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菲军事同盟发生重要转向

美国将斥资在菲律宾修建多处军事设施

剑指中国南海台海

美副总统哈里斯登上南海边缘巴拉望岛

声言支持“南海仲裁”,加剧地区对抗风险

与东盟国家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美国“印太”海洋战略日渐成型

中国将如何捍卫主权和国家利益?

《今日看世界》

副总统首访菲律宾 “插足”巴拉望

继续拿“南海”炒冷饭 意欲何为?

随着G20峰会、APEC峰会先后在印尼和泰国结束,菲律宾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在结束泰国之行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11月20日至22日对菲律宾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与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和前总统杜特尔特之女兼副总统萨拉见面。

哈里斯此行最受瞩目的是,她在当地时间11月22日前往菲律宾巴拉望岛的普林塞萨港,会见了当地渔民和菲律宾海岸警卫队代表,并发表了演讲,被媒体称为“an unusual stop(一次不同寻常的停留)”。

为何不同寻常?首先是这里地理位置特殊,巴拉望群岛位于菲律宾西南端,由1768个岛构成,是菲律宾的第二大岛,巴拉望岛的西面就是南海,并且毗邻南沙群岛。

其次,值得注意的是,哈里斯此次亲自到访巴拉望,也成为了到访南海争端前沿的最高级别美国官员。有分析指出,选择如此特殊的地理位置是美方向菲律宾释放的信号——南海问题对美菲同盟的未来至关重要。

早在2021年2月,在拜登政府发布的任内首份“印太”战略报告中,就进一步高调宣称对“印太”地区的重视,并把东南亚作为重点地区。正是在这一战略背景和政策需求下,菲律宾的战略地位不断提升。哈里斯在会见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时,也反复强调美菲之间的牢固关系,拉拢菲律宾站队美国,挑动中菲关系的意图明显。

小马科斯也强调了美菲关系的重要性,尤其是目前区域内外都存在动荡之时,地区形势瞬息万变,美菲伙伴关系必须继续加强。

从美菲同盟的基础来看,两国至今没有废除1951年签署的无限期《美菲共同防御条约》,这意味着两国同盟关系非常牢固。加上菲律宾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处于印度洋与太平洋的关键通道,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支点之一。

早前已有舆论表示,中国和菲律宾已经就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南海的谈判开始准备,美方此番介入无疑会增加中菲解决南海议题的难度。

中国外交部回应称,中方不反对美方同地区国家开展交往,但应该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不应损害其他国家利益。

美拟在菲建五处军事设施

美菲防务关系加速“升温”?

近年来,美菲军事同盟处于一种非常复杂的状态中,特别是菲律宾前任总统杜特尔特执政时期,两国关系出现了较大裂痕。

小马科斯上台后,出于自身战略需求,更加重视美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不断推进现有外长防长“2+2”对话机制、共同防御委员会、安全接触委员会等双边战略安全对话机制,在军事领域与美频繁互动。

今年8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菲律宾,与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会面。

菲律宾曾拥有美国本土之外两个最大的空军和海军基地——克拉克空军基地和苏比克湾海军基地。20世纪90年代初,由于菲律宾参议院拒绝延期,这些基地被关闭,但美国军队根据1999年的《访问部队协议》,返回菲律宾与菲律宾军队进行大规模作战演习。

2014年,美菲签署了《加强防务合作协议》,这份协议允许更多的美国军队轮流驻扎在菲律宾军营内,他们可以建造仓库、生活区、联合训练设施,并储存除核武器以外的战斗装备,菲律宾人可以在美国人离开后接管这些建筑和设施。

近日,菲律宾政府宣布,根据2014年的这份《加强防务合作协议》,美国明年起将花费6650万美元,在菲律宾三个军事基地建设训练和仓库设施,同时,美国已提议再增加五个军事基地,等待菲律宾国防部和外交部的批准。

