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呼吁各国在卡塔尔世界杯之前让足球占据中心位置,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国际足联(FIFA)发现自己与七个欧洲国家发生了争执,原因是任何球员在比赛中佩戴“OneLove”彩虹袖标都会受到制裁。

国际足联在最后一刻宣布的这一决定,与七国之间制造了裂痕,尽管双方都未能摆脱批评。

“OneLove”彩虹袖标是由英格兰、荷兰、比利时、丹麦、德国、瑞士和威尔士的队长在世界杯上佩戴的,目的是促进包容,展示对不同性别和身份认同的人们的团结。

但就在英格兰队长哈里·凯恩(Harry Kane)在周一对阵伊朗的比赛中佩戴国家队队长袖标的几个小时前,国际足联表示,任何佩戴国家队队长袖标的球员都将得到一张黄牌,这将使他们面临被罚下场或被禁止参加随后比赛.

国际足联规定,球队队长必须佩戴管理机构提供的臂章,尽管国际足联表示“支持所有合法的事业,比如‘OneLove’袖标。

然而,这场惨败已经成为了赛事本身的一个小插曲。

如果像凯恩这样的球员没有戴上袖标,那么为什么比利时外交部长哈贾·拉比卜(Hadja Lahbib)就能戴?在周三比利时对加拿大的世界杯比赛中她与因凡蒂诺交谈时就戴上了。

德国内政部长南希·费瑟(Nancy Faeser)同样也佩戴了这个臂章,因凡蒂诺在德国2比1输给日本的比赛中就坐在她身边。

LGBTQ+慈善机构“石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世界各地的LGBTQ群体来说,看到我们的生活如此有争议是非常可怕的……这已经成为一场相当痛苦、旷日持久的辩论,在全球范围内质疑LGBTQ+生活的有效性。”

在一份联合声明中,七家欧洲足协表示,他们要求自己的队长不要佩戴“OneLove”袖标,因为他们不能“让球员面临包括黄牌在内的体育处罚”。

“我们队的这些出色的足球运动员,他们从小就梦想着世界杯。我们不想让他们离开球场。我们希望在球场上赢得比赛,而不是在办公桌后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这样做。”

但一些前球员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冒的风险。

“这将是一个伟大的声明,”前爱尔兰国家队中场罗伊·基恩在以权威人士的身份说道。

乔什·卡瓦洛(Josh Cavallo)是世界上唯一一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顶级足球运动员,他告诉CNN,对球员佩戴袖章的处罚决定让他感到“被排除在外”,而其他人则质疑这一举动在卡塔尔会有多大影响,在卡塔尔,男性之间的性行为是非法的,最高可被判处三年监禁。

英国足球协会(English Football Association)在9月的一份新闻稿中明确表示,该运动利用足球的力量“促进包容,并在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全球足球运动之际,传递反对任何形式歧视的信息”。

世界杯开赛前几个月,各支球队的队长在欧足联国家联赛(UEFA Nations League)比赛中都佩戴了“OneLove”袖标,但直到周一,国际足联才宣布可能对在卡塔尔佩戴该袖标的球员进行制裁。

这并没有完全阻止一些球员试图用其他方式表达他们对“OneLove”争议的感受。

德国球员在与日本的比赛前一度用手捂住嘴,这表明国际足联禁止他们在世界杯上用声音就某些问题发声。

丹麦足协同样对这种情况感到愤愤不平。“我们正试图就此事向国际足联施压。”“我们在9月19日写信给国际足联(关于佩戴‘OneLove’袖标)。就在英格兰队比赛的当天,我们得到了答复。我觉得这非常不令人满意……我们仍在努力,但我们在赛前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而国际足联迟到了很长时间。”

媒体此前曾就国际足联对“OneLove”活动的回应受到批评一事联系过国际足联,但没有收到回应。

在各国宣布队长在卡塔尔世界杯上不佩戴队长袖标之前,国际足联已经发起了自己的“无歧视”运动,并表示所有32名队长都有机会佩戴与该运动相关的队长袖标

“OneLove”彩虹袖标并不是世界杯上唯一受到关注的服装。但是可惜的是,运动团体的更广泛印象是,在显示与LGBTQ群体的团结方面,足球错过了一个改变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