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权威发布:2022年11月25日上午,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曹培均等44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进行一审宣判。

被告人曹培均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妨害公务罪、强迫交易罪、妨害作证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行贿罪、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罪、虚开发票罪等罪,与前罪故意伤害罪尚未执行的刑期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4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一年十个月至十九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相应的附加刑。对涉案财产全部依法作出处理。

经法院审理查明:1993年,曹培均在四川省宜宾市高县胜天镇其兄砖厂上班期间,纠集曹洪平、代小平、雷国熊,网罗吸毒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扩充势力,通过打架斗殴、强拿硬要等方法收购或逼停其他砖厂,阻拦外地砖厂进入胜天镇,攫取不法利益。1997年,曹培均先后在宜宾市开办多家砖厂,扩充经济实力,动辄施暴行凶,逐步形成恶名。

2004年5月起,曹培均先后在宜宾市、云南省、贵州省等地开办砖厂、建材厂等多家实体。为攫取暴利,曹培均网罗支胜鸿、叶明久等人,拉拢砖厂老板张小华、成顺林等人,组建了宜宾市、南溪县、江安县、长宁县砖瓦协会,利诱或强迫当地砖厂加入协会,期间对多家砖厂老板组织实施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非法垄断了宜宾市砖瓦市场,破坏了正常的砖瓦市场秩序,经济实力迅速膨胀,非法影响迅速扩大。2013年3月,砖瓦协会被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处,协会解散。为进一步攫取不法利益,2014年,曹培均又采用相同模式,先后组建南溪砖瓦联营公司、江安砖瓦联营公司、长宁砖瓦协会,成立砖巡队,垄断、控制市场。期间,曹培均利用聚敛的钱财,开办了铝塑制品、建材墙材、房地产、酒店等多家企业,经济实力进一步壮大。

同时,曹培均采取高薪笼络、利益引诱等方式,将家族成员、砖厂老板、刑满释放人员、社会闲散人员等,网罗进宜宾恒旭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下属公司、砖瓦协会、联营公司等,采取论功行赏、奖惩并用的手段进行管理,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以曹培均为组织者、领导者,曹洪平、代小平、叶明久、支胜鸿为骨干成员,张小华、成顺勤、成顺林等为积极参加者,张天宇、吴玉坤、宋文明等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成员稳定,人数众多,结构严密,层级分明,分工明确,通过公司化运作,以暴力、威胁为后盾,对抗公权,打击竞争对手,“以商养黑、以黑护商”,为组织谋取非法利益提供保障。在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内,有组织地通过暴力、威胁或者滋扰、纠缠、哄闹等“软暴力”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妨害公务、强迫交易、妨害作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行贿、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虚开发票等66起违法犯罪行为,在宜宾市形成了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秩序。

笔者发现,在曹培均被一审宣判无期徒刑的9天前,11月16日《廉洁四川》权威发布:四川省商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学焦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通报全文如下:

日前,经四川省委批准,省纪委监委对四川省商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学焦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李学焦理想信念丧失,纪法意识淡薄,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违反有关规定出入私人会所;违背组织原则,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将公权力沦为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甘于被“围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项目承揽、资金拨付等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李学焦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等有关规定,经四川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李学焦开除党籍处分;由省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根据省纪委监委调查结果显示,李学焦不同于一般贪官仅仅涉嫌受贿犯罪,他除了涉嫌受贿罪以外,还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是个重罪,在以往的反腐败斗争司法实践中,一个贪官一旦这个罪名成立,几乎无一例外都会被判处重刑。经笔者从政法系统信息源再三考证,李学焦正是在其担任南溪区委书记、宜宾市副市长兼临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宜宾市委常委、统战部长任上,涉嫌长期扶持帮助曹培均为首的黑恶势力做大做强,包庇曹培均团伙实施的严重涉黑犯罪行为。

2012年,曹培均从筹建砖瓦协会开始,“暴力垄断”的阴影就伴随着他,但他在宜宾的事业并未受到影响。曹培均一如既往获得李学焦等政界人士的支持,他也用一贯的高调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就在垄断风波发生的当年,“恒旭”瓶盖被宜宾市工商局认定为宜宾市知名商标。2011年,一直未注册的“恒旭集团”,在原宜宾市南溪县工商局核准登记。恒旭集团由宜宾市恒旭铝塑制品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更名而来,并与宜宾恒旭窑炉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等5家控股子公司组成。这也是当时南溪县第一家集团公司。