菲律宾驻美国大使甚至表示,如果台海局势升级,菲律宾方面会向美国军队提供军事基地。

军事问题专家 白孟宸:

实际上在美国国内,尤其是军方的一些人看来,在所谓“印太地区”方面,美军的压力是越来越大的。

白孟宸:美国人判断原有“岛链”体系的战场生存力是很差的,所以他们近些年一直在强调,要在“印太地区”加大投入。这个“投入”,一方面是对原有的基地体系进行升级,比如说在关岛斥资十多亿美元,搞所谓“360度全向防御”;另外就是试图去不断地增强它的防御纵深,这个主要是通过“分布式部署”的方式,在“印太地区”很多星罗棋布的岛屿上去建立潜在的基地。

白孟宸:但说实在的,这样做一方面投入的成本会很高,另外一方面就是实际作战效果是不是能够得到真正的保证,还很难说。因此,对于美国人来讲,把原有的基地网络进一步升级,让它能够适应所谓“新作战形式”和“新作战理念”,我觉得这个是美国国内认为性价比最高的一个方式。

白孟宸:至于对菲律宾来讲,菲律宾的很多人认为,在菲律宾建美军基地,无论是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还是对提高菲律宾自身的国防能力,似乎都有着一定的影响。

白孟宸:而且菲律宾自身其实也承受着很复杂的压力,包括国内的反恐、扫毒等,那么在这些方面,有一部分菲律宾的军警人士认为,可以得到美国人的支持。但这种“支持”和“获益”,会不会让美国进一步控制菲律宾的军事和其他领域,这个后续的影响,还需要我们继续观察。

美国“印太”海洋安全战略“阵营化”加剧

重构海洋治理秩序迫在眉睫

近些年,美国政府发布多份高级别规划文件,在新的全球和“印太战略”框架下对地区海洋安全战略进行了再设计。

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的亚太海洋安全战略主要是和盟友、伙伴的双边合作为主,其中,美越、美印之间的海洋安全合作提升最为明显。

2017年以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在设计出台“印太战略”的同时,也加快推动海洋安全战略从“双边”向“多边”升级。

拜登上台后,在总体继承前两任思路的基础上,以提升联盟和伙伴关系为基本路径,出台了新的“印太海洋安全战略”,修复美菲海洋领域合作,延续美越涉及南海的安全合作,同时推动美国-东盟海洋安全关系再升级。

与此同时,美国“印太海洋安全战略”的“阵营化”趋势逐渐清晰。从2017年底重启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把海洋安全作为主要议题,到2021年9月建立冷战结束后全球首个条约军事同盟——美英澳AUKUS联盟,再到2022年5月美日印澳推出“印太海域态势感知伙伴关系计划”,自此,美国拼凑的“准海洋安全联盟”网络覆盖了从东北亚、台海、东南亚延伸至印度洋及南太平洋的全部“印太”区域。

联合军事行动是“阵营化”的主要表现形式。美国每年在南海和东海地区开展数十场军事演习,其中多数为多边联合军演。日本、澳大利亚、菲律宾、英国等是美国在两海域开展军演的经常参与者。此外,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英国、德国等国还通过军舰不定期巡航、穿越的方式,配合美国在南海构建针对中国的威慑体系。

军事问题专家 白孟宸:

对于中国来说,我觉得还是要把几件事情做好:第一,要把自己的“篱笆”修牢,就是指进一步提高自己国防科技工业和国防力量的水平。

白孟宸:第二,就是要把经济搞好。受到能源危机和粮食危机的影响,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在上升,一定也会冲击到中国经济,但中国是不是能够尽快地从这种危机中走出来?能不能利用自身庞大的工业以及人口、资源等方面优势,去迅速扭转在经济上的不利局势?

