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讲述的第1122位真人的故事

我叫韦金成,1996年出生,家乡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隆安县。

26岁的我,原本有一个圆满的家庭,但不幸的是,这一切,在我2岁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

25年来,我像浮萍一样孤苦伶仃,当别的女孩子被父母宠成公主的时候,我却只能在黑夜中,对着星星和月亮,默默的呼喊:“妈妈,您在哪啊?”

(我和妈妈唯一的一张合影)

我的妈妈叫韦秀金,我爸爸叫李日阳。结婚前,妈妈曾经在广州打工。外婆有5个孩子都是女儿,妈妈排行老三,所以妈妈就找同村的爸爸做了上门女婿。

我一岁的时候,爸妈离婚了,我在外婆家长大,跟妈妈姓,所以称呼上和其他人也不一样。我叫外婆“奶奶”,叫大姨二姨“伯母”,叫小姨“姑姑”。

(我的妈妈韦秀金)

因为家里生活条件并不好,离婚后更加困难了,妈妈就说想到外面打工赚点钱,补贴家用,将来送我上学。

1998年,我还不到两岁,妈妈就去广州打工了。

因为妈妈结婚前就在广州那边工作过,比较熟悉。广州那边还有一个表姐,妈妈说到了那边会联系她,还告诉外婆和小姨们,秋收的时候会回来。

出发前,妈妈的身份证突然找不到了。因为她们姐妹几个长得比较像,妈妈就拿了四姨的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是“韦秀月”。

尽管有万般不舍,但是为了生活,妈妈还是走了,她一定是希望,能赚些钱,将来给我更好地生活吧。

小小的我,就这样成了“留守儿童”,与别人不同的是,别的孩子可能还能等到爸爸妈妈,而我,从那时起,再也没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这是我小时候)

外婆说,妈妈走的时候,我哭得撕心裂肺,妈妈也哭了。

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残酷,如果放下工作,就养不起孩子,如果选择工作,就得放下孩子。男人尚且如此,何况我妈妈一个离异又带孩子的女人呢?!

大家都觉得,妈妈还年轻,出去工作就工作吧,一方面赚些钱供我花销,另一方面,也许她能再遇良人,毕竟她还年轻,才28岁。

于是,妈妈就和大表姐一起作伴,去了广州。那边还有一个亲戚,说去了可以和他们一起租房住。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去,竟然成了遥遥无期的离别。

(我二姨,我随母姓,管她叫伯母)

妈妈和大表姐去了广州之后,大表姐很快找到了一份家政的工作,是需要住在雇主家里的。有一天,大表姐让妈妈给他送几件衣服,妈妈就按照大表姐给的地址去了。

晚上的时候,一起租房的叔叔发现妈妈一直没有回来,就联系大表姐,问是不是在她那里?因为大表姐当时在忙,雇主帮她取了衣物,所以大表姐说,并没有见到妈妈。

这样一来,大家才意识到,妈妈可能走丢了。

亲戚家的叔叔和大表姐就赶快报案,又通知了外公外婆。全家都非常着急,外公立刻去往广州荔湾区西村,就是妈妈租住的地方,但是寻遍了所有的街道,都一无所获。

(妈妈、外婆和四姨)

那时候我还太小,不知道妈妈丢了,只是看到外婆每日以泪洗面。外公外婆总是和我说,妈妈去上班了,等赚了钱就会回来的。

渐渐地懂事之后,我突然有一天听见他们的谈话,才知道我亲爱的妈妈,居然找不到了!

我一下子成了最孤独的孩子,我有爸爸,可是他已经不要我了,我也有妈妈,可是妈妈却走丢了。

尽管外公外婆和小姨们都非常疼我,但我的整个童年、少年时代,都几乎是灰蒙蒙的。

外公和外婆都是农民,我六岁那年,本该上小学了,可是外公说,没有钱给我读书,就去问我爸爸。

那时候我爸已经娶了第二个老婆,老婆管得很严,我爸也表示管不了我。我眼巴巴地看着其他小朋友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去上学,自己难过得偷偷抹眼泪。

(89岁的外婆,盼望着自己的女儿回家)

那个时候,我好想念妈妈呀!如果妈妈在,妈妈一定会做了新书包,把我送到学校去的。

后来,村长知道我的情况后,就上报给了乡政府,说我是孤儿,外公外婆都是农民,没有收入,申请学校减免一些学杂费。

就这样,在村长的帮助下,学校给我减免了一些费用,我七岁那年才去上学。

每当放学,看到别的孩子像小鸟一样扑向妈妈的怀抱,我都羡慕不已。童年时代的关于妈妈的儿歌,我几乎都不敢开口唱。

小时候,我穿的都是表姐们剩下的旧衣服,很少有新衣服穿。因为小孩子的衣服磨损得厉害,我穿的旧裤子屁股那里经常破洞,都是外婆帮我补了又穿,穿了又补。有时候,我还不敢穿到学校,怕同学们笑话。

有一次,我大姨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找我爸爸,问他要钱给我买衣服。我爸勉勉强强给了二三十块,大姨就带着我去买了条裙子和一双凉鞋。印象中,那是第一次体会到穿新衣服的快乐。

(妈妈和她的两个妹妹)

除了物质方面的匮乏,孤单的我,还有很多精神上的折磨。

小时候,同村的男孩子欺负我没有爸爸妈妈,经常拿石头砸我。有些人还给我起外号,叫我“老鼠妹”。还有人搞恶作剧,把蚯蚓悄悄地放到我的口袋里吓唬我。

我每次被吓哭,跑着回家喊我外公。其实有时候外公和外婆下地干活,家里并没有人,我就假装家里有人,使劲地喊,以免他们拿石头砸我。

我一到四年级都是在村里面上学的,学校距离我家很远,我都是早早出门走着去。早上外婆煮好粥,放保温壶里,给我带去学校中午吃。那些年,外公外婆就靠养猪、种玉米、采草药来维持生活,供我读书。

