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晚上十点多,李青正想和老婆张丽看一场电影放松一下,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

李青一看来电显示,眉头立马凝成一团,张丽瞄了一眼,全身也不由得一紧。来电的正是黄梅,李青的亲妈。

李青按掉了,没一会儿,手机又响了。

接吧,可能有急事。张丽平静地说。

能有什么事,肯定又是李海闯祸了,李青说完直接把手机关了。

这会轮到张丽的手机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黄梅打的。张丽硬着头皮接了。

丽,青子在吗?海子被人打折了腿,你们快来医院呀。黄梅在电话那头哭述。

张丽赶紧安慰黄梅,然后拉着李青就往医院赶。

医院里,李海醉醺醺躺在病床上,右腿打上了厚厚的石膏。黄梅红肿着眼,呆坐在病床边。

见到李青,黄梅立马抓着李青哭天喊地道,你一定要替你哥讨回公道,这腿要是留下后遗症,以后怎么找媳妇儿啊。

原来李海和人去外面喝酒,喝高后非要和一肌肉男单挑,结果对方不小心下手太重,把他腿打折了。

李青听完哭笑不得,就他哥那身板子,命能保住就是万幸了。但黄梅不管,硬要李青找对方算账。

好在医生一再说明,李海伤得不重,恢复后基本不会留下后遗症。

对方父母也自知理亏,垫付了医药费,还在医院忙前忙后。他们左一篮水果、右一盒点心,三天两头过来慰问,还包了个大红包表达歉意。

黄梅捏着鼓鼓的红包,这才作罢。

李海是比李青大两岁。小时候长得人高马大,胆也贼肥。翻篱笆偷鸡蛋,下地里偷挖红薯,上树偷摘果子,一样没少干。

李海7岁那年,城里开了家大超市,黄梅带着兄弟俩逛超市。

从没见过席梦思床的李海,脱了鞋就往体验床上跳,随后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打火机,把床给点了。

还好保安反应够快,三下除五把火灭了。

老板看看俩熊孩子,再看看李海那吓得发绿的脸,最后摆摆手,自认倒霉。

黄梅松了口气,倒是李海被吓得不轻,当晚就发起高烧,又吐又拉了半个多月。之后无论黄梅给李海进什么补,他也只长个不长肉。

看着原本胖乎乎的儿子,变成一个皮包骨的瘦皮猴,黄梅别提有多心疼。

从此黄梅对李海越发疼爱,他要啥给啥,就差天上的星星没给他摘下来,终于把李海宠成一个好吃懒做的惹祸精。

被忽略的李青,却越发沉着稳重。不仅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找了个媳妇结婚,还搬出去住。

李青爸是在李青毕业那年去世的。

那天他下班回到家,听到老爷子在房里扔杯子、砸凳子。他刚想看看怎么回事,就听到黄梅大喊,不好了,老爷子晕倒了。

李青赶紧把老爷子送去医院,可惜因为急性脑出血,医生也没能抢救过来。

事后李青问过黄梅,她含糊其辞地说,被李海那些糟心事气的。李青想着这些年来,他哥闯下的祸,也就没多想。

还好老爷子名下有几个店面,靠着租金还有李青的工资,他们母子三个,日子也还过得去。

李海的腿完全康复时,已经年尾了。这段时间,他竟然勾搭到一个小护士,还让人怀了孕。

黄梅别提多开心,李海刚拆石膏,黄梅就催着他带女朋友见家长。

小护士上门那天,黄梅和张丽两口子也在,他们备了一桌好酒好菜等着。谁知,小护士被门槛一绊,重重摔了一跤。

顿时一股鲜红的液体,从她大腿流下来,李海和黄梅慌了。张丽和李青赶紧叫了辆车,把人送去医院。

孩子没了,他俩的事到这里也结束了。

黄梅的理由是,快过年了,人才到门口孩子就掉了,不吉利,只能说明他俩没缘分。李海那怂包,从头到尾一声不吭。

小护士不干,还是李青夫妻俩帮着安抚,偷偷塞了个红包给人家才把事情摆平。

李青就是这样,他看不惯李海的行事风格,可每回又不得不帮他擦屁股。

年快到了,李青接到公司通知,说要派他到某一线城市开拓市场,问他愿意不。

李青一直拿不定主意。

这时张丽说,你哥老大不小了,总不能管他一辈子,我们不在身边,他兴许能收敛一点。

还是张丽了解他,她这番话就像给李青吃了定心丸。因此,年一过完,李青和黄梅打了招呼后,便火急火燎收拾东西走人。

之所以这么赶,因为李青了解他妈,她有一万个理由说服他留下来,李青不想给她机会。

李青工作很顺利,公司很快在城市站稳了脚跟。他偶尔也会接到黄梅的电话,但都是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看看她。

