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17年,清明节。姜老太家里比往日清静了许多。儿子儿媳带着两个孩子自驾旅游去了,女儿也去了婆家,给女婿的爷爷奶奶扫墓。

姜老太睡到7点多才起床,比平时晚了一个多小时。不用给儿子儿媳孙子准备早餐,不用送孙子上学,她安心地多睡了会儿。

前年做了胃癌手术的老伴儿,因为胃部被切除了一大半,容易饿,看到姜老太醒了,他催促:“早上吃点什么?我头都有点晕了。”

姜老太摇摇头,还是不能偷懒啊!

给老伴儿煮好粥和鸡蛋,给自己蒸了一个馒头,两个人简单应付完了一顿早餐。

看看菜篮,已经空了,姜老太还是决定出去买菜。

穿上外孙女不要的运动服、运动裤和运动鞋,70岁的姜老太顿时显得精神了很多。老伴儿提醒她:“把你的秋衣袖子掖进去。”

姜老太抬起手一看,还真是,破成穗状的秋衣袖口露出来了!这是姜老太30岁那年买的红色秋衣,已经洗得发了白,补丁摞补丁。姜老太一直穿,就是不肯买新的。她说:“那个时候的衣服都是全棉的,穿着舒服,我就是不爱穿现在的衣服,不知道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面料做的”。

其实,姜老太只是舍不得花钱买新衣服,便找了个能说服别人,也能说服自己的理由。她一辈子都是这样,但凡自己的东西,都舍不得买,从衣帽鞋袜,到床单被褥,一用就是几十年。

但对子女、亲友,姜老太却格外大方。女儿买房,她偷偷给了50万;农村的大姑子生病住院,医药费吃紧,她一给就是一万。平日里亲友们的婚丧嫁娶,姜老太的人情也是一个不落。

是的,姜老太并不穷。有着大学文凭的老太太是高校教师,老伴儿也是机关干部,退休后的工资完全够老两口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

只是,姜老太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人。小时候挨饿受冻,上学了拉板车挣学费,工作后挣的一点钱又要赡养父母,又要抚养孩子,着实艰难了大半辈子。

所以,姜老太一生勤俭,不敢乱花一分钱。

这不,和老伴儿在超市买菜,姜老太戴着老花镜,把选中的菜的价格看了又看,最后还是把最贵的两样放回去了。

老伴儿在一旁咕哝:“孩子们不在家,我们连个好菜都吃不上!”

2

吃过午饭,老伴儿午睡,姜老太靠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打盹。

家里分外安静——

这时,姜老太的手机响了。

手机是外孙女淘汰给姜老太的,没啥大毛病,就是铃声很小,平时,姜老太经常听不见电话响。为此,姜老太被儿女抱怨过很多次,“给您打电话从来不接,要个手机做摆设吗”?

偏偏这次,电话铃声听得真切,姜老太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都没看,便接了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姜文锦女士吗?”一个操着广东腔普通话的女声问。

尽管平时法制节目看得很多,姜老太对陌生电话警惕性很高,但这个女声直接说出了姜老太的全名,又自称是某某银行工作人员,便让姜老太放松了警惕。

“您去年11月用信用卡在深圳消费3580元,一直拖欠未还。如您再不还清,银行将对您进行起诉!”对方的话把姜老太吓坏了。

若不是之前发生的一件事,姜老太或许会像以往那样,啪地挂掉电话,不再理会。

去年8月,姜老太向儿子抱怨,她总是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广告推销电话,烦不胜烦。于是,儿子便给她换了个新号。

为了避免出现之前的问题,姜老太只把新号告诉了家人,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可奇怪的是,新号用了没几天,姜老太就接到一个推销保健品的电话,对方甚至连姜老太的身份证号都知道!

