎等着引起争议。淡色丝锻裙靠两根格外纤细的线拎起,妥帖包裹身体,衬得面颊莹润娇粉,又娇又旧。

可不就是一支漂亮带刺的旧玫瑰化了形。

亦舒曾对这种稀缺描述:

在北美念大学,读美术的她有一种罕见的妩媚,独树一帜,大家无论怎样打扮,都是一堆cute kids,她有味道,是时髦流行以外的一个等级。

真奇怪,时下流行什么,全体与她无关,她自有一套。统统染金发夹直搞得像玉米须,伊人索性梳髻明志。

人人露脐喇叭裤,她穿bias cut雪纺裙。个个减肥瘦得胃贴背,她丰硕如水蜜桃。原来,你要真正走在潮流之前,就得放弃潮流。

最后,她美在集诸多人设。

比如,4岁就跟妈妈在香港老牌百货选购衣物,老早浸染在时尚堆里的白富美,年近60仍像水蜜桃一般做抗老能手。

过去VS现在,状态好得能吊打疲惫85花了。

比如,搞定当年的香港顶流偶像钟镇涛,据说香港第一台兰博基尼就是钟镇涛买的。

还有,都传亦舒《玫瑰的故事》原型是她。

蔷薇色皮肤,圆眼睛,左边脸颊上一颗蓝痣,长腿,结实的胸脯,并且非常的活泼开朗。

迷得所有人神魂颠倒,又小嘴一翘:与我又有什么相干。

(其实章小蕙不是原型,但是大家乐得叫她玫瑰,亦舒的文确实影响了她很多)

美貌富有层次,风格自成一派,还有诸多故事继续丰满印证。

映入眼帘的是老照片,冲击审美的是三处揉碎了攒在一块儿的硬核。

因此很多人不认可她的旧八卦旧事迹,对她本人的态度有争议,但依旧忍不住说一句,好美。

02

为什么只有章小蕙的美备受追捧?

回顾现象级美人,拆解开大多都具备以上几点。但很少有美人自带李佳琦属性,在美的领域成为一方权威。

就算被认成美商王者的小鞠,大家也只是以审判的目光看待她的新妆面。不会期待她永不翻车,也没人笃定地说可以永远相信xxx的审美。

为什么只有章小蕙,神奇地被追捧了这么多年?

1)与早期媒体塑造有关

港媒毒舌功力,翻过去娱乐标题可知一二,没什么内容的事都能用文字翻出花,比如当年讽刺邓紫棋着装,头版写宇宙尿片炸地球

轮到章小蕙这种带真八卦的,更是毫不手软。

天天写,写她拜金冷血,因各类官司缠身负债累累时,仍手拎价值42000美元的bottega veneta新款光鲜出街。

写不出了就去找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看递来的背影照,说这屁股看着淫贱。第二天头版便是,从屁股看出此女淫贱。

总之,章小蕙是也好不是也罢,已然被固定成了一个奢靡败家附带桃色绯闻的香江妖女,要点一是极会花钱买好东西,要点二是极会勾男人。

而巧的是,两相结合,隐藏的落点为她的购物经验丰富,买的品好,对异性很有吸引力。这反而契合当年的审美,狠狠刻画了一个品味好的尤物。

1999年,章小蕙在中环设服装店,桌上码好新品围巾,定价7000港币,首批300条开卖即售罄,210w到手,5天就回本了

就像当年杂志上写的:

全香港的女人一边骂她不守妇道,一边又掩饰不住好奇,想知道这个狐狸精穿了什么。

2)与她表现美的姿态有关

很多美人都是飘在云端的。

娱乐圈大美女是娜扎、全智贤这类,纯粹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想不美都不行,她们能驾驭很多风格,都很美,但没法告诉你美的秘诀是什么。