白孟宸:我觉得如果中国能够做到的话,中国的经济可以让大家获得更多信心,相信周边的国家也一定会认清“跟谁一起玩”,能够带来更和平、稳定发展的局面,我觉得这其实是中国同周边国家关系向好的最主要推动力。

白孟宸:第三,我觉得中国要更多地在国际组织和协调中发挥一个负责任大国应有的责任。这些年我们也看到,中国在维和以及一些国际相关规则的制定、维护上,其实作出了越来越多努力,这方面很有必要,因为不能让这些国际组织变成一些西方国家“一家独大”的平台,中国应对挑战时,是需要国际体系予以相关支持的。

白孟宸:第四,我觉得就是要跟周边国家和美国去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这个沟通机制除了我们所通常说的“三项热线”之外,还有就是预先建立一些涉及到海上危险接近、空中危险接近这些相关的规则。有了这些规则,我们才不至于在一些意外发生时,失去对局势的控制。

从“流亡太子”到总统归来

饱经历练的小马科斯外交上能否左右逢源?

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上任以来,对华延续了前总统杜特尔特的态度,继续扩大与中国的合作,在中国关切的问题上也保持正确立场,他在联大发言时表示,支持“一中”政策,希望台海问题能够以和平的方式解决。

在东盟系列峰会上,小马科斯表示,希望参会者都能在南海严格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保证南海行为准则。从他的表态来看,菲律宾既不希望同中国发生分歧,也不希望其他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引发争端,这番话显然不仅说给中国听,也是说给美国听。

《马尼拉时报》评论称,避免在南海军事纠葛,保持非对抗性的状态,是小马科斯对华政策的基石。

小马科斯家族与中国渊源颇深。1974年,17岁的小马科斯随母亲访问中国,受到了毛泽东的亲切接见。第二年,时任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携夫人访问中国,并与中国正式确立了外交关系。

1983年,26岁的小马科斯还率领菲律宾青年官员,对中国进行了为期10天的访问。不过三年后,马科斯政权被推翻,一家人被迫流亡夏威夷。直到1991年,马科斯家族才重返菲律宾。

回国后,小马科斯积极投身全新体制下的政治活动,很快当选众议员,志在为家族“重整河山”。2007年,小马科斯还曾率7人代表团先后访问了福建省厦门市、北京市、内蒙古自治区和辽宁省大连市,就风能发电等问题与有关部门和企业进行了交流。

时隔36年,马科斯家族重返政坛巅峰。今年6月菲律宾大选,小马科斯获得的选票数量超过其余9位候选人的总和,以绝对性优势赢得大选。

自上任以来,小马科斯在加强对美军事合作的同时,不断强调对华关系的重要性,游走于中美两大国之间,实现利益最大化,是菲律宾对外战略的主要支点。

上周,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时表示,菲中互信正在日益增强,两国可拓展基础设施、能源、农业、人文等领域合作,探讨推进南海油气共同开发。过去三个多月,小马科斯还多次强调,南海问题不是菲中关系的主流,不应因此限制和妨碍双方合作。

军事问题专家 白孟宸:

对于菲律宾而言,其实这些年来跟中国在海洋权益保护和经贸发展上,是有在不断进行协调。菲律宾现在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增速,在这个全球经济发展放缓的大环境下,表现是很突出的,今年它的经济增长预计能够到6.5%,明年的增速可能会达到6.3%,在工业以及基础建设方面,中国向菲律宾提供的帮助,对保持它的发展增速和态势至关重要。

白孟宸:当然,菲律宾从国内协调的方面考虑,从菲律宾的政治人物试图去搞一种均势、平衡外交的方面考虑,他们很大可能会在中美之间有一些相关表述,但是这些表述并不影响中菲关系。毕竟对于菲律宾来讲,美国很远,但中国很近,因此我相信菲律宾的对华关系并不会因为美国的从中作梗,以及菲律宾内部的政权更迭就出现方向性的改变,中菲两国的发展大势不会受到影响。

主持人:卢琛

制片人:陈海帆

编导:张筱浛

编辑:吴诗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