男人的耳根子就是软,当对方还是生养自己的亲妈时,他们更不经磨。

于是五一小长假,他们回家了。

头天中午,黄梅在她那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招待他们。

可饭刚吃完,黄梅就支支吾吾地说,她最近常去饭馆吃饭,欠了不少账,问李青能不能帮她把帐结了。

李青爽快答应了,拿起手机就让黄梅带路,留下张丽在家收拾碗筷。

谁知,黄梅直接领他去酒吧。

他俩刚进酒吧门口,一眼尖的服务员立马拉着黄梅说,大姐,您终于来结账了,这一共是36780元,现在优惠价36000元整。

黄梅指了指李青,服务员识相地粘过去,李青只好铁着脸把钱付了。

付完钱后,李青直接扭头走人,完全不顾后面追喊着他的黄梅。

进家门后,李青开始对黄梅大吼,什么饭钱?根本就是李海去鬼混欠下的债。

张丽闻声而至,李海也从房间出来,他边玩游戏,边不耐烦地说,嚷嚷什么,不就让你替我付点钱,等以后哥哥我赚了钱,谁还稀罕你这点钱。

就是,青子,你哥是和别人谈生意呢。黄梅骄傲地说。

谈生意?你见过谁在酒吧里谈生意?李青不屑地说。

你爱信不信。甩下这句话,李海又回房间里玩游戏了。

李青想把李海抓出来问明白,却被张丽和黄梅拉了回来。

黄梅低声问,你哥这次真想学做生意,就是没有本钱,你能不能先拿个三、五万出来?

李青一听,直接转身回家。

张丽拿起包正想追出去,黄梅却拉着她哀求道,丽,你们就帮帮海子吧,他好不容易想做一回正经事。

张丽挣脱黄梅的手说,妈,不是我不想帮,这事得听李青的,随后跟着出了门。

李青家,两口子正想出门吃晚饭,可门一开又看见黄梅那张心机脸。

黄梅想牵李青的手,被推开了。她又伸手去牵张丽的,张丽赶紧挽着李青的胳膊。

黄梅尴尬地收回手,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问,青子,你哥心高气傲不好开口,我替他问,那钱你借总能凑出来吧?

