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适合去养老院,有些人是不适合去的,我妈就属于后者。因为,我们是单亲家庭,相依为命许多年了,相互都比较粘彼此。

大前年,有一天晚上飘雪了。暖冬,苏州难得见到雪了。我和我妈想看城市灯火中的飘雪,逛街去了,雪却停了,或许是失落,我们聊起了一个伤感的话题,老了在家养老还是去养老院。

母女俩

我妈说,她能动肯定不会去养老院的,不能动了,也让我别送她去养老院。她说:现在养老院硬件没问题,但养老服务远远没有成熟,跟国外还是有距离的。尤其是护理员,素质教育有待提高、专业培训有待提升。目前,老人遭遇冷暴力的事件常见报道。她很怕死的,受不了人家的冷脸……

我承诺不会把她送到养老院去的。她咯咯地笑了,笑得很响亮,人家回头看她了,她问我人家会不会把她当作痴老太婆的。

我说,会的……

说这番话的是徐女士,她在头条上私信了我。她说,她把她妈送到养老院去了,很伤感,约了我茶叙。

现在,我将徐女士所述的内容,分享给大家。

1

我跟我先生恋爱时就跟他说好了,我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带着我妈。

婚后,我先生在枕边跟我说:咱妈是天下最好的妈妈。我说他在奉承我,有点肉麻,他很认真地说他的话是发自肺腑的。

是的。

大多女婿与丈母娘的关系是客气的,真正把丈母娘视如自己的母亲一样而且尊敬有加的男人不多。我先生就挤在这些不多的男人之中。不是我先生特别地好,是我妈特别地优秀。

老母亲

我妈有二点原则,一从来不干涉不过问我和我先生之间的任何事情;二在经济上算得一清二楚。她在当家,每月月底,家里的开支每天的日报明细,她都打印出来,放在了桌上。我先生几次跟她讲了:妈,没必要,这样我会感觉是外人的。我妈解释: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关系再亲密也是有一定距离的,这包括家人之间,包括我跟我女儿之间,凡事讲明白了,活着不累人……

女儿是我妈带大的。她倾注的精力和爱要超过我和我的先生。

我女儿六岁那年。有一天,我妈带着女儿去逛观前玄妙观,女儿走丢了。我和先生接到我妈的电话后,匆匆了赶了过去。我和先生在观前街上一家商店里找到了女儿,再回头到玄妙观里找我妈。我妈站在路口急得泪流纵横,把我和先生看得都红了眼圈。

2

女儿上大学了。我妈却病了,阿尔茨海默症。症状不严重是初期,但总是遗忘事情。屡次忘了关家里的大门跑出去了。忘了关门,后果是可以预见的,至多损失财物,但她忘了关燃气灶,情况就严重了。

我和先生商量,请个保姆。无论是我和我先生的收入还是我妈的养老金都有能力请个居家保姆

保姆请来了,走了,又请来了,又走了。让我不解的是我妈这么一个知性、温和的女人,竟然跟保姆难以相处,矛盾重重到了不能调和的程度。

我认为我先生分析的是对的,我妈在生活中的细致、细腻,成为她的习惯、习性了,陌生人很难融入她的生活;在她性格有着狭隘、小气的一面,跟人相处不够大气……

没办法了,我在家里装了许多的监控,数据连到了我和我先生的手机上,无死角地监控着家里的一切情况,我和我先生尽量做到每天上班中途回家一次。

我俩在单位里都是骨干,这状况让我们感到了压力。

即便这样,不可预期的事情还是在发生,锅烧干了,燃气仍烧着,我妈妈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打手机给她,她手机忘在卫生间了……

3

那天,晚上。我和我先生给我妈过了生日。一家人欢乐着。她吹灭了蜡烛,把一个心愿说了出来,她要去养老院。

我当时就火了,我是极少跟我妈发火的。不行,再难也不能去养老院。

我妈没有回应我,但是,她回房间时很明确地告诉我,你不送我去,我明天打电话给你舅舅,让他送我去。

她态度坚决,不容置疑,我让女儿劝她。女儿跟她视频了,她说她也舍不得离开家,但是她不去养老院,家里会没有宁日的,这样活着她很痛苦。

我只能妥协了。

我和我先生陪着她,去看了几家养老院,作了番比效后,定了一家。跟院方说好了本周六去办手续。

周五,我和先生回家,家里特别地窗明几净,显然我妈用心做过清洁了。吃好晚饭,我妈坚持她要洗碗,她洗碗一定要把碗的水渍擦净了才放进碗柜中。到了九点,她要睡了,把我叫进了她的房间。把她的市民卡(发养老金的储蓄卡)、银行存折、债券等交给了我并把存折的密码发在了我手机中。我把东西收下后,就退了出来,我怕我当着她面流泪。

那天晚上,我一宵没睡,想到我读小学时,每每遇到恶劣天气,我一出校门,我妈总在路边等我,我想号啕大哭。

母女俩

第二天,我和我先生陪着我妈去养老院了。签了合同交了费,正式入住了。

我妈住的房间是二人间,临近花园,位置不错。

养老院的情况没有我和我妈想象中的那样不堪。餐厅的饭菜是妥妥的苏州味道,医护配套合理。跟我妈住在一起的老太太,在这儿生活了八年了。据她讲是有个别护理员态度是有问题,但是稍微花点小钱,给个红包,大多数人是尽心尽责的。我找到了护理我妈他们三个房间的护理员阿姨,包了个不小的红色给她。阿姨很客气,一定让我放心,她会全心全意的。

我妈催着我们走。我们在养老院里陪我妈吃了晚饭才走。

临走时,我妈悄悄地跟我说,别忘了有空来看她。

养老院

我看到了她依依不舍的目光,心里特别地难过,我告诉她,你是我妈,我就是忘了自己,也不能把妈忘了。

我抱了她一下,起身走了,她的身子很瘦有些佝偻了。一出门,我就泪流纵横了。

尾声

最辉煌的人生,落幕时总是悲情的。但愿,在人生的归途中,善良和柔情能成为伴侣,让人性中的恶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