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医言难尽

作者|哈哈

去医院做手术,明明左边有问题,结果却做了右边?

这么离谱的医疗事故,竟然还发生在全国排名前十的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医生还是抖音的网红医生?

近日,患者吴女士向《医言难尽》爆料,自己遭遇了特别震惊的医疗事故。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做左侧输尿管扩张手术,各种检查和手术知情同意书上都写的左侧,上手术台时也是给左肾做的标记,但两个月后复查才发现做成了右侧。吴女士还怀疑,医生明知做错手术但故意隐瞒,因为下手术台后,医生特地问了她一句:

你做的手术是左侧还是右侧?

就在患者爆料的前几天,复旦版《2021年度中国医院综合排行榜》刚刚公布,这被看作是中国医院排名的权威榜单。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下称华山医院)榜上有名,位列第八,是全国医疗水平最好的医院之一。

这让吴女士尤其意难平。为什么如此知名的医院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还在后续的处理过程对患者特别傲慢,连卫健委组织的调解都能临时反悔不参加?

她想问一个答案。

左侧手术做成右侧

去年,30岁的吴女士为备孕去做体检,结果发现左肾有积水。辗转多家医院后,发现上海的华山医院比较知名,于是决定从江苏赶去上海做手术。

华山医院的放射检查显示,吴女士左侧输尿管有点问题,出现左肾积水,右侧输尿管没有问题。

医生的术前讨论显示,吴女士左侧输尿管狭窄,已经出现肾积水1年了,需要进行左侧输尿管扩张手术。

手术知情同意书上,也写了左侧输尿管手术。还列举了一些手术风险,包括麻醉意外、术中术后大出血等,没有容易把左侧手术做成右侧的风险

但手术记录中,却明明白白写着右侧输尿管扩张手术。

吴女士还记得当时上手术台的情形。进入手术室前,吴女士特地确认了下,医生在自己的左肾做了标记。加上输尿管手术是无创手术,自己身上并没有伤口,所以当时并不知道手术做错了。手术结束后,医生也只是告诉她,手术很成功

不过主治医生的一句话,却引起了吴女士的怀疑。麻醉醒了后,主治邹医生问吴女士:

你做的手术,是左侧还是右侧?

事后想起来,吴女士觉得主治医生此时已经知道手术做错了,但隐瞒了下来。吴女士之后的护理记录,也还是都写着左边。直到两个月后,吴女士才到华山医院复查。做x射线检查时,医生询问吴女士,手术做的左边还是右边,吴女士回复左边,医生告诉吴女士,明明手术做的是右边,支架也安在了右边输尿管上,“他还凶了我一下”,吴女士说。

至此,吴女士才知道自己手术真的做错了。她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完了,又要再做一次全麻了

给5万补偿,但要签协议

吴女士知道做错手术后,主治邹医生带着吴女士到医务处做了一次调解。

吴女士说,自己肾积水本来就很严重,加上手术做错耽误了两个月,只想快点把左肾的问题解决了,然后把右侧装错的支架取掉。

医院当时同意给吴女士免费再做一次左侧输尿管扩张手术,并补偿吴女士5万块钱。吴女士接受了这个方案,没想到签协议时傻眼了。协议书上,医院根本不承认做错了手术。

“医院协议书上写着,医院手术没做错,就是我右侧输尿管有问题,才做的右侧输尿管扩张手术。如果后续出现任何问题,与医院没有关系”,吴女士说。

吴女士觉得,手术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医院不能这么颠倒黑白,于是决定不签协议。最后自己转院到仁济医院,做了剩下的左侧输尿管手术并去掉了右侧的支架。

到仁济医院做手术时,医生告诉吴女士,她的左肾已经出现不可逆的损伤,“左肾现在功能只剩下39,右肾功能应该是60多一点点”。

知道自己肾功能受损后,吴女士更气了。于是决定向卫健委维权,要求卫健委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并处罚华山医院和当事医生。

36张动车票,记录了吴女士维权的全过程。从2021年下半年至今,吴女士在江苏和上海之间,往返了36次。

上海市静安区卫健委分别委托上海市静安区医学会、上海市医学会对吴女士的案例进行了医疗事故鉴定。上海市静安区医学会的鉴定报告显示,华山医院没有按原定方案进行手术,没有告知患者变更手术,医院全责,属于四级医疗事故。

上海市医学会的鉴定结果也显示,医院没有告知患者变更手术,导致患者病情延误2个月,属于造成患者明显人身损害的其他后果的医疗事故,是四级医疗事故。

卫健委也曾经组织了一次调解,但这次调解让吴女士觉得自己跟华山医院没有任何和解可能,因为医院“太傲慢了”,连调解现场都没有去。

“我们从江苏赶到了上海去做调解,医院的人都没有来,他就直接跟人民调解的人说他们不来了,说我们提多少钱,然后调解的人看着办,能答应就答应,不能答应就不能答应,就那种态度很傲。”

吴女士觉得医院作为完全的过错方,答应调解后又反悔,连调解现场都不去,实在欺人太胜。最后拒绝调解,要求卫健委处罚。

卫健委事故处理办公室根据医疗事故鉴定,在跟院方讨论自查后,认定吴女士医疗事故的责任医师为手术第一助手胡云,并对华山医院和胡云进行立案处罚。

不久前,卫健委对华山医院和胡云下达了处罚通知,处罚结果是“警告”。

吴女士觉得这个处罚太过轻微。真正的手术者姜昊文并没有被处罚,一助胡云和二助邹医生都是华山医院泌尿科的网红医生,在抖音各有近20万粉丝。知名医院的知名医生,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仅仅一个警告就可以了吗?自己因为华山医院的手术失误,病情耽误了两个月,这些都怎么算?

于是吴女士申请了行政复议,还申请了检察机关和警察局介入。检察院告知吴女士,华山医院对她造成的医疗事故损害严重程度,还够不上犯罪的标准,所以不能立案。卫健委的行政复议结果在发稿前也下来了,没能实现吴女士的期盼,仍然维持对医院和医生的原处罚。

最重要的是,至今为止,医院和医生都没给吴女士一个道歉,吴女士说。

她在胡云和邹医生的抖音视频下面留言,两人都没有回复她。《医言难尽》拨打了医院的电话,没有接通。

《医言难尽》问吴女士对维权有没有一个时间表,她说,三年吧。

万一三年后结果还是不如你预期呢?

三年都坚持下来了,那就再三年。

你平时关注网红医生吗?

红方完全不关注,担心盛名难副
V S
蓝方能当网红还是有两把刷子
红方
1423 167
蓝方
1590人已参与 2050-01-01截止

如您有医疗类违规线索报料,请发送至邮箱:xszj202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