李青黑着脸,没回答,张丽拉着李青从黄梅身边挤了过去。

妈今天求你还不行吗?别忘了,当初要没你哥,你早就没命了。黄梅朝着他们的背影吼道。

李青机械地往前走,可眼眶已经红了。

多年前,哥俩翻墙去一院子看出生不久的狗宝宝。那狗宝宝实在是太可爱了,李青忍不住抱起一只。

原本温顺的狗妈妈,突然对着李青的脖子狠狠地咬下去。还好被李海用手挡下,至今李海手上的牙印还隐隐可见。

因此,李青这些年来虽厌恶哥哥,可最后还是会忍不住帮他收拾烂摊子。

张丽懂他,她靠在李青肩上温柔地说,我知道你想帮,可这样下去,你们会毁了他一辈子。

李青也清楚,可他也没办法。

最后张丽建议,可以给钱,但只给2万,而且要李海写借条,借条上要写明具体归还日期,还要声明,李海以后再摊上什么麻烦,李青一概不理。

李海签了协议,并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做出成绩给他们看。

五一最后一天,李青和张丽坐上了回程的高铁,他们不知道李海要做什么生意,只知道,他们又一个假期被李海给毁了。

半年过去了,李青公司的规模也越做越大。看着眼前的大好形势,张丽说服李青,拿出所有的积蓄、贷了款,按揭买了一套学区房。

日子又平静的过了半年,就在李青以为李海真的改头换面时,一通电话,把原本平静的日子打破了。

黄梅在电话那头哭喊,家里被人泼了红漆,她躲家里快饿死了。

李青和张丽又赶了回去,李青可以不管李海,可他不能不理亲妈。

他们赶到家时,天已经黑了。黄梅家门口在黑暗笼罩下更加吓人,防盗门被淋满红漆,墙壁上到处写满了“欠债还钱”。

李青用备用钥匙打开门,黄梅突然从门背后窜出来,险些用花瓶砸到他们头上。当看清是李青夫妻俩后,黄梅立马抱着李青痛哭。

原来,上次李海借钱是去炒股票,没多久就把钱输光了。

为了把钱赢回来,他通过特殊途径贷了款。中间李海也赢了些,可他越来贪心,不仅没把欠的钱还了,还把赢的钱赔了进去。

输红了眼的李海,又借了好几次,结果利滚利,欠了100多万。当讨债的人上门催债,李海直接撇下老母亲逃了。

青子,你有办法吗?红梅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

李青能有什么办法,他刚买了房还要还房贷,就算有心也力不足。

李青让黄梅先去休息,明天大家再想办法。黄梅是真累了,没一会儿就听到她从房间里传来的鼾声。

李青夫妻因为赶路,也早早躺下了。

半夜,张丽起来上厕所,看到厕所灯亮着,走近一听,发现是黄梅在打电话。张丽准备靠近听一会,可黄梅突然打开门,婆媳俩都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还以为讨债的躲厕所里呢。张丽赶紧解释道。

我上厕所呢。黄梅慌张地说。

第二天一早。黄梅起床就发现,李青夫妻俩提着行李,准备离开。

青子,去哪呢?你哥的事还没解决呢?红梅紧紧地拽着行李说。

你让他自己回来解决,我不管了。李青抢过行李头也不抬地往外走。

我找不到他呀。黄梅可怜巴巴地说。

眼看着李青和黄梅快走出门口,黄梅着急地说,我打,现在就打。

没一会儿,李海蹑手蹑脚回到家,其实他就躲在离家不远的网吧里快活。

当年我爸是怎么死的?李青开门见山地问。

好端端的,提你爸的死干吗?黄梅紧张地说。

是不是你的丑事败露,活活把我爸给气死了?李青怒吼道,脖子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

看事情瞒不住了,黄梅跪在地上哭道,青子,你原谅妈吧,当初我也是嫁给你爸后,才知道自己怀了别人的孩子。

原来当年黄梅的父亲贪钱,逼着已有男朋友的黄梅嫁给李青爸,换取高额彩礼。黄梅不甘心,一直对自己的父亲和李青爸怀恨在心。

因此当她发现自己怀了前男友的孩子也不坦白,直到多年后被李青爸质问,她才毫无悔意地承认。

就是黄梅那理直气壮的态度,把李青爸活活气死。

想着这个家唯一一个真心待自己的人落得这般下场,李青气得浑身发抖,他不想再插手他们的事,只想永远离开这里。

我爸留下的那几个店面,你拿去卖,足够还李海的债。剩下的,就当作是我还你对我几十年的养育之恩,从此,我们两不相欠。李青面无表情地说。

黄梅瘫在地上嚎啕大哭,她这才意识到,是她的恨,害了李海、断了他们的兄弟情、更毁了这个家。

高铁上,李青望着窗外,脑海里闪过许多幼时的画面:

从小到大,黄梅尤其偏爱李海,有好吃好喝的只给李海留,妈妈永远只守在哥哥的身边。李青生病难过时,只有爸爸抱过他、哄过他。

李青也怀疑过,只是他一直告诉自己,因为哥哥身子弱,所以妈妈才会偏袒他多一点。

可李青爸的死,让他不得不承认,黄梅从没爱过她爸,也从未将自己放在心上。

黄梅从李青爸那索取,从李青这不断压榨,又将所有的爱给了李海。想到这,李青还不由得抱头痛哭。一旁的张丽,只是安静地靠在他身上。

情绪稳定后的李青,对张丽说,谢谢你。

张丽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原来那天晚上,张丽听到黄梅在厕所对李海说,你这兔崽子,把你那非亲生老爸气死后,还想气死你亲妈吗?

随后张丽委婉地问李青,你想过当年爸的死,跟你哥的身世有关吗?

聪明的李青,立马把所有的事都串了起来。

李青感激张丽,他知道,张丽一直在用她的方式帮他脱离了原生家庭的束缚。

从一结婚就说服他搬出去住,到建议他和李海签借钱的协议,再劝他把所有的钱都投在学区房,到最后帮着他解开了多年前的秘密。

李青紧紧地抱着张丽,在她的额头上深情地吻了一下,他感谢上天让他遇到了张丽,更感谢张丽,给了他一个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