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夕阳,堕落在西山岗,留下黄昏,一片暮色苍茫”……

多年前风靡一时的这首歌,如今却成了阿根廷世界杯之旅的悲唱。见过一语成谶,也见过成谶后的悲伤,但却没有想到还未愈合的伤口又添新的鞭伤。梦中犹记,《阿根廷别为我哭泣》里那种说不出道不清的苍凉和凄泣:“我细诉心底话,大家都会惊讶。我过去曾经犯错,却盼你们仍爱我,你们未必会相信我!”一年有四季,可世界杯却只有四年一次。人生分为四段,懵懂无知的少年、扬名立万的青年、永不服输的中年和伤怀悲秋的老年。但在绿茵场上,却从来不分年龄、不计老少,在乎的只是全力奔跑、果敢抢断和激情射门。

△11月22日,阿根廷队球员梅西(中)与沙特阿拉伯队球员萨勒姆-达瓦萨里(右)拼抢。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 摄

卡塔尔世界杯C组第一轮,潘帕斯雄鹰对战沙漠绿鹰,一场本以为毫无悬念的过场赛事,却演绎成了绝对冷门的世人惊叹。卢塞尔球场上,折翅的潘帕斯雄鹰不得不低下曾经高昂的头颈,仰望着沙漠绿鹰一飞冲天地远翔。

不知是由于太过小看了沙漠绿鹰的搏击能力,还是因为球队整体太过老迈,过往的激情和灵性悄然间已经云消雾散,毕竟,全队首发平均年龄达到29.6岁,8人年龄超过27岁,35岁的梅西已然成为阵容年龄最大的球员,而年龄最小的球员则是来自热刺的中卫罗梅罗,但也已经24岁,这与一天前的三狮军团青春风暴形成强烈反差。一夜无梦,不知会有多少球迷心疼梅西,但谁又能否认沙特队的风骨和霸气。毕竟,足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也不是11个球星随意摆放捏合即可天下无敌。这是团队的战斗,需要融11个单独的个体而成为一个看不见个人的整体,不管年龄、名气、体质,都要各安其职、进退有序。

沙特终结了阿根廷此前36场不败纪录,似乎也悄悄地开启了世界杯往日战神们夕阳西下的序曲。球迷们领略过潘帕斯草原上走来的骏马雄鹰,崇拜过肯佩斯、马拉多纳、帕萨雷拉、巴蒂斯图塔,当然还有当今世界上荣获金球奖最多的里奥·梅西,但是,他们毕竟已经、或者终将老去。世上最为悲伤的事情,莫过于我们赖以生存其间的宇宙,维度只有四维,而且时间维度也只能单向流逝而不可逆。

或许青春的足球最美,因为充满了激情澎湃和狂放不羁。但足球并非只有青春的靓丽,也有夕阳的壮丽。即使神圣如梅西,也有过风华正茂,伴随年华悄然老去,便再难现世间无敌,尽可在慢慢凋零之中,一贾余勇地执着、奋争、努力。所以,面对上半场的欢喜和终盘1:2的比分,梅西一如既往,表现出一代天骄的大度和坚持:我们只是有点仓促,我要求球迷相信我们,这个团队不会让他们失望!球迷们常说,青春不过几届世界杯。世间球迷如此,球星们又何尝不更是如此?他们的张扬青春,更像是划过夜空的流星、即将再见的夕阳,虽然美好无限却也伤感易逝。

足球是竞技,也是游戏,是理想信念,也是人生观世界观,所以,既不分男女,也不论年龄,更无关身份地位的贵贱高低。揭幕战上,世人看到了卡塔尔王室成员的无奈和落寞;战胜阿根廷,沙特国王宣布放假一天举国欢庆。看台上那欢呼纵歌、快乐如海的场面,电视屏幕前那翘首以待、兴奋忘忧的情景,无不印证着利物浦教练香克利的那句名言:足球无关生死,足球高于生死。任凭岁月变幻、沧海桑田,当足球成为一份信仰时,热爱就会永不褪色。

世界杯自诞生以来,每一届都会产生经典场面。有令人回味无穷的经典之作,也有叫人扼腕叹息的遗憾瞬间;有喷薄而出的追风少年,也有众志成城的钢铁之师;功成名就者豪情万丈,折戟沉沙者落寞不甘。抚摸那些承载厚重历史记忆的老照片,重温那些在岁月淘洗后仍然光彩照人的电视画面,更能体会到足球带来的感动和热情,更为今日的世界杯增添了浓厚的历史情怀。

又见夕阳!此时此刻,欢笑与泪水齐飞,幸福共悲伤一色。每个人的幸福见解或有不同,每个人的悲伤来由千差万别,但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却让人们可以深切感受到活着的那份惬意、那种美好、那般妖娆……

又见夕阳!此情此景,不禁又记起宋代葛长庚那首孤庚苍迈的《一剪梅》,用以致敬黄昏里的梅西,也许最为合适。

剑倚青天笛倚楼。

云影悠悠。

鹤影悠悠。

好同携手上瀛洲。

身在阎浮。

业在阎浮。

一段红云绿树愁。

今也休休。

古也休休。

夕阳西去水东流。

富又何求。

贵又何求。

(本文作者: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王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