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卡塔尔提前一轮就成为本届杯赛首支被淘汰的球队,它已基本锁定“史上成绩最差的东道主球队”这一尴尬头衔,并最终有可能在参赛的所有32队中排名倒数第一。这随即在网络上引发“钞能力失效”、“收留卡塔尔心碎王子”等大规模的调侃戏谑。

众所周知,卡塔尔举办本届世界杯的投资总额高达2290亿美元,而卡塔尔2021年的GDP也“不过”是1795.71亿美元。卡塔尔世界杯不仅是有史以来投资额度最高的一届世界杯,而且比以往历届世界杯的举办成本总额还要高。当史上最贵的办赛成本却换来史上最差成绩的结果,无论是算竞技账还是经济账,卡塔尔举办世界杯似乎都很难称得上是一个好生意。

当球迷们都在调侃卡塔尔不惜成本举办世界杯是人傻钱多、压根不可能通过世界杯收回成本时,卡塔尔人更看重的是通过举办世界杯背后所能获得的经济转型成效和体育外交成果。而就目前来看,卡塔尔通过举办世界杯所取得的政商成果堪称斐然。

在经济转型方面,卡塔尔通过举办世界杯让国家布局的非油气产业均获得长足进步。相比于世界杯所能带来的直接经济收益,卡塔尔认为,举办世界杯有助于卡塔尔在旅游、金融、体育等多个产业的加速崛起,从而实现《卡塔尔国家愿景2030》关于“经济发展模式多元化”、“摆脱资源依赖魔咒”的宏大经济转型愿景。

此外,卡塔尔通过举办世界杯还取得了非常亮眼的体育外交成果。卡塔尔是中东地区和所有阿拉伯国家中首个举办世界杯的国家,在开幕式上,中东地区几乎所有国家高层都联袂出席,俨然是一届非正式的中东国家峰会。

这不仅一举打破了自身前些年陷入四面楚歌的外交僵局,而且借助这场足球盛会引导整个阿拉伯国家之间弥合分歧、加强地缘政治合作,同时也在世界面前重塑了国家形象、提升了国际话语权。为提升国际形象,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甚至斥巨资从全球范围内邀请了1600位足球意见领袖(KOL)全程体验世界杯,全面提升卡塔尔的国际美誉度和软实力。

卡塔尔借助世界杯推动经济多元化,盼用体育产业摆脱“资源依赖魔咒”

纵观全球经济发展史,几乎所有资源丰富的国家在经济腾飞之后都会遭遇“资源依赖诅咒”。即,这些国家的经济收入几乎全部与资源出口有关,一旦资源枯竭或出现资源价格跳水,国家经济就会出现危机。卡塔尔举办世界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希望借此能壮大本国旅游、金融、体育等非资源型产业。

公开资料显示,卡塔尔是全球经济最发达、同时也是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之一,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评选的“最富有的阿拉伯国家”。2021年卡塔尔的人均GDP达61275.9美元,高居全球第八位。卡塔尔之所以如此富有,皆因卡塔尔地下油气资源丰富。卡塔尔的国土面积仅有11521平方公里、与我国天津市相当,但其原油储量却高居全球第十四位,探明储量约252亿桶,约占全球份额的1.5%。其天然气探明储量位居全球第三位,占全球天然气储量的13.1%。此外,卡塔尔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氦出口国和第二大氦生产国,其氦储量为101亿立方米,占全球储量的19.4%。丰富的油气资源无疑是卡塔尔经济腾飞的关键因素,但与此同时,卡塔尔也在警惕“资源依赖诅咒”,希望能让国家经济进一步多元化。

早在2008年,卡塔尔就制定了《卡塔尔国家愿景2030》(Qatar National Vision 2030),提出要大力推动经济发展模式多元化,重点打造卡塔尔的旅游、金融投资、教育医疗、体育等低碳环保产业,逐步减少国民经济对油气产业的依赖。未来的卡塔尔将成为中东地区首屈一指的教育医疗中心、体育娱乐目的地,以及比肩迪拜的金融中心和商业中心。在2010年获得2022年足球世界杯主办权之后,卡塔尔将世界杯的筹办工作融入到了2030年国家愿景中来,通过大规模的基建投资来推动经济转型,目前,卡塔尔的旅游交通运输、媒体、金融产业已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其油气产业(不含化工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已不到35%,第三产业在GDP中的占比已超过50%,经济发展模式逐步多元化。

其中,在向体育产业转型方面,卡塔尔有三大策略:

第一、每年举办30场重要国际比赛。卡塔尔自2006年多哈亚运会以来,相继申办和举办了网球、足球高尔夫、汽车越野、马术、自行车、排球、田径、游泳等多项国际体育赛事。而2022年世界杯和2023年亚洲杯的相继举办进一步让卡塔尔的体育竞赛表演业和体育旅游产业走上腾飞。未来卡塔尔甚至希望能够联合周边国家一起举办奥运会

