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际政要中,说起能对普京产生影响力的人,德国前总理默克尔算一个,但俄乌冲突后,默克尔虽然有发声,但对普京并没有产生丝毫的影响。对此,默克尔最近受访时为她在俄乌冲突前的对俄政策辩护,声称她早已失去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影响力。

资料图

默克尔告诉德国《明镜周刊》,她在2021年夏天时曾试图与普京、法国总统马克龙展开欧洲会谈,“但我当时没有如愿以偿的权力。当时大家其实都知道:我在秋天就会卸任。”她还说:“对普京而言,只有权力才算数。”

默克尔还提及,她并未后悔在去年12月走下政治舞台,她觉得自己的政府不仅没有在乌克兰危机上取得进展,在摩尔多瓦、叙利亚和利比亚的冲突处理上也无进展,上述冲突都与俄罗斯有关。

从默克尔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出她的无能为力。但她确实算是比较了解普京的人。今年10月,她在一次活动中称,“我们都必须认真看待普京的话,而不是从一开始就把它们归类为虚张声势”。她说,在我看来,虽然现在看似难以想象,但无论欧洲构建什么样的安全架构,最终只有在俄罗斯的共同参与下才可能真正实现。

资料图

对于俄乌情势演变为大范围冲突,默克尔也为任期内有关乌克兰与俄罗斯的政策决定辩护。她在今年夏天时说,她已对俄乌情势尽力,“没有什么好道歉的”,强调自己已经很努力。她也为自己于2008年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决定辩护,她指出,“乌克兰当时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认识的国家,是一个非常分裂的乌克兰,就算是改革派季莫申科、尤申科也意见相左,这代表它不是一个内在民主强化的国家。”

默克尔也解释,当时若同意乌克兰加入北约,在普京眼中就等同于“宣战”,她说非常了解普京的想法,不希望进一步激怒普京。

默克尔称是基于乌克兰的最大利益才阻挡乌克兰加入北约,强调真正加入北约必须经历一段过程,“我知道这个过程中普京会对乌克兰做一些不利于它的事。”

此外,乌克兰和亲俄分离主义者2014、2015年在德法调停下签署《明斯克协议》,也被抨击是出卖乌克兰。默克尔解释,当时在她眼中,这项协议是最有希望终结两方冲突的手段,尽管未完全终结乌东战火,但它“带来些许平静”,给乌克兰额外争取了时间、强化自己的军队。她说,乌克兰人“为国拼斗的勇气和热情令人刮目相看”。

“如果我说和那个男人(指普京)没什么好谈的,我会感到很糟”,“没有成功令人相当难过,但我不怪自己没有尝试。”她认为自己已努力,“我不需要因为不够努力而责怪自己,我不认为我应该说‘那是错的’,这也是为什么我没什么好道歉的原因。”

关于德国的宽容态度是否导致俄罗斯更加胆大妄为,默克尔认为苏联解体制造的地缘政治问题在她16年任期中仍持续存在,“没办法合适地结束冷战,俄罗斯问题一直存在。”

资料图

默克尔表示,一直到任期结束前几周才开始严肃看待俄对乌发动军事行动的可能性,除了在专访中明确谴责俄罗斯外,她似乎也暗示西方必须承担部分责任。她认为俄罗斯犯下“大错”,“我要讲清楚,我不同意普京先生的观点,但我们未能创造一个能避免这个(乌克兰战争)的安全架构,我们也应该考虑这一点。”

针对外界批评,在她带领下的德国陷入通过贸易关系就能让俄罗斯民主化的幻想,默克尔也予以驳斥,“我不相信贸易能改变普京”,强调她的信念是政治合作是可能的,至少与俄罗斯发展一些经济关系是明智的。(井上蛙)

延伸阅读:

在"朔尔茨访华"为世界关注之际 德国政府突然警告默克尔

在“朔尔茨访华”为世界关注之际,俄媒突然爆料:“德国政府警告前总理默克尔必须谨慎开支”,或许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朔尔茨访华是如何的迫切和必要。

人走茶凉?

且看英国前首相特拉斯,尽管只做了45天首相,但特拉斯每年有权获得每年11.5万英镑英镑的公共职责成本津贴,而默克尔担任了16年德国总理,在辞职后原本有权获得每月1.5万欧元的养老金和一间小办公室,却遭到了德国政府的警告,经济紧张,要求默克尔谨慎支出。

要知道,曾经在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借助俄罗斯廉价的能源、中国的广大市场,让德国制造业充满活力,当失业浪潮席卷全球时,部分欧洲国家青年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五十的时候,德国的失业率却处于百年来的最低点,这些成果使得当时的德国在欧盟中起着领导作用。

然而在新政府上台后,其中的亲美势力开始割断德国对俄、对华的联系,甚至指责默克尔在“北溪”中的动作为“错误”。但追随美国的恶果很快出现了,德国遭遇了“价值观盟友”美国对能源、制造业、经济的多重背刺。

所以,以务实见长的朔尔茨,顶着西方舆论大环境下的压力,要到中国谈合作。朔尔茨有没有掣肘?有没有压力?有没有顾虑?但他毅然前来,强调了“不脱钩断链”的合作,强调了反对搞阵营对抗。

朔尔茨的一些动作像极了曾经寻求德国机遇的默克尔,早年的默克尔用一句话概括,也是“意识形态高于经济利益”,但在多次访华后有了新的认识。

默克尔和朔尔茨

默克尔被警告,确实有些人走茶凉,但有些务实的精神又留下来了。

德国刚需

为什么朔尔茨能顶着压力来华,一是个人政治魄力,二是不得不为。

美国的谋划,一方面是俄乌冲突中美国4倍高价出售能源,一方面是疯狂加息,死命从欧洲抠钱,让美国虽然依然严重的通胀形势,在进一步恶化前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然而欧洲遭美国一番移花接木地盘剥,出现了通胀率超过10%的惨况,而制造业立国的德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更是高达11.6%,通胀率比整个欧元区还高。

所以朔尔茨也迫切需要访华,甚至拒绝了法国总统马克龙一起访华的建议。

资料图

顶着压力批准中企在汉堡港的股份收购,朔尔茨带着十足的诚意,是想来解决问题求合作的。朔尔茨前来带着德企团,是求同存异想经济,如果马克龙来,则更多的是谈政治。所以,不管是作为近年来“欧洲访华首位领导人”的决心,还是稳妥完成该谈的事,朔尔茨都有自己的打算。

美国一定会继续干扰破坏,但朔尔茨对于“伙伴”关系的重申,是互利共赢的追求,这也将为其他欧洲国家树立榜样,有助于把中德关系塑造成一种中国与西方大国关系的示范。

这是个好的开始,也是在这个动荡国际局势下的重要一步。(晋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