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沈亦白不爱我,他爱的是他的青梅竹马

但我还是舔着脸嫁给了他

可当我想离开时

他却不愿意了..........

今天,是沈家大少爷和他的新婚妻子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洛安,送给你”

在宴会厅中央,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沈亦白,将一束火红色玫瑰花送到我手里。

“谢谢……”我脸颊微红地接过来,也不在乎他的话语有多冷淡

我看向眼前英俊的男人,心跳不由得加快。

他长相帅气、举止优雅又带着一丝痞意,浑身散发出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而更重要的是,沈亦白是我喜欢了6年的人

虽然我知道,他爱的不是我.......

但拥有他,便足够了

这三年,他一直不愿意碰我

今天,我要主动出击

我这样想着,脸不禁羞红

可是这美好很快就被打破了

一声刺耳的尖叫响彻整个宴会厅:“啊——”

所有宾客都循声望去,只见一名女孩跌倒在地上。她衣裙凌乱,妆容精致,头发蓬松狼狈,显然刚才摔跤摔得不轻。

但是最令众人瞩目的还是她脖颈处露出的青紫吻痕,让人浮想联翩。

沈亦白眉头皱紧,朝她走了过去

我站在原地,看着这突如起来的变故,一时没反应过来

“柔柔,你怎么在这里”他低沉道,言语间带着心疼

女孩抬眸瞪他:“我……”话音未落,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这个样子看上去实在楚楚可怜,任谁也不忍心责怪

“别哭了!”沈亦白语气温柔道,拿出纸巾替她擦掉脸蛋儿的泪水,然后转身对其他人说,“抱歉各位,我先失陪片刻!”

说完,他抱住女孩,径直离去。全然不顾身后的我。

我怔愣地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半晌没缓过神来。

这算什么,当着众人的面,丢下我独自离开吗?

“嫂子,你还好吧?”沈洛泽从旁边冒出来,扶住我摇摇欲坠的身体。

“我……我没事……”我勉强笑了笑。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犹豫再三,终于说:“嫂子,要不……我先送你回酒店休息?”

“嗯。”我点点头,心情复杂至极。

坐在回酒店的车上,我始终盯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思绪万千。

这个人,我是知道的

蒋柔,沈亦白的青梅竹马

据说当年与沈亦白发生争执后一怒之下出国

我也因此有了机会接近沈亦白

在她离开的这些年里,我尽力抚平他的伤痛

没想到,她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沈洛泽似乎有话想说,但是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安慰道:“嫂子,蒋柔只是哥的过去,你别多想”

我淡淡扯了扯嘴角,却并无笑意。

因为他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清晰地感受到,沈亦白在背叛我

我们认识六年,彼此早已熟悉对方的一切。我知道,他并不爱我

我可以忍受他不与我亲近

我可以忍受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而这一次,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我的面抱走别的女人

这让我情何以堪?

我苦笑一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沈亦白,我曾以为,即使你不爱我,也永远不会伤害我。

可是现在,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你让我怎么接受得了?

沈洛泽见状,连忙说:“嫂子,你放宽心,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去找哥谈谈。”

我睁开眼睛,冷静道:“洛泽,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会解决的。”

他诧异地看着我:“嫂子?”

“我累了,睡会儿。”我疲惫地合上眼帘。

这个夜晚注定不太平,我必须尽量保持充沛的精神,迎接明天的狂风暴雨

第二天,一大早,我收拾行李准备回a市

点开一个熟悉的头像,发生了一条消息

“我要回来了”

机场门口

沈洛泽担忧地看着我:“嫂子,你真的没关系吗?”

“没事。”我坚定地回答,“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

“嫂子……”他欲言又止。

“好了,别担心我了,快回去工作吧!”我拍拍他的肩膀,然后提着行李箱离开

A市

刚走出机场大门,就见几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两排黑衣保镖恭敬地拉开车门,请我上车。

车内,一张轮廓分明的侧颜映入眼帘,是严琰。

“严先生,洛小姐到了。”助理小声汇报道。

严琰闻言,缓缓转过头,深邃的视线投射到我身上,满是笑意和宠溺。

“安安,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他笑问道,声音磁性悦耳,听得人骨头酥痒

“我……”我鼻子有些发酸

“我知道,你肯定是遇到麻烦了!”他伸手捏捏我的鼻梁,语气里满是纵容和疼惜,“乖,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

我咬唇道:“是我自己想回来的。”

他笑得愉快:“你不愿说就算了。不过……”他话锋一转,“不管是谁欺负你,我都帮你狠狠欺负回来。”

我心口涌上暖流,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严琰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他对我百依百顺,把我捧在手掌心里疼。

小时候,我总是惹祸,每次闯祸后,他都会替我善后。

记得有一次,我被邻班同学诬陷偷东西,是他跑遍全校找到我,替我澄清误会。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天他为了替我洗脱罪名,和全校为敌的模样

长大后,他更是把我宠成了掌中宝

只要是我喜欢的东西,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月亮,他也会帮我摘下来。

他总说,我是他最宝贝的人,谁敢欺负我,他就跟谁拼命

可是,却让他失望了。

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放开了他的手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严琰眨眨眼睛。

我点点头:“嗯,我知道啦!”