这太可怕了!一向谨慎的姜老太没有理会那个推销电话。但,她的心里落下了心病。

这一次,这个自称银行工作人员的电话恰恰击中了她的心病。

“我一个老太太,哪有信用卡?而且我连家门都很少出,怎么可能跑到深圳去消费?”姜老太赶紧申辩。

对方一听,语气顿时软和下来,“那很可能是有人盗用您的身份信息办理了信用卡进行消费。为了尽快止损,我建议您马上报警。”对方语气恳切,姜老太满心感激地说着谢谢,准备挂电话。

对方立刻接着说:“我们银行有直通广东警方的专线电话,我现在可以给您直接转过去,那边的警察都是专门破金融诈骗案的。您稍等,我现在就给您转过去!”不等姜老太回话,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嘟”的一声。

3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操着广东腔普通话的男声:“你好!这里是广州市公安局,我是王警官。”

此时的姜老太已经被身份信息被盗的事情吓得没了主意,一听是公安局的人,立马觉得像看到了救星。

姜老太把事情原委向王警官陈述了一遍。王警官听完,煞有介事地说:“你等等,我查一下。”说着,电话那头当真传来噼里啪啦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王警官才说:“你是叫姜文锦吗?”

一听警官的语气,姜老太有种大事不好的预感,“是啊,我是叫姜文锦……怎么了?”

王警官沉吟片刻才开口:“我们刚才查到,你的名字在我们办理的一件金融大案的通缉名单里!”

“什么?通缉我?我一个退休的老太太,没做过坏事,为什么要通缉我?”姜老太彻底被唬住,失控地叫起来。

“某某银行经理吴政远因违反纪律被银行解职后,通过不法手段套取银行五千万存款,目前该犯已被抓获。他供认了一批同犯,说是用同犯的身份证套的现。同犯多达几百人,你的名字就在这份名单中。”王警官说得像模像样,高知老人姜文锦似乎没有不相信的理由。

“所以,”王警官清了清嗓子,提高了声调,“姜文锦,你要老实点,配合我们的调查。”

姜老太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发抖,连声音都跟着一起抖,“我……我是冤枉的啊!”

“冤枉不冤枉,我们调查清楚了才知道!”王警官的音调又高了一度,不过,他瞬间又缓和下来,“但是,从目前已经掌握的情况来看,我们怀疑吴政远是盗用了客户信息。所以,姜文锦,你也不必紧张,有我们警察在,你是清白的,就肯定能还你清白!前提是你必须完全配合我们的工作,听懂了没有?”

姜老太乖乖地点了点头。

“那好。现在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先封存你的现金。”王警官给出了方法,“这样做,一来是防止你在案件调查清楚前转移财产;二来也是为了保护你的财产,毕竟你的身份信息已经被吴政远的犯罪团伙掌握,那些还没被抓获的案犯有可能会盗取你的存款。所以,你现在把你所有的现金存款转移到我们的指定专用账户冻结起来,破案后我们再全数归还!”

姜老太哪里还有余力思考,平时积攒的防骗常识,这个时候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4

姜老太如实向王警官汇报了自己的财产状况,以及家庭成员的所有信息。

王警官警告姜老太,不许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这是公安部督办的最高保密级别的案件,你如果泄露,罪加一等!”

但是,王警官表示,姜老太的老伴儿可以知情,毕竟他在家,瞒不住。“把你老伴儿的电话给我,我们的李警官要和他谈话!”

已经午睡起来,正在旁边听姜老太接电话的老伴儿听说要找自己,眉头皱起来,“喂,你怎么随便把我的电话告诉别人嘛!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啊?”

可惜,还有点警惕性的老伴儿在另一个房间接了李警官两个多小时的电话后,竟也相信姜老太陷入了一桩大案。

“除了睡觉要关机外,你们两个的电话必须随时和我们保持通话”,王警官说,这也是为了防止通缉犯姜老太不老实,私自与外界联系。

于是,平时不爱打电话的姜老太,清明节的三天,几乎把电话粘在耳朵上,连买菜都必须边买边给警官汇报。

其间,姜老太把自己所有银行卡、存折账号及密码通通告诉给王警官,并在王警官的指挥下把脸部照片发送过去,把手机银行的动态验证码一一报给王警官。

就这样,姜老太卡里的部分钱一笔笔转给了王警官。而剩余的大部分是定期存款,必须到银行柜台办理。

姜老太已经走到了ZS银行门口,王警官在电话里低沉着声音再次确认:“如果银行的人问你转款的接收人是谁,你应该怎么说?”

