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11.25)的中文互联网舆论场,像极了三年前李文亮烈士逝去的那个夜晚。
朋友圈里刷频的都是,和迅速被封被删的文字。
然而讽刺的是,三年前的舆论背景是:病毒传播咄咄逼人已成大患,地方上千方百计捂盖子堵嘴巴营造安定祥和的过年气氛。

那时的老百姓,怒的是“不让人说真话”,盼的是拿出切实手段保护人民周全。
而如今:大疫已防三年,病毒的质与量、传染力与毒力,国际防控形式和传播范围已发生深刻变化,国内几乎每一寸土地都经历了不止一次封控,部分地区比如香梨产地的居民已经经历了超过100天的足不出户——人类历史上,即使是战争、重大灾难都没有如此先例。

中国的老百姓,付出了太多,也忍耐了太多。封控的成本和代价是如此不平等地落到每一个人头上——就是不平等,比如我此时封控在家顶多工资缩水,而穷苦劳动人民一旦“静默”就是手停口停为生计、吃饭、房租发愁。
要求静默,有的人有条件静,有的人拿命在静。中国的老百姓,已经很善良,很配合了。
到昨天这个夜晚,所有人都神经紧绷,所有人都满怀压抑,即使是再配合再理性的人也不能否认,长久来来回回封控给自己生活带来了巨大不确定性和强烈的精神焦虑。
而这一切负面情绪,在10条人命和在我看来极为愚蠢的危机公关面前,爆发了。
我必须要很清晰地阐述我的立场:作为一个身居高危高压岗位对医疗挤兑很敏感的医生,我认为防疫的方向没有错(否则也是对我们曾经付出血泪的背叛,想想20年21年),但防疫是有底线的,底线是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和人身权利保障,不能因为防疫放弃整个社会的秩序。
而如今中国,有多少在“防疫”名目下的公然践踏法治?部分地区,还有正常社会秩序吗?
多的不说了。
我理解,这一切很难,“既要又要”很难,所以对这个冬天,我相当悲观。
已知:
中国人均/总体医疗资源远低于发达国家,前几年局部疫情爆发每次都依靠全国支援,国内优质医疗资源日常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疫情控制不住后收治能力会进一步恶化,加上名存实亡老百姓基本不买账的孱弱分级诊疗体系,叠加流感季波峰会迅速出现医疗挤兑。
经过一轮一轮封控,基层人民的经济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你不能指望一个快饿死的人深明大义为“别人的健康”作出更多牺牲,这是反人性的。就当下这个舆论环境,大众对政策的配合意愿已经降到了历史新低,信任已经透支。
奥密克戎的基本特征已稳定在“高传播力、低毒力”上,下半年的病例放眼望去基本都是“无症状感染者”,死亡病例基本都有多重基础病史(写到这里我内心波澜四起,想起了当年武汉封城时在协和西院抢救新冠危重病人的情景,彼时彼景,恍然如梦),当你封在家里没收入又看到方舱里生龙活虎载歌载舞的情景,你作为一个普通人只会感觉荒谬,对病毒不会有什么“恐惧”了,现在恐惧的,不是病毒,是,因为阳了,工作可能就没了,社会学上死亡。

最后,三年了,疫情伊始我就说过我们终会春暖花开回归正常生活秩序,而这三年,我们应对疫情的准备真的做足了吗?除了一封再封之外,我们的新疫苗研究进展怎么样?我们的老年高危人群疫苗接种率是什么程度?我们已接种人群的抗体效力有检测吗?加强针是个什么说法?对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感染数据研判,有相应的指南和报告公布吗?
这一次,我也期待,手握公器者,说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