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正是万紫千红的春暖时节,晚上八点多,太阳已经落下,但在湖南浏阳沽港镇附近的一处水塘旁,却熙熙攘攘地来了许多人,连镇上的救援队都来了。

昏暗的夜色下,人们手中的电筒灯光交错,水面上小船皮艇忙碌地划个不停,围观的群众更是议论纷纷:

“今天真是太惨了,下午的时候有人经过这里发现了一具女尸,据说是投塘自尽了,这才隔了几个小时,又有一个人自尽了!”

“就是,据说两人是夫妻。”

出事的水塘

夜色越来越暗沉,但是参与打捞的人群还在不停地寻找。究竟是什么样的苦难和绝望,让夫妻二人相继投塘自尽?

跳塘自尽的两夫妻

参与打捞的人们忙碌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将遗体打捞上来。

4月18日下午3点到晚上7点,4个小时内,沽港镇的同一处水塘里跳水自尽了两个人,他们是一对中年夫妻——48岁的妻子马章兰与52岁的丈夫冯先光

先光

他们的遗体被并排摆在岸边,上面盖了一块白布,从白布的轮廓上能看出,遗体的肚子很大,而他们裸露在外的腿脚,看上去发青肿大,溺亡的特征都很明显。

因为是非正常死亡,镇上派出所民警需要立案调查,许多相关人员都被留在了原处,而随着警察的讯问,两人的死因有了大概的眉目。

第一个跳塘的是妻子马章兰,她的婆家大嫂告诉民警说,当天下午两点左右,马章兰领着两岁的孙子来到了她家里,进门就像往常那样寒暄了两句,马章兰便说自己要去山上砍草,让她先帮忙看一会儿小孙子,等她砍完草回来接。

马章兰

走的时候,马章兰的手里还拿着一把镰刀,状态与平日没有两样,因此嫂子也没有放在心上。

随后,马章兰的娘家弟弟表示,大概就在下午的三点多,从时间上看应该是从嫂子家出来之后,弟弟接到了马章兰打来的电话,马章兰在电话里告诉弟弟,家里值钱的物件、存款等东西都在哪里放着,弟弟当时觉得反常,随后就将电话又拨了过去,但是姐姐的电话却已经关机打不通了。

资料图

姐姐的表现太反常了,说话又是一副交待后事的感觉,马章兰的弟弟敏锐地察觉到不妙,随后立刻致电给姐夫冯先光,向他说明了情况。但是姐夫冯先光并没有在家里,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马章兰的弟弟赶紧发动马家人开始寻找。

没有谁,比冯先光更能理解妻子的行为,家里再遭噩运,他的心里也是痛苦不堪,若妻子再有个好歹,他也就没有了活下去的依靠。

接到妻弟的电话,冯先光心里也是万分着急,他随后打电话给冯家的亲戚们,让他们赶快去找马章兰。就这样,马、冯两家的亲戚一共二十来个人,大家一起四处寻找。

资料图

众人找了半天也没有见到马章兰的身影,就在一筹莫展之时,有人提供了一个信息,说是有人在镇上的水塘边发现了一具女尸。

此时距离马章兰去嫂子家送孩子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亲戚们顿觉不妙,立刻赶往了水塘边查探情况。

女尸被打捞上岸,虽然尸体有些肿胀,但他们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正是大家正在寻找的马章兰。岸边,还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把镰刀、一部手机,那都是今天马章兰出门时带的东西。

马章兰的遗物

众人不理解,好端端的,马章兰为什么寻短见,由于冯先光还在寻妻路上没回来,亲友们怕他骤闻噩耗受不了,于是打电话给冯先光说人找到了,没事,让他先回家就行。

众人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为马章兰办丧事了,谁知左等右等也不见冯先光回来,电话也联系不上。一直等到六点左右,冯先光才打来了电话,而电话里,冯先光也是说了一些交待后事的话,随后也将电话关了机。

冯先光如此举动,可是将一家人吓坏了,随后这一众亲戚,在昏黑的天色下再次出发开始寻人。

资料图

考虑到冯先光可能在回来的路上听到了什么风声,有一个亲戚又来到了马章兰出事的水塘边,结果在岸边,发现了冯先光平日里穿的衣服、户口本、还有200元现金及一部手机。

与马章兰如出一辙的行为,两家的亲戚都被吓得不轻,此时天色已经昏黑,没有专业工具看不清楚,随后他们联系了镇上的救援队前来帮助寻找。

为什么冯先光会来这里跳塘自尽呢?据同村村民说,他们在傍晚的时候见过冯先光进村,那时村里人正在对马章兰的突然跳塘议论纷纷,冯先光应该是听说了马章兰跳塘的消息,一时想不开,这才来这个塘边一同寻死。

冯先光的衣物

根据众人的证词以及马章兰与冯先光的死亡现场及验尸证明,初步推断两人是跳水自尽,只是好端端的两夫妻,为什么突然都想不开,要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人世呢?