本届卡塔尔世界杯,预计将有120万到170万外国游客在世界杯期间造访卡塔尔,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首席执行官 Nasser Al Khater对世界杯拉动体育旅游的成效给予厚望:“谈到世界杯的回报,我们都知道世界杯通常很难带来大规模的直接经济利润,更多是无形的红利。我们最看重的就是世界杯对卡塔尔国家品牌价值的提升,以及对旅游业的推动。让卡塔尔成为更多人的旅游目的地,我们期待世界杯可以刺激旅游行业快速发展。”

Khater还透露,虽然目前都在炒作卡塔尔举办世界杯的成本超过2200亿美元,但其实大多数资金都用于卡塔尔城市基建,真正用于世界杯的场馆建设和赛事运营的费用大约是80亿美元,而世界杯所能产生的所有相关收入预计约为170亿美元,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算,那么世界杯将能够实现盈利。所以,在举办体育赛事能够实现微盈利的情况下,卡塔尔未来希望能够持续举办更多国际体育赛事。

第二、投资收购全球优质体育资产。由于卡塔尔国土面积狭小,卡塔尔在体育产业布局方面重点放在了投资收购全球范围内的优质体育资产。

卡塔尔投资局(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简称“QIA”)是全球排名第九的主权财富基金,管理资金规模4610亿美元。其知名的那些国际投资标的包括伦敦证券交易所(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嘉能可(Glencore Plc)、华伦天奴(Valentino Fashion Group)、多个国际银行(巴克莱银行、瑞信、德意志银行等)以及多家航空公司的股份。

在体育产业投资方面,卡塔尔投资局专门设立了卡塔尔体育投资基金(QSI),目标就是投资全球优质体育资产,在这其中,最知名的就是,卡塔尔体育投资基金在2011年斥资5000万欧元收购了法甲的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球迷习惯称之为“大巴黎”)70%的股权。

在卡塔尔土豪们的加持下,大巴黎摇身一变成为整个欧洲足坛出手最阔绰的俱乐部之一,不断开出天价合同延揽顶级明星。在2017年8月,大巴黎宣布签下巴西球星内马尔,为此向内马尔的老东家巴萨支付了2.22亿欧元的违约金,这随即创造了世界足坛的最高转会费纪录,这也是有史以来首次足球转会费超过2亿欧元。8月31日,大巴黎又宣布签约姆巴佩,而姆巴佩的转会费高达1.8亿欧元,这是仅次于内马尔的世界第二贵的转会费。单单2017年那个夏天,大巴黎就在转会市场砸下超4亿欧元,这种土豪投资策略让欧洲五大联赛的实力格局开始发生改变。2021年,大巴黎又将梅西招入麾下,从而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受瞩目的顶级足球豪门俱乐部之一。

在卡塔尔人入住大巴黎后的这11个赛季中,大巴黎八次夺得联赛冠军。而在卡塔尔世界杯上,大巴黎俱乐部共有11位明星代表7个国家参赛,这也是卡塔尔人为之自豪的一大热门话题。并且,卡塔尔体育投资基金对大巴黎的投资也取得了不错的保值增值效果,昔日用5000万欧元获得大巴黎70%的股权,而根据《福布斯》最新的足球俱乐部估值排行榜显示,大巴黎估值为32亿美元,排在足球俱乐部价值榜第7位,是前20位中唯一的法甲俱乐部。

近日,卡塔尔体育投资基金主席Nasser Al-Khelaif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有一家美国投资机构提出用超过40亿欧元(约合4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大巴黎,这一报价遭到婉拒,因为卡塔尔土豪只会考虑出让俱乐部的一小部分股权。

第三、实施《卡塔尔足球振兴计划》,大力培养足球选手,提升卡塔尔国足的世界排名。

卡塔尔全国常住人口为265万,其中拥有卡塔尔国籍的只有40万人,这种人口基数在体育选材方面自然不占优势,于是卡塔尔重金聘请大量顶级球探和技术教练在全球范围内选拔和归化好苗子,同时在国内斥资200亿美元打造了阿斯拜耳足球学院,该学院将全球范围内找到的好苗子编入从U9到U18各个年龄段的精英球队。皇马、曼联、拜仁、巴萨等等知名球队都会定期来这里交流和集训,而在学院内表现出色的顶尖球员还会被输送到欧洲留洋。

总之,该学院是实施卡塔尔足球振兴计划的重要载体。2014年卡塔尔在足球亚青赛夺冠,全队22人全部来自于阿斯拜耳足球学院。2019年卡塔尔男足历史首次夺得亚洲杯冠军,2/3的球员均由该学院培养,其中夺得亚洲杯金靴奖的阿里就是来自苏丹的归化球员。围绕着阿斯拜耳足球学院,卡塔尔正在将自己打造成中东地区的足球文化中心。