姜老太回答:“就说是我的侄儿。”

“嗯。他们要是问你为什么转这么多呢?”

“就说是侄儿做生意,找我借钱救急,我们事先已经说好了。”

“好,你去吧!不许耍滑头!”

姜老太按照王警官的指示,果然畅通无阻地转出了130万!

这个过程中,银行的工作人员给了姜老太一张防诈骗告知单,并让她签字。但是,对于心神已受控的姜老太来说,这张防诈骗告知单毫无作用。

清明三天小长假,姜老太和老伴儿就在王警官、李警官的疲劳轰炸中,恐惧地度过的。

而这三天,他们的儿女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过。

5

眼看假期就要结束,王警官着急了,“你说你老伴儿的工资卡上还有5万块钱,你赶快去转过来,不许耍滑头,否则我们马上派人把你抓起来!”

“老头子的卡前几天刚给儿子拿去帮忙查余额,还没还给我们。我真不是耍滑头啊!”姜老太都带着哭腔了。

“你儿子回来了,不许跟他说原因,直接把卡拿过来,我来告诉你怎么转!”王警官恶狠狠地嘱咐。

儿子一家回来了,自从他们生了二胎,便全家搬过来了。姜老太和老伴儿商量来商量去,第一天没敢开口。

第二天中午,女儿也回来了,说是要给她的女儿找校服。

王警官那边催得紧,还是老伴儿出马,把儿子叫到卧室,“有一件重要的事和你说”。

三人在卧室里说。女儿觉得气氛不对,也进来了,刚好听到姜老太说广州公安局的警官说她涉案,大叫一声:“完了,你被骗了!”

被女儿这么一喊,姜老太仿佛突然被人从睡梦中叫醒,浑身一激灵。老伴和儿子也顿时反应过来,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妈,你转了多少钱出去?”女儿焦急地问。

已经清醒过来的姜老太在心里默默估算了一下,立刻蔫儿了,磕巴着说:“好……好像……好像有一百七十多万……”

“我的天啊!还愣着干什么,去派出所报警!”在女儿的提醒下,一家人急急忙忙穿戴好,冒着冷雨赶到了派出所。

外出办事的派出所所长也被惊动,马不停蹄地赶回来。看着正在做笔录的姜老太,他痛心地说:“哎哟,老太太,您怎么这么糊涂啊!”

女儿也在一旁抱怨姜老太,“早就跟你说去买个房子,你不肯。现在可好,自己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全给骗子花了,你说你图个啥?好歹还是个大学老师,说出去别人都不会信的!”

自打进派出所,姜老太便一直低着头坐在烟雾弥漫的民警办公室里,做笔录的民警问一句,她答一句。

被女儿这么一说,干瘦的姜老太头低得更深了,两只枯瘦的手不安地搓着衣角,嘴里喃喃地说着:“这是我攒了一辈子的钱啊,老头子85年转业的8万块钱都在里面,没敢动的……”

6

女儿絮絮叨叨的抱怨让儿子有些不耐烦了,“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还嫌妈心里不够堵?”

钱没了,除了姜老太老两口,最恼恨的可能就是儿子了。

儿媳一直吵着要再买套大点的房子,他们可就指望着姜老太的这笔养老钱了。现在可好,没了!

在派出所做了一下午笔录,天黑时,姜老太才在儿女的陪伴下回了家。家里的气氛异常凝重。

才一岁多的小孙子吵着要奶奶抱,被儿媳一把抱过去,“抱什么抱,早知道这样,就不该生你,哪养得活?”

儿媳说得好像是姜老太逼她生的二胎似的。实际上,当初闹着要生二胎,说让老大有个伴儿的是她自己啊!

过了两日,派出所传来消息,“钱已被转移到国外去了,警方会继续追查。”

平时丢把伞都要心疼好几天的姜老太,这次居然异常平静,平静到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女儿嘱咐儿子:“哥,你把妈看好,我怕她想不开。”

“妈好像挺好的,不会有事!”儿子说。

所以,一直紧紧盯着姜老太的,只有她的老伴儿。

其实,姜老太不是没有想过一死了之。可是,两个孙子和老伴儿都需要她照顾,她哪有资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