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我们又要迎来新一批高级军士。

近一段时间以来,诸多有晋升高级军士权限的单位,应该都在组织“晋升军士长的考核”。

陆军73集团军组织

三级军士长军衔晋升选拔考核

之前就说过,我们这支军队的高级军士呈现出上升的态势。

“高级军士编制增加”的情况,在选晋的士兵制度颁布施行之后,变得更加明显。

另外,新的士兵制度明确:

二级上士、一级上士、三级军士长服役最高年限,分别为16年、24年、30年。

这意味着,只要进入高级军士的行列,哪怕保持在三级军士长,不再晋升二级军士长、一级军士长,都是可以干到退休的。

所以,高级军士当前的情况是:

1、编制增加,意味着能有更多的人进入到这个行列;

2、时间拉长,高级军士能够服役更长的时间、直至退休。

在此情况下,如何更好地发挥高级军士的效能,如何拓展高级军士的职能,是摆在诸多部队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面对这个重要课题,军报发布了一份调查,分为上下两个部分,着重谈了“探索高级军士使用路径”的一些情况。

截图自2022年11月14日

《解放军报》8版

截图自2022年11月21日

《解放军报》8版

仔细学习完这份调查,可以发现,高级军士的作用发挥,主要聚焦于两个方面——

第一,高级军士如何给机关发挥智库作用。

第二,高级军士如何在基层发挥引领作用。

高级军士面临的两个突出问题分别是:

①角色定位不准

②使用方式存在偏差

具体来说——

有一些高级军士认为自身能力长时间处于“浅水游泳”状态,

还有个别单位把高级军士单纯定义为“技术工”,使高级军士作用得不到充分发挥。

事实上,以上突出问题和具体现象,可以归结为:
认知不够,限制了作用发挥!

毕竟,高级军士通常都在各自专业领域深耕多年,有能力、有经验,和基层联系密切,对单位建设情况熟知。

考虑至此,海军陆战队某旅决定——

借鉴地方智库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的功能,以士兵制度改革为契机,将高级军士群体定位为“机关智库”。

成为机关的智库,意味着高级军士要为与单位战斗力建设相关的重大问题,提供决策咨询和建议。

“高级军士组成的机关智库”,区别于一般的“问计于兵”,

高级军士将作为旅党委的常备智囊团,是重要的决策力量,“他们的意见并不是听听就算了”。

如此,高级军士为机关决策提供咨询和建议的作用,就被树立了起来!

高级军士是士兵当中的佼佼者。

除了加盟“机关智库”、提供决策咨询之外,还应该发挥对广大士兵的引领和带动作用。

调查(下)介绍了一个场景:

新兵的下连仪式上,全营的高级军士们站在欢迎队伍的最前面,分别介绍各自专业情况和取得的成绩。

感受着老兵们经过岁月磨砺和阅历沉淀的独特气质,一簇“梦想”的火苗可能就会在新兵的心底被点燃!

恰如某教导员所言——

“对新兵来说,高级军士是高不可攀的,单是肩章上的‘压迫感’,就会让他们望而生畏。”

对此,既然新兵“不太敢”主动接触高级军士,那就让高级军士主动向新兵靠过来,不仅仅是主动介绍,还要给新兵讲好“如何走好军旅第一步”这堂课。

从一开始的经历介绍,到后续专门的经验分享,再到专业问题的探讨,高级军士和年轻士兵的交流愈发深入。

至此,前面提到的那位教导员突然涌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高级军士经验丰富又身在兵中,何不让他们担任导师,对年轻官兵的军旅人生进行全方位的指导和引领?

高级军士担任基层士兵的导师!

这无疑是是对高级军士的高度认可,也是对高级军士的深切期待。

总之,高级军士绝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技术工,也不是资历高的老兵。

军报的这份调查至少给出了两个较好的路径——

一是作为首长机关的高级智库

另一个是成为基层士兵的导师

这样的探索,不妨多一些!

让高级军士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作者:哨位君

素材来源:解放军报、枕戈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