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肥佬茄子

最近,乌克兰人搞“针对性动员”的事又让人给扒了出来,其中对俄族民众的“特别关照”更是令人愤怒。然而,在愤怒的同时,我们同样也该看到,乌方这番举动的“幕后黑手”。

据环球网援引俄新社11月25日报道,就在最近,俄方通过乌内部的消息人士得知,在乌军发动进攻、新鲜力量受到一定损失的情况下,泽连斯基当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动员行动”。然而,受基辅当局的命令,乌军的动员重心几乎全在哈尔科夫、敖德萨等俄族民众占大多数的地区,几乎是“抓到一个就送一个上战场”。然而在利沃夫等“腹地”,征兵人数居然还不足百人。这下就算是瞎子都该看得出来,乌方这番举措就是在针对俄族民众、就是在搞“区别对待”。

难道俄族人是比乌克兰民族更骁勇善战,所以才“专抓俄族人”吗?显然不是。有媒体评论指出,乌方的这一举措意在“一举两得”:又能抓到足够的“壮丁”上战场,又能顺便减少这些地区的俄族民众数量。这样一来,等到俄乌冲突结束时,乌族人就能顺理成章地“移民”到俄族人的土地上,最终实现全国范围内的“乌克兰化”——而这,正是以泽连斯基为代表的乌克兰民族主义政客所一心梦想的“美好未来”。

毫无疑问,这场针对俄族人的“大征兵”的直接执行者是泽连斯基当局,但真正的幕后黑手、让局势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又是哪方巨头呢?答案不难猜,那就是美国人,并且就直接与现任总统拜登有关。

早在2014年,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乌克兰暗中推动了一场大规模的“颜色革命”,从此宣告着以种族主义政客奥莱·蒂亚尼博克和亚速营创始人比列茨基为代表的一票乌民族主义和右翼势力开始抬头。而正是在这一年,当时还是副总统的拜登十分“巧合”地对乌克兰进行了访问,还大张旗鼓地接见了一票新纳粹分子和激进民族主义者——二者有什么关系,大家心知肚明。

随后,乌克兰国内对少数族裔的压迫和欺凌更加严重,被排挤的对象还不仅仅是俄族人,如犹太人、罗姆人等族群都受到了排挤。例如在2014年的敖德萨惨案中,一伙新纳粹分子在工会大厅内活活烧死了四十名反对者,其中大多数都是俄族人;2018年,位于利沃夫的罗姆人权中心遭到蒙面人团伙袭击,此外还发生了多起针对罗姆人的故意杀人、暴力袭击事件……即使到俄乌冲突爆发,许多生活在西部地区的少数族裔,仍时常遭到他人的暴力袭击和羞辱,要不就是被抓去当“炮灰”,迫使许多人不得不通过波兰逃亡欧洲……

毫无疑问,是美国、是拜登等西方政客的推波助澜,故意激化乌克兰国内的民族矛盾,最终才导致了今天乌当局大搞极端民族主义、严重侵犯少数族裔权利的结果,美国才是这一系列悲剧背后的、真正意义上的“幕后黑手”。讽刺的是,美国自己却一直自诩“人权先锋”,打着“维护人权”的旗号对其他国家指指点点,只为谋求自己的政治利益,这种霸权双标行为无疑是为世人所不齿的。当然,乌当局那一大票支持、刻意扩散激进民族主义情绪,手上沾满俄族民众鲜血的官员,最后也必将受到正义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