儿子得了绝症

夫妻两人双双自尽,一个家庭瞬间破裂。

据亲戚们说,马章兰与冯先光两夫妻,只有一个独生儿子叫冯细安,今年已经25岁,结婚生子了。

死者夫妻明明有儿子,冯家亲戚却直接安排了两人的葬礼,虽然葬礼进行得也算井井有条,但是灵堂内的牌位前,从始至终冷冷清清,无子女值守。

冯先光夫妇的灵堂

直到准备移灵,将两人的尸体送到殡仪馆火化时,一个年轻小伙子才在众人的簇拥下到来,他穿着一件蓝色牛仔衣,戴着一副方框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又带着一点病弱之感。

一路走来,小伙子都在哀哀痛哭,整个身体几乎要伏地不起,眼泪更是流个不停。他就是26岁的冯细安,刚从医院赶过来。

冯细安(左二)

冯细安这些天没来,是因为他已经住院20多天了,他患有胸膜交界性恶性肿瘤,已经到了晚期,此时已是药石无灵,放疗、化疗也只是有延续生命的可能。

冯细安的妻子说,冯细安本来正在医院化疗,以他的身体状况,谁都不敢告诉他噩耗,但是冯细安在医院刷手机时,却无意间在朋友圈刷到了自己父母去世的消息,这才不顾阻挠,坚持出院来送父母最后一程。

冯细安的诊断书

晚期癌症的疼痛已经让人苦不堪言,而化疗引起的种种不适,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而生命已经如此痛苦脆弱的冯细安,膝下稚子尚且年幼,父母又骤然离世,他在人生的尽头,又要经历一次失去至亲的痛苦,人生那么多苦难,都压在他病弱的双肩上。

冯细安跪在父母灵前哭成了泪人,看着灵台上父母的遗像,多年来点点滴滴的记忆,纷纷涌入脑海。

冯细安跪在父母灵前

在冯细安的记忆里,他一直以来都是父母的掌中宝,马章兰与冯先光都是朴实本分的农民,因为舍不得冯细安当留守儿童,父母从来没有外出打过工。

家中有几十亩地,这在过去农业机械不发达的时代,几十亩地是非常繁重的劳动量。这么繁重的劳动,父亲一个人扛了,而母亲则在附近的花炮厂工作,两人日日早出晚归勤奋持家。他们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冯细安体弱多病,他们不能让儿子将来干体力活儿,他们要让儿子读书成为文化人。

马章兰和冯先光俩夫妻生活节俭,所有物品都要物尽其用才行,攒下的钱都用在冯细安身上,在他们的悉心培育下,冯细安一日日长大,他也很争气,考上了一所好大学,毕业后还应聘到了长沙市的一家设计公司工作,薪资很可观。

冯细安的妻子

2015年,冯细安娶妻生子,冯家父母心头的石头落了地,开始计划帮助儿子在长沙买房定居,让儿子远离农村,成为城里人,是他们的毕生心愿,这个梦想,眼看就将实现。

2017年3月,冯细安突然出现了咳嗽、喘促的症状,他和妻子都以为是感冒了,妻子还给他买来了止咳药和消炎药,结果吃了药的冯细安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因为病情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冯细安才来到医院看病。

冯细安的症状引起了医生的怀疑,医生让他做了CT、彩超等检查,检查结果显示,竟是恶性的胸膜交界性肿瘤,还是晚期。

冯细安

25岁的花样年华,突然罹患绝症,这对冯细安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因为对疾病的了解,知道自己的病不能彻底治好,冯细安痛苦了一段时间,最后也接受了这个事实。而冯细安的父母,在听说唯一的儿子得了绝症时,他们的天好像塌了一样。

儿子,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与支撑。如今看冯细安咳嗽,像哮喘病一样经常大口大口地喘促,父母只能在心里带着希冀:医生有可能诊断错了,我儿子刚得病是轻症,没那么糟糕,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能治好!

冯细安

被确诊以后,冯细安在浏阳治疗了五天,又转院去了医疗技术更为先进的长沙湘雅附二医院,父亲冯先光每天寸步不离地照顾儿子,盼望儿子赶快好起来。

而母亲马章兰,每天在与儿子打视频电话,关心他的情况,想象着出院后的美好生活。

在肿瘤科,时常能见到癌症末期患者的种种惨状,他们的疼痛与挣扎,瘦骨嶙峋的样子,浑身插着管子的惨状,甚至隔三差五,就有人被推进了太平间,再也回不来了。

资料图

冯先光起初满怀希望,可是看着同科室其他病人的下场,看着儿子住院一个月反而越来越差的身体,希望的光便越来越微弱,尤其是有些家属,聊天的时候他们会说:我们家那位也是从这个时候过来的,别看现在好好的,人很快就会没的!每次听了那些病人家属的议论,冯先光就觉得自己心里的那抹亮光,忽的一下便熄灭了。

而冯细安的母亲马章兰,也从视频中与丈夫的只言片语里,敏锐地捕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去医院里看望了儿子,然而只是一次看望,却让她走上了绝路。

冯细安

想到母亲最后一次见自己时的种种异常,冯细安心里更是痛苦难忍,他伏跪在地悔泪长流:“爸、妈,都是我不争气害死了你们啊!都怪我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们就这样走了,我该怎么办!”

连夭三子的惨痛人生

难道是因为知道了儿子绝症难医,马章兰害怕承受丧子之痛而跳塘自尽吗?

对于这个猜测,冯家人说并不全是。

冯细安实际上不是两口子的唯一孩子,他是老三。马章兰和冯先光生育过三个孩子,第一个孩子一岁多点就患病夭折了。第二个孩子养到三岁多,结果发生意外没了。等他们好不容易将冯细安养大成人,眼看着他成家立业顺顺利利,结果这个孩子又要被病魔给夺走。

冯细安

冯细安,细水长流平平安安,平安,是他们对养育孩子最大的祈求。自从冯细安生病以后,马章兰便不止一次说过,如果儿子的病治不好,她也不想活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世间最让人锥心的痛苦,而冯先光与马章兰,这对恩爱的夫妻却要一连承受三次,这其中的锥心之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冯细安

只是他们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悲惨的命运,却留下了绝症儿子独自承担。虽然他们爱儿子超过了自己的生命,但是却让儿子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不但要经受疾病的肉体折磨,还要承受失去双亲的精神鞭笞。

冯先光夫妇若泉下有知,可能会后悔当初的冲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