南溪县的一份宣传材料记载,“为确保该集团顺利注册登记,南溪县工商局充分发挥职能作用,灵活运用法律法规,积极促进集团公司的设立。”“分管局长亲自牵头协调,深入企业开展帮扶活动,结合该企业涉及防伪瓶盖生产、包装、建材、建筑等多种领域经营的特点,指导该企业拟定组建集团公司的实施方案。”现在分析这些事,无疑是当时的南溪最高领导李学焦直接关照下的结果。

在砖瓦和酒类包装行业站稳脚跟后,曹培均试图进军房地产、酒店、金融等领域。为此,曹培均在恒旭集团位于罗龙工业区的办公区内,秘设私人会所,便于接触各类人物。据宜宾一位著名企业家向笔者透露:李学焦和王铭晖,以及时任市纪委书记向辉礼和市公安局长魏常平都是会所的“至尊贵宾”,享受极其私密的尊享服务。

据媒体公开透露,一些从恒旭集团借款的公司,会获得财政拨款,恒旭集团为了方便收回资金和利息,与某些政府单位人员建立不正当利益关系,从而获得这些借款公司的账目资金信息。而这些非法操作,都是李学焦非常清楚并且暗中支持的。

在李学焦的一己之力推荐下,2014年,曹培均当选宜宾市政协常委;2015年,曹培均又荣获“四川创业十大非公经济领军人物”。2017年,曹培均当选为四川省商会副会长。2018年,曹培均被四川省委统战部、四川省工商业联合会授予“改革开放40年四川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称号。

2018年12月29日,第三届四川省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表彰大会在成都召开,曹培均位列表彰名单内。这是他获得的最后一个重要的官方荣誉。

与之相伴的是,曹培均的事业版图不断扩大。2014年,恒旭集团在宜宾临港区拿下将近300亩土地,号称投资10亿,打造恒旭机械制造产业园。次年,号称斥资12亿、“宜宾首家白金五星级酒店”恒旭国际大酒店开工。2016年,全国房价迎来新一轮上涨,恒旭集团进军房地产。一份官方宣传称,2017年,恒旭集团产值105亿元,纳税2.2亿元。

恒旭机械制造产业园建成后,恒旭集团总部也搬到这里。接近曹培均的人士称,曹培均的目的并非建机械产业园,而是看中这块土地的溢价效应。这个时候,李学焦正好担任宜宾市副市长兼临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那么这一切就非常明朗了。

2019年1月18日,宜宾官方通报,恒旭集团董事长曹培均涉嫌严重违法行为,接受监察调查,但他竟然在不久后“顺利出来”,他这次出来,也被指是依靠李学焦的“全力营救”。

但在2020年,随着省市公安机关发现曹培均更多令人发指的犯罪线索,正式在省公安厅指挥下由市公安局对曹培均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来曹培均案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据消息人士透露,曹培均被捕羁押后,供出了他和宜宾市委原书记王铭晖、宜宾市委原常委李学焦的不法利益格局。

接下来的整个2021年,李学焦涉黑的传言在宜宾传得沸沸扬扬,而就在这个敏感关头,李学焦突然遇到了不可思议的“调虎离山、同级轻用 ”。2021年10月,55岁的李学焦突然被免去了宜宾市委常委、统战部长、总工会主席职务,被任命为在四川省企业排名中仅排40位的四川商业集团副总经理,在公司领导班子中排名第九。按理说,李学焦已经担任了8年副厅级领导,又是安家在宜宾,即使要退二线都应该在市人大或者市政协担任党组副书记职务才正常,这个时候把他调离党政机关去了不怎么好的国企担任排名靠后的领导让大家都知道了:这是将他调走后好彻查他在宜宾的罪行了....那段时间,李学焦的很多亲密关系人惶惶不可终日,甚至有的人如丧考妣。

李学焦调离宜宾后,关于他被查的消息更是越发不可收拾,李学焦为了辟谣,竟于2022年1月初高调来宜宾,代表四川商业集团和宜宾市签订了一份没有实际意义的战略合作协议,被宜宾消息人士笑称:为了露面而露面。

更为让人惊讶的是,那段时间李学焦在一定层次的官商圈子造势:称他已经打通了非常高层的首长,明确要保他,他安全了!现在看来,真是傻得天真!

就在王铭晖被中纪委带走后的第二天,宜宾开始盛传李学焦也被带走接受调查,最终2月23日随着省纪委官宣,尘埃落定。

随着曹培均被重判,保护伞李学焦涉嫌犯罪被移送审查起诉,当年宜宾政界和商界的两个大佬级人物尘埃落定。至于目前正在接受留置审查调查的原宜宾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向辉礼,原宜宾市委常委、原南溪县委书记周宇,虽被盛传同样为曹培均充当保护伞,但到底是否存在充当保护伞的罪行笔者不妄加猜测,一切等待纪委监委的调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