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唯一灵魂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是民国时期浪漫诗人徐志摩的爱情宣言。

1931年11月19日,新月派诗人徐志摩飞机失事,他乘坐的“济南”号邮机撞上来位于济南市区西南部的开山,然后坠落附近的西大山遇难。

在徐志摩短短35年的人生中,他写下了许多现代诗,他是理想主义的,自由,狂热,梦想。

徐志摩是新月派诗人的代表人物,他的一生,与三位女性有着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如此的标签加在一起就使他就成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人物。

徐志摩与张幼仪

有人说他深情,有人骂他无情。

他是民国时期西式文明离婚第一人,当时正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新旧思想交替,面对父母包办的温柔贤淑的妻子张幼仪,他是看不上眼的,嫌弃她土气。

其实张家是名门世家,光嫁妆就多到一列火车都装不下。每件嫁妆都十分昂贵,一火车的嫁妆全都由欧洲采购而回,乌木、红木还不够格,沙发、椅子及柜子等统统是“洋货风尚杂志”上的款式,可谓件件都是奢侈品!即便如此,徐志摩还是瞧不上张幼仪。

1921年,徐志摩去英国留学,张幼仪去陪读,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在张幼仪告诉他自己怀了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徐志摩没有一点欣喜,反而冷着脸对她说要么打掉孩子,要么离婚。

他的女神是天真烂漫的少女林徽因,他对林徽因有多痴情,对结发妻子张幼仪就有多无情。最终,张幼仪失望地与他离婚了。

她一个人孤苦无依,好在她的一个哥哥在德国,她只好去投奔哥哥。1922年,张幼仪在德国生下了小彼得。小彼得活泼可爱,排解了母亲的愁苦。可是,这可爱的孩子两岁时不幸夭折了。痛定思痛,张幼仪决心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她做到了。

她攻读了教育专业,成为老师,后来又在银行任职,还开了服装公司,成为商界一位传奇人物。离婚后的她脱胎换骨,成为真正的自己。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她的人品,她的豁达,让她收获了真正的爱情。她后来嫁给了爱情,苏纪之医生爱她至深。

(张幼仪1926年返回中国,1927年在东吴大学教授德文。1928年担任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副总裁、云裳服装公司总经理。1949年移民香港,1954年与苏纪之医师结婚。1972年苏纪之医师去世,幼仪搬往美国与家人团聚。1988年逝世于纽约。)

林徽因

林徽因那时才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她是一个敏感自尊的人,她的母亲何雪媛是一个昏聩之人,不懂讨丈夫欢心,被父亲冷落在后院。林长民对这个聪慧美丽的女儿视如掌上明珠,走哪儿都带着。

林徽因和父亲林长民在英国游历。徐志摩常常去拜访林长民,他被这个美丽又有才气的少女深深吸引了。

他们常常泛舟在康河,那河畔的金柳,那康河的柔波,那一样不令人沉醉啊?情窦初开的林徽因对诗人也是有好感的。

徐志摩为了以自由之身追求林徽因,不惜逼结发妻子离婚。然而,林徽因回国之后,与梁启超的大公子梁思成订婚,不久与梁思成喜结连理。林徽因与夫君梁思成都是著名的建筑学家,林徽因还是诗人、作家。徐志摩失事后,林徽因悲痛万分,把一片飞机碎片挂在家里,那是一点念想吧。

求而不得,是徐志摩一生的遗憾。在他心中,林徽因是永远的白月光。

1951年4月1日,林徽因病逝于北京。

陆小曼,是上海名媛,也是才貌双全,气质脱俗的新女性。她的丈夫王庚毕业于西点军校,是一位前途无量的青年才俊。

王庚

(王赓(1895—1942)字受庆、绶卿,江苏无锡人。早年赴美留学,1915年获普斯顿大学文学学士学位,继入西点军校学习,毕业后回国,在北京政府陆军部供职。)

他总是公务繁忙,无暇顾及妻子陆小曼。徐志摩与王庚是同学,王庚便拜托徐志摩赔陆小曼到处走走,散散心。一来二去,两个同样是浪漫文艺的人如电光火石,陷入了爱的漩涡。

这是不伦之恋,被世人所唾弃的东西。诗人那热情似火的个性,让他不顾一切地要得到陆小曼的爱,为此,他写下《爱眉小札》,不惜朋友、师生、父子反目。

徐父只承认张幼仪这一个儿媳妇,张幼仪虽离婚了,但还是以女儿的身份照顾公婆,帮助打理家族生意。

1926年,两个相爱的人终于修成正果,应该好好珍惜彼此的缘分才对。

陆小曼

生活不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而是一地鸡毛。

徐母去世,陆小曼去浙江硖石奔丧,被拒,不得不伤心返回。

陆小曼在上海的上流圈里是风云人物,挥金如土。为了维持陆小曼的奢侈生活,清高的徐志摩兼了好几个大学的课,拼命写稿,还做房产中介,赚钱养家不容易啊。

朋友们都劝陆小曼回北京来,也免去徐志摩两地奔波之苦。陆小曼不为所动,夫妻常因琐事争吵。

徐志摩因囊中羞涩,便常常乘坐运送邮件的飞机往返于京沪之间。

而1931年11月19日,如果一切顺利,徐志摩飞回北京,将去聆听林徽因的演讲。那是一场关于建筑学的演讲。

大雾弥漫,飞机失去了方向,不幸撞山了。从此,世间少了一位浪漫诗人。

年仅28岁的陆小曼,成了未亡人,她追悔莫及,从此,告别了大上海的繁华奢靡,深居简出,度过哀伤的每一天。有一位翁瑞午先生,照顾着她,于她,他是付出真心的,无怨无悔。而她说,我对他只有感情,是没有爱情的。

晚年的陆小曼,容颜已改,只在她的眉眼间依稀可见当年的绝代芳华。

她是画家,爱好文艺,曾与徐志摩合作创作五幕话剧《卞昆冈》。她还谙昆曲,也能演皮黄,写得一手好文章,有深厚的古文功底和扎实的文字修饰能力。

晚年的她,有了一份工作,上海文史馆馆员,1965年4月3日,陆小曼病逝于上海华东医院。

徐志摩,一位有争议的民国人物,他的爱与他的诗都将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康河

后记:

”但是飞自从艾开拉斯以来,人类的工作是制造翅膀,还是束缚翅膀这翅膀,承上了文明的重量,还能飞吗都是飞了来的,还都能飞了回去吗钳住了,烙住了,压住了,这人形的鸟会有是他第一次飞行的一天吗……

同时天上那一点子黑的已经迫近在我的头顶,形成了一架鸟形的机器,忽的机沿一侧,一球光直往下注,硼的一声炸响,炸碎了我在飞行中的幻想,青天里平添了几堆破碎的浮云。”

这是徐志摩的散文《想飞》里最后的两段文字,冥冥中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的结局了吗?

读者朋友,从徐志摩的爱情故事里有没有得到一点人生的启示呢?

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