后来,我妈妈最小的妹妹——我的小姨也成家了,小姨父也是上门女婿。外公外婆老了,小姨和小姨父就成了家里的当家人。

(外公外婆和大姨)

那时候,我俨然就是家里最多余的人了。小姨经常骂我,每次骂得特别凶。那年,我该上五年级了,要去乡里读书,花的钱比较多,还要交伙食费。

记得,开学前几天,为了准备那600元的伙食费,外公外婆掏干了口袋,也没有那么多钱,外公就问小姨借了点钱。小姨就抱怨说,没有钱就不要读书了,还抱怨我妈妈把我丢在这个家,给他们增加负担。

回想起那一幕,我心如刀割一般,我亲爱的妈妈,你在哪里呀?

外公坚持送我去乡里上了学,上学期间,同村的爸爸没有付过我任何学费。我上六年级的时候,班主任了解到我的情况,替我写了一份学生家庭困难申请书,后来就有了一位志愿者阿姨资助我伙食费,我才算勉强读到初中毕业。

在乡里上学比较远,其他同学都有爸爸妈妈接送,平时开放日的时候,爸爸妈妈也会来看望孩子,送一些吃的和生活用品。开家长会的时候,我是唯一一个没有家长的孩子,和其他同学的爸爸妈妈一起,自己坐在一边,参加自己的“家长会”。

(妈妈年轻时候和家人的合影)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自己偷偷掉眼泪,心里默默念着:“妈妈,您在哪里呀?为什么不回来看我?您知道女儿想念您吗?”

这些经历让我产生了强烈的自卑心理,青春期的敏感,无人关怀的孤独,我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格。

初三中考的时候,我考上了高中,但是想到外公外婆那么辛苦,而且那么大年纪了,不想再给他们增加负担。所以初三毕业,我就出来工作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有妈的孩子们,一脸幸福的欢唱着,而我,是那棵“草”,“没妈的孩子像棵草”,虽然我从记事起,就没有体会过依偎在妈妈身边幸福,但我知道,妈妈一定很爱我。

(我和外婆)

我常常望着那张妈妈抱着我的合影,几个月大的我,坐在妈妈的怀里,妈妈那么年轻漂亮,目光里是初为人母的喜悦和慈爱。她拿着一捧花,我想,她一定幸福地期待着,未来的生活像花儿一样吧?

2014年春节后,18岁的我,跟随四姨去到广东汕头市澄海区,开始进厂打工。

四姨待我特别好,就像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在打工的日子里,我有什么心事都跟她说。之所以选择广东那边,也是为了能打听到妈妈的消息。我们还在寻亲平台发过信息,遗憾的是,也没有得到过任何消息。

在工厂上班很辛苦,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有时赶货还要加班到凌晨四五点。最忙最累的时候,我工资也只有5000元。

坚持了3年左右,2016年,外婆生了一场大病,我决定回南宁市上班,这样可以离家近一点,偶尔可以回家看看外公外婆。

(我的工作照)

就这样,我回到了南宁。从2017年开始,我在当地先后做过收银、调过奶茶、卖过面包等工作。2019年9月底,外公不小心摔了一跤,导致了左侧身体偏瘫,走不了路。

我买了轮椅给外公坐,但是他还是想自己站起来走。2020年又从轮椅上摔下来,头先着地。之后得了脑梗塞,身体僵硬到不能坐轮椅了,就躺在了床上。

2021年,我选择离职在家照顾外公,外公好几次病重到奄奄一息,但是他好几次都挺过来了,我想他应该是很想很想再见到我妈妈吧!

这些年,我不断询问外公外婆关于妈妈的一切,我知道了妈妈认识字,会说普通话,还会写信。妈妈身高1米55左右,双眼皮,1970年出生,今年应该是52岁了。

2021年,我偶然在手机上刷到了别人的寻亲视频,也有看到人家通过网络寻人,找到了自己的妈妈,一下子燃起了我的希望。

(现在的我)

我也学着那些寻人视频,在一些网络平台发布了“寻找妈妈”的视频和信息,得到了一些志愿者的关注。派出所的人也来我家采集了外公和我的血样。不管怎样,总算是又多了一线希望吧!

我还从网上看到一个团员行动,联系上了县里的一个叔叔,他帮我登记了全国人口失踪的DNA数据库,说有消息会再联系我。

外公今年七月份的时候,带着未见到我妈妈的遗憾去世了,外婆今年也快90岁了。外公的离开,让我第一次体验到了生死离别的痛苦。妈妈,您知道吗?亲人们是多么的想念你啊!

(我的外公,带着遗憾离开了)

26岁的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早日找到妈妈,趁着外婆还在,让我们一家人团聚。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热心网友们,能留意身边有没有与我妈妈相关的信息,或者跟我妈妈长得很像的人,万分感谢!

如果妈妈您能看到这篇文章,这些亲人的照片,希望能唤起您对往事的回忆,希望我们能早日团聚。

(26岁的我,韦金成,妈妈,女儿长大了)

都说母女心连心,我亲爱的妈妈,您一定能听到女儿心中的呼唤。不要再让我只在梦中见到您,女儿希望能真真切切的拥抱您,孝敬您。妈妈,我和外婆,等您回家!

【口述:韦金成】

该案例故事由

@头条寻人

提供,并已获当事人同意。

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

@真实人物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