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年,中澳两国的外交关系迅速恶化,澳大利亚不断敌视中国,但是也由此尝到了恶果。在英国《卫报》就发布了一篇报道,在报道中明确指出,澳大利亚需要修复和中国的关系,但前提是必须停止敌视中国,澳大利亚学者已经给他们的政府指出了一条明路。

澳大利亚专家公开声称,他们应该放弃对中国的敌对策略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中国近代史高级讲师布罗菲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澳大利亚政府执行对中国的敌对措施是非常危险的。他举了两个例子,澳大利亚政府限制中国投资,而这非常荒谬。

因为在后疫情时代,澳大利亚需要保证自己的经济发展速度,那么得到外国资本的帮助是最好、也是最轻松的方式。更别说澳大利亚政府居然还对正在从事与澳大利亚有关研究的中国学者发布禁令,这相当于是在通过政府行政手段,阻止中澳两国科学和教育界的交流与合作,这对澳大利亚来说也有害无益。

他认为,某些澳大利亚国内的右翼政客,正在推动澳大利亚政府出台与中国搞更进一步战略对抗的政策。他们认为如果和中国保持合作就是在对中国让步,这是软弱的行为。

可是这样的想法相当偏激,澳大利亚应该摆脱对中国的固有思维方式,他们不应该在面对中国的时候持有一种西方式的惯性骄傲,这是不对的。中国在综合国力层面上比澳大利亚强得多,更别说中澳两国还有巨大的经济贸易合作潜力,澳大利亚挑战中国,根本不符合自己的国家利益。

澳大利亚斥巨资与印度签署协议,和英国达成自贸协定,但是都没有作用

在中澳关系破裂以后,澳大利亚经济贸易发展受到了很严重的影响,但是他们也一直在想办法解决问题,比如说向印度开放国门,吸引印度的游客,再比如说与中东国家达成合作协议,以及与英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其目的就是为了减少与中国关系破裂以后所带来的经济贸易损失。

可是事实证明,这根本没有什么用,从很多澳大利亚关键产业发展来看,他们都无法失去中国市场,没有任何一个外国消费群体能够替代中国群体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消费量。而且来自于中国的游客和留学生,也是澳大利亚旅游业和教育界的重要支柱。所以不管怎么看,澳大利亚政府采取尊重中国的策略,都是最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

部分消息来源:湖北广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