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来源:度一叨 狐度观察

文| 令狐卿

据@兰州发布 11月25日消息,兰州市卫健委通报,11月24日上午,兰州市七里河区依据核酸检测结果组织转运阳性感染者时,发现个别待转运群众健康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调查发现,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工作人员误将个别核酸检测异常人员名单信息,录入阴性人员信息包中上传至工作系统,使个别待转运人员健康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

从调查结果看,“阳转阴”是核酸检测样本机构的一次失误造成的。调查通报最后说,这件事暴露出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对工作人员管理不严格,审核把关不到位。我们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对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予以严肃处理。至于是怎样的处理才叫“严肃处理”,通报没说明。

从官方角度,这是一次可大可小的“失误”,但从受到影响的居民,以及对可能被影响到的人来说,这种失误非常可怕。因为从失误的发生可以倒推出核酸检测机构的阳性呈报系统太不靠谱,审核把关不是“不到位”,而是有缺失,并且这套把关机制在实验室之外,比如疾控中心那里也“掉链子”了。

核酸检测是现行防控政策的基础,说白了,居民核酸结果是阴是阳,是要被带去方舱隔离,还是居家静默,或者是有资格流动,核酸是前提条件。对于这么重要的决定性数据,不容许有丝毫的差错。不仅仅是核酸检测机构要为阳性样本负责,疾控也是理所当然的责任人,遗憾的是通报对此没有涉及。

一个合理的追问是,这家实验室既然犯了一次错被抓住,将阳性样本搞成阴性,那它有没有可能不是第一次犯错呢?如果不是第一次犯错,那它有没有将阴性样本误报成阳性呢?也许有人会说,这样是阴谋论,是求全责备,是用个案推及普遍。问题是,对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的阳性呈报系统,犯错只有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对于核酸检测机构来说,因为它是政府审批的专业机构,人们因为信服政府权威,进而也就相信检测机构真的不会出错。可事实证明,这样的信托链条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成立。检测机构以及疾控部门作为发布阳性样本的唯二审核链条,实验室首发、疾控复核等流程如果形同虚设,就太可怕了。

在核酸检测实验室这里,咽拭子样本属于用完即弃、即刻销毁的医疗垃圾,没有可能拿到样本复核。因为这一点,再加上假阳性概率可以做“挡箭牌”,假如实验室要作假,其风险成本实在是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但同时,因为面广量大,核酸检测实验室的收益又很高,这种成本与收益的悬殊会导致什么呢?

在前两年,大众都倾向于认为,核酸检测机构会遵守专业伦理和职业操守,本着科学精神对待每一个核酸样本,老老实实给出精确结果,老老实实为防控决策提供信得过的参考。可这两年,核酸实验室的造假、舞弊屡有发生,人们对核酸检测机构难免多了一些警惕心。

兰州这个是“阳变阴”露出马脚,那当实验室给出“阴变阳”的错误结果时,如果民不究、官不举,那造假也就轻易地瞒天过海了。而我们知道,防控政策一旦被阳性呈报触发,一般人几乎没有复议的动力与反对的空间——而只要做核酸的政策在,核酸实验室就能一直赚钱,这是它们的盈利模式。

换言之,核酸检测的阴、阳结果,即是防控政策基础,更是核酸检测机构利润的基础。在理论上,阳性样本是核酸经济保持盈利状态的动力所在。在过去,这种推理会被认为是阴谋论,可兰州的这次“失误”证明,只要大规模核酸的时间持续足够长,核酸结果的应用足够广,就可能出现失误和造假。

实验室当然也可以拿检测概率来自行辩护,但有被查实造假的实验室案例在前,说明用概率来掩盖弄虚作假也靠不住。由此,如果兰州真要彻查实验室的“失误”,不应该只满足于现有的结果,还应该倒查一遍,否则不仅实验室结果失去信誉,还会牵扯防控措施丧失正当性,“举一”得有“反三”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