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00年前的史前病毒被复活!人类对这些病毒了解不多,难道它们真的会打类一个措手不及吗?

近些年来,随着全球变暖进程的加剧,越来越多的永久冻土开始消融。许多尘封在冰川之下的史前生物遗体一点点暴露出来,伴随它们一起重见天日的,还有许多史前病毒。

最近,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微生物学家Jean-Marie Alempic领导的团队对外宣布,他们已经成功复活了一批史前病毒,其生活年代打破了以往的纪录,成为了迄今为止复苏的最古老的病毒。

研究人员一共在论文中介绍了13种病毒,其中9种都存在于上万年以前,并且其基因组都有别于当今世界的所有病毒。尤其是在俄罗斯雅库蒂亚州一湖面以下16米深处的永久冻土中,研究人员发现了生活于大约48500年前的病毒。

据描述,这种病毒属于潘多拉病毒,这种病毒是病毒中体型非常大的,通常超过1微米,主要感染单细胞生物体变形虫。研究人员随后将永久冻土样本添加到变形虫培养物,接下来令人担忧的事情发生了,变形虫确实被感染了,这意味着这些病毒仍然具有活性,可以自我复制并继续感染寄主!

不仅如此,永久冻土下还有许多更加古老的病毒,来自几十万甚至一百万年前,只不过更古老的病毒难以确定年代。

随着越来越多的史前病毒被释放出来,一旦获得光照、升温或者氧气等条件,或许就可以重新获得活性,开始感染。自然这些巨型病毒具备活性,那么未来或许就有更小、更简单的哺乳动物病毒复苏。

科学家指出:我们必须未雨绸缪,了解这些病毒的能力范围,以备不测。这也是本次研究和其他类似研究的意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果我们不提前研究,万一真的有某种病毒导致新的全球流行病,后果不堪设想。

也有很多科学家认为,我们完全不需要担心史前病毒会导致流行病。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病毒学家埃里克·德尔沃特就指出:永冻土中的史前病毒引发大流行的风险远低于在家养和野生动物中传播的病毒。

他为何这么说呢?我们知道,病毒是一种针对性很强的生命体,它需要识别宿主的特定标识才能发挥威力。就比如前几年流行的非洲猪瘟,虽然对猪的危害很大,但我们完全不担心自己被感染。

而这些尘封了数万年的史前病毒,能够识别的也是数万年前的生物,未必能够攻击人类。我们不认识它们,它们也不认识我们。

即便如此,我们的担忧仍然是有必要的。因为永久冻土下还有大量的有机物,它们被释放后会分解为二氧化碳或甲烷,进一步加剧温室效应,导致恶性循环。

不论是病毒还是温室气体,都警示我们一定要控制住全球升温幅度,否则人类连后悔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