世界杯助卡塔尔打开体育外交新局面,开幕式俨然成中东国家峰会

本届世界杯是中东地区历史首次举办世界杯,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阿联酋总理兼迪拜酋长穆罕默德、科威特王储米沙勒、埃及总统塞西……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的高层政要均选择出席这一盛会,阵容之齐整,场面之宏大,俨然如同一场非正式的中东峰会。并且,这些政要们暂时放弃了过往的争执,在镜头前互相握手致意,在世界面前努力展示了阿拉伯世界之间的团结。

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在世界杯开幕式致辞时也重点强调“整个阿拉伯世界都欢迎各位来参加2022世界杯”。这一表述引发了时政专家们的一致好评,认为这是卡塔尔体育外交的高光时刻,提升了卡塔尔在阿拉伯世界中的话语权和地位。

要知道,阿拉伯国家之间因为地缘冲突和宗教问题经常爆发冲突。以卡塔尔这个小国为例,就经常因为夹在中东大国之间而屡屡遭遇制裁。2017年,沙特和阿联酋牵头对卡塔尔实施封锁、禁运和制裁时,联署制裁决议的阿拉伯国家多达13个,卡塔尔一时间四面楚歌,遭遇大面积断交。

此后,得益于筹办世界杯等诸多国际交流活动以及国际足联等国际体育组织的大力支持,卡塔尔这才陆续与周边的阿拉伯国家重新建交。此番随着卡塔尔世界杯如期开幕,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的政要也均与有荣焉,纷纷到场祝贺,很多昔日的死对头均成为了世界杯开幕式上的座上宾。

为支持卡塔尔举办世界杯,阿拉伯世界的很多国家都给予卡塔尔从酒店、人力到安全保障等全方位的支援。比如,卡塔尔出入境的“哈亚卡”(Hayya Card)在阿联酋、阿曼、沙特可以入境免签,一天内可以多次入境,以允许球迷在世界杯期间完全自由地进入这三个国家。并且三国的航空公司也决定在世界杯期间加开更多往返卡塔尔的航班。

此外,卡塔尔和以色列在11月20日世界杯开幕当天开通了世界杯期间临时商业直航。要知道,这两国至今都没有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但为了支持卡塔尔世界杯,以色列决定开通两国的直航,当天,180名以色列球迷从特拉维夫市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出发,直飞卡塔尔首都多哈。两国直航的开通无疑是两国关系的重大突破,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盛赞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卡塔尔的体育外交不仅让阿拉伯世界暂时搁置分歧,通过世界杯开幕向全世界展示了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团结,而且卡塔尔也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欧美国家对其的负面评价,认为卡塔尔在一众阿拉伯国家中相对最为开放、温和,未来不排除将卡塔尔当作观察中东局势的窗口以及交流的桥梁。为提升国家美誉度,卡塔尔可谓是煞费苦心。

据《德国之声》等多家外媒报道,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在全世界范围广泛招募了大约1600名球迷意见领袖(KOL),并支付他们在世界杯期间的机票、酒店、餐食、世界杯门票、媒介宣传和其他旅行费用,而这些KOL相对应的就是在世界杯期间不能发表任何负面评论,尽量要多点赞、转发和发表世界杯正面信息。而这些KOL的目标受众必须是“那些热衷于足并渴望与他们的朋友和联系人分享关于卡塔尔举办2022年世界杯的关键信息的人士”。

这些KOL需要按合同要求点赞和转发有关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第三方帖子来支持国际足联世界杯,并使用标签#IAMAFAN和#Roadto2022。参与该项目的KOL还被告知卡塔尔可以要求他们删除违反行为准则的内容。招募的KOL中有很多都是欧美国家的媒体博主,比如法国球迷德拉格(Joseph Delage)说:“我收到了机票、酒店费用和一张开幕式门票。而条件就是,你必须在观赛之余参加卡塔尔世界杯的相关文化和体育活动。”加拿大球迷柯尔米什(Lee Kormish)也透露自己得到了免费的机票、酒店、揭幕战门票和每日膳食补贴。他在视频博客中对卡塔尔进行了热情洋溢的正面报道。

总之,卡塔尔通过举办本届世界杯打开了本国体育外交的新局面,有助于提升卡塔尔在全球范围内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影响力。更重要的是,在关系复杂、地缘政治冲突多发的中东地区,卡塔尔通过举办中东地区历史上的首届世界杯,从而赢得了一众周边国家的认可和尊重,成功化解了2017年以来在阿拉伯世界四面楚歌的尴尬局面,这无疑才是卡塔尔举办世界杯最乐于见到的重要成果。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