严琰揉了揉我的脑袋:“傻瓜,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但是……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嗯!我会的!”我冲他笑了笑,心底一阵暖洋洋的感觉蔓延开来。

我们又聊了许久,我的眼皮渐渐开始犯困,迷迷糊糊地打盹。

“累了就睡吧...”我好像听到有人这么对我说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夕阳透过玻璃幕墙洒进卧室里,染红了半边床单。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车上,屋里空无一人,顿时一惊,连忙爬起身走到门前

正巧这时候,房间的门推开了,严琰端着托盘走进来,微笑道:“饿坏了吧?我让人做了一些你爱吃的!”

他将饭菜摆在茶几上,笑盈盈地看着我,眼里满是宠溺与欣赏。

这样的目光让我很不自在,我轻咳一声,掩饰尴尬道:“谢谢。”

“你啊,和我还说什么谢谢”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我垂眸,没有吭声。

“你呀……”他轻声嘀咕,“怎么这么倔呢!”

我仍旧低头不语,严琰突然抓住我的双手,凝视着我:“你是不是……”

“严琰,我……”我抬眸看他,慌乱地说,“我们还是不要……”

“不要什么?”他挑眉,戏谑地看着我,“要和我撇清界限?不要和我靠的太近?”

他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紧张

我咬着下唇,紧张得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严琰,我……”

“好了,我懂。”他松开手,故作轻松地耸耸肩,笑嘻嘻地说道,“我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严琰,你误会了。”我焦急地解释

“呵呵,我懂。”他轻笑道,“毕竟你现在还是别人的老婆”

我怔愣地看着他,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他都知道了……

我沉默片刻,鼓起勇气说:“其实,我和沈洛泽根本就不是夫妻。”

他皱了皱眉,脸色微变:“什么叫做‘不是夫妻’?”

“因为我和他结婚三年了,但是我们从未同房过……”我小心翼翼地瞥他一眼,试探着说,“所以,我并不是他的妻子……”

“真的吗!”严琰激动地抱住我,高兴得不能自抑,“我终于等到这句话了!”

我懵了:“严琰……”

“嘘——”他竖指在唇边,“安安,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你暂时先不要告诉别人,好吗?”

我迟疑片刻,点点头:“好。”

他笑眯眯道“既然你不是他的老婆,你是不是代表我就有机会了?”

我瞪着他:“你胡说什么?”

严琰立即捂住嘴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对不起嘛,我开玩笑的。”

我无奈地摇摇头:“严琰,我……”

他立马凑过来,堵住我的嘴唇,柔软的触感令我一震,我呆滞地看着他。

“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他温柔地说,眼角含情,眼波荡漾,“相信我。”

我点点头:“嗯……”

“好了,我们赶紧吃饭吧。”

“嗯……”

我和他坐在餐桌旁,静静地用完餐

夜幕已至,严琰被助理叫去公司

我躺在沙发上,愣愣发神

叮铃---手机亮屏,给我推送了一条微博

[沈家少爷与一陌生女子私会,举止甜蜜,疑似与妻子感情破裂]

我闭上眼,努力平复呼吸

我不断告诫自己,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媒体炒作

我深吸一口气,重新睁开眼,颤抖着手点开

标题下面配了一张照片,赫然是沈亦白与蒋柔

照片虽然模糊,但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们。

蒋柔依偎着沈亦白,二人手牵着手,亲密无间。

我盯着照片,整个人僵硬在沙发上。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忽略掉照片里那刺眼的一幕。

拿起手机,拨通沈亦白的电话,我想听他的解释,却传来关机提示。

我握紧拳头,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住,痛得难受。

“啪嗒”一滴泪水砸落在手背上。

我死死咬着牙关,忍住不哭泣,不想让自己泄漏情绪。

“滴——”短信提示音响起。

我迅速划开,看到了沈亦白发来的简讯。

“对不起,晚点跟你解释”

呵,沈亦白,爱你我真的累了

用手抹去泪水,我拿起手机回复

“沈亦白,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