小美女是鞠婧祎这类,靠后天拔高打破壁垒步步升级,励志又亮眼。虽然美得极具借鉴意义,但她们总想以一种轻松不费力的姿态表现美,所以秘诀不肯跟大家具体说。

而章小蕙是踏在实地上的。

具体表现为,她生在好物堆里,从好物堆里淘出自己觉得拔尖的,想要分享于是写进小文里。

这种分享和小红书里碰着一摞一摞爱马仕橙色盒子的悬浮也不一样。她不狙着最贵最奢的盒子,干巴巴说今天开几个箱,权当给大家开开眼。

表现美的姿态是很有见地地解析生活中一切能调动自己审美触角的事物。

之所以权威性高,一方面,她眼界够宽阔,见得够广。

初中就每月熟读美国版 Vogue ,钻研每季 Dior 超现代主义拼贴般的彩妆广告。本科就读于多伦多大学主修美术史,毕业后去纽约时装学院学时装买卖和博物馆管理。

上学时约会穿的是带书卷气的老钱风Ralph Lauren,研究的是亨利马蒂斯的画册,20年前就已推荐过如今的爆款香水。

叔前两天分享的老钱风

另一方面,她有物欲也很清楚买每一样东西的原因,既会花心思深究物件的美,又有极强的感知力,还善于从容戳人的表达。

小到一份护发帽子一杯自制甜茶。(看到很多人试了都觉得真不错)

一个小发夹:

看法国电影,迷上艾曼纽·贝阿不经意欠修饰的发髻,为了买自己钟情且好用的仿玳瑁小发夹跑十几家店,最后不止满足了自己的喜好,还把好物带回香港分给客户。

艾曼纽·贝阿

大到一个品牌,一套服装。

她写喜欢Brunello Cucinelli羊绒衣,“日落柔光折射亮片,隐约发出光芒,好些又被埋在羊绒纱线间,看得出神,浅杏丝衬里贴肌肤,旧日的华丽”。

美感和意境瞬间都有了。

回忆下课后替爸爸工作,领到附卡为自己买下的第一套Chanel suit:

那是Karl Lagerfeld 刚入主Chanel进行改头换面的大翻新,设计用色方面典雅清纯,整个系列都是滚以2寸黑缎边的粉色衣裳。

为它废寝忘食,拆开用上衣配牛仔裤约会,出席会议宴会又整套搭配高跟鞋咚咚咚跟在爸爸后边。

服装细节特点和少女心思一齐外泄,鲜活又让人产生兴趣。

80年代的Chanel

叔还看到有人提,她上综艺时自曝,生小孩痛到不行,但竟在那是嗅出了麻醉师CHANEL香水味。

叠在一块看,她着实是位见多识广的、乐意分享的、美的信徒。

号召力与权威性油然而生。

03

章小蕙式美人给我们的启示

电影《桃色》宣传期间,章小蕙曾接过几次采访做宣传,令人印象深刻。

一次是《康熙来了》,和在香港时不一样,她穿了一条非常素净的白色Chloe裙,说自己日常就喜欢这样简单。

那年她42岁,留着招牌黑色长发,发尾微微卷起俏皮的弧度,偶尔陷进沙发开怀得像个孩子,天真肆意灵气,说是少女也令人信服。

另一次是记者问她《桃色》开拍前,导演有没有告诉她片子色情,要穿很制服的东西。

本是不太好答的话题,她乐得接过:

那个内衣品牌是我觉得最美的,还是我给服装指导推荐过去的。片子里很多内衣戏都用的这个品牌,感觉就像一场自己的时装秀。

两个画面,勾勒出一个鲜活有趣,聪慧爱美的女孩子。

过去关于她的故事,锚点总在男人身上,最重的标签也来自情感与男人,唯独属于自己的强烈物欲与美,亦被划做贬义,引起争议。

那要是锚定在自身呢?

曾倚靠他人,最终自己承担住了自己的那份爱物惜物。

为了保住这份物质追求,可以兼顾N个专栏写到手抖。

刚开始寻工作时,处处都因她的负面新闻拒绝聘用她,她也不气馁。

看到大家都觉得自己衣品好,就靠着拿唯一的信用卡搞起代购,自己做生意赚品味与辛苦费。

也有人递给生活拮据的她一份空白支票,让她重新做那个靠别人获得优渥生活的金丝雀笼中鸟。

但她没有接:我拿了这个,一辈子就会这样活了。

亦舒那本《这双手虽小》的书名曾引起她极大共鸣,因为低头看,这双手虽小,但是是自己的手,把所有没有的东西变为有。

靠自己工作把自己捧成公主,也活得充满希望,活色生香。

虽然踏的是一条不那么社会性正确的路,没在媒体口中扮演一个伟光正的角色,个人形象争议不断。

但她是真正承担了自己,活出自己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