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田勘 源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从目前世界杯已经全面展开的情况来看,卡塔尔几乎没有采取B计划的任何迹象。因为卡塔尔官方数据表明,一周来平均每天感染者约315起,并没有大量增加。截至11月22日,卡塔尔冠病总数,还是世界杯之前的47.6万,死亡人数还是684人。

在卡塔尔举行的第22届国际足联世界杯赛,正提供着多种终结新冠病疫情的科学和社会(包括社会流行病学)的重要证据,无论世界上哪个国家,执行的是与病毒共存还是彻底清除的政策,都会从中获得启示,并最终以科学证据来终结疫情。而且,这一试验将证明,与病毒共存,才是人类终结疫情的最优或性价比最高的通途。

在举办世界杯之初,卡塔尔向国际足联、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全球保证,会保护参赛的所有人的健康,确保赛事的安全,不仅要实施预防措施以防止新冠病的传播,而且要提供健康饮食选择。

现在,卡塔尔选择了一种开放和自信的策略,不仅全程所有参与者不必戴口罩,而且免检核酸。

具体措施有:游客入境不再出示核酸和抗原检测阴性证明,无论疫苗接种情况如何,飞往该国的人都不必提交核酸检测结果; 不再要求游客出示健康码以显示个人的新冠病的状态,没有关于社交距离或社交场所人数限制规定; 取消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戴口罩的要求,八个进行世界杯比赛的体育场内,也不强制戴口罩;但进入医疗机构须戴口罩。

本质上,这是一个真实世界的试验,远比现代医学遵循的随机对比,双盲试验的结果,更为准确和反映客观世界,即新冠病流行的真实情况。

这种做法在一些人眼中是“躺平”,实际上,躺平是误解,也是对过去疫情防治的一种污名化。

卡塔尔选择的并非躺平,而是科学防疫,这个国家为何敢于这么做?

这一做法当然获得世卫组织的认同和支持,而且前期也有沙盘演练。更重要的是,过去和现在,已经有大量科学研究结果提供了支撑。卡塔尔没有刻舟求剑,而是根据疫情的发展来决定防疫政策。

科学研究结果,首先提供了防疫政策变化的事实和依据。奥密克戎已成为现在的主要致病原,尽管传播速度快,但毒力、致病力和致死率大幅下降。

美国科学院院上河冈义裕(Yoshihiro Kawaoka)团队的研究结果表明,奥密克戎变异株不攻击肺部,只造成上呼吸道咸染。

其次,由于不引发肺部炎症,因而不产生重症和危重症,也不会造成因冠病而直接死亡。世界一些国家的疫情统计也表明,奥密克戎病死率与流感相当或低于流感(流感病死率为0.1%),其中,新加坡一直维持在0.045%,远低于流感。

卡塔尔卫生部对于基本开放世界杯也提出几个理由,包括该国的疫苗接种情况,以及卡塔尔境内和世界各地病例持续下降。

全球免疫水平都很高。全球69%以上人口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近64%接种了二至三剂的完整剂量疫苗,卡塔尔的疫苗接种率更高,达到96%。

今年9月19日到10月17日期间,近300万人口的卡塔尔感染病例下降了34%。自疫情暴发以来,该国迄今有47.6万人感染、684人死亡。这表明卡塔尔的病死率为0.14%,略等于流感。

年轻化人口结构组成天然防线

卡塔尔敢于放开的另一个科学依据是,奥密克戎感染90%以上是无症状,而无症状者是没有传染性的,因此,现在的冠病造成大流行的概率很低。卡塔尔人口结构特点,也成为开放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同年龄的人对疾病的抵抗力是不同的,无论是抵御传染病还是其他疾病,身体的自我修复和免疫机制至关重要。因此,年轻就是力量。

卡塔尔本国公民只有30万,其他外来人口都是来打工的,绝大部分都是健康的中青年。年轻化是卡塔尔人口的特点,也是优势。

在卡塔尔人口中,中位年龄是32岁,55岁以上人口不到5%,65岁以上人口低至1.19%。

这种人口结构,其实组成了一道天然防御各种疾病的防线,既可以防冠病,也可以防其他传染性疾病和慢性病。无论是奥密克戎还是之前的原始病毒株,或德尔塔等变异株,对老年人的致病性和毒力是比较严重的。根据世卫组织统计,老年人的新冠病病死率更高,80岁以上老年人病死率是全球平均数的五倍。

此外,全球有15个医疗体系最发达的国家,亚洲有两个,一是日本,二是卡塔尔。卡塔尔并不担心医疗挤兑。基于疫情现在的情况,即便有人感染,也大部分是无症状和轻症,不必住院,医疗挤兑也不会发生。

当然,对于这场真实世界试验,卡塔尔也预备了B计划。如果观众出现一定规模的感染,或在与世卫组织的实时监控和沟通中,发现病毒变异后毒性和致病性增强,会采取东京奥运会的闭环模式,即防疫“泡泡”模式,将参会者封闭在运动会相关场所内,避免病毒传播至运动会场外。

然而,从目前世界杯已经全面展开的情况来看,几乎没有采取B计划的任何迹象,因为卡塔尔官方数据表明,世界杯开始后,一周来平均每天感染者约315起,并没有大量增加。截至11月22日,卡塔尔冠病总数还是世界杯之前的47.6万,死亡人数还是684人。

实践和时间是检验一切的标准,且静观卡塔尔世界杯至结束时的结果吧。到时,它不仅可能是极为成功的一届世界杯,也将为人类的防疫提供极为宝贵的成功经验。

这就是,把新冠病当成流感,甚至是低于流感的疾病来防治,与其共存,更要重视冠病之外的其他疾病防治,而且完全没有必要让它和流感这类小病,影响和阻碍人类的正常生活和工作,更不能中止经济的发展和文明的提升。

作者是北京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