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除了美元全球收割以外,有个现象以前美国经济学家和媒体的注意——认为我国当前在囤积黄金。

起先是《彭博社》,后来是美国议员各种担忧,最后《福克斯》、《日经新闻》都出来报道,根据世界黄金协会数据:

今年第三季度(7-9月),各国央行的黄金购买量较上年同期增加了两倍多——在本已庞大的库存基础上净增加了近400吨。

这个购买热潮要追溯的话得是半个世纪以前的1967年了,后来美经济学家结算以后,各国央行购买的黄金中,土耳其买了31.2吨,乌兹别克斯坦买了26.1吨,印度买了17.5吨,剩下的300多吨几乎都被中国买走(即75%)。

他们认为我们之所这么做出于三点原因:

其一,美国国债信用丧失;

其二,美国对中国敌视态度明显;

其三,为人民币国际化增加底蕴。

为此,现在老美的另一个担心来了,说按照这个节奏下去,人民币未来就要和美元并驾齐驱了。

最近安联也出了一份研究报告,预见了未来是一个货币体系两极化的世界,即美元和人民币。研究认为,欧洲地缘冲突,美元地位会在结束时大幅衰退,最终形成美元人民币的“双霸权”。

另外,根据安联研究人员说法,人民币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作用在过去十年里翻了一番。这种增长正在迅速加速向多极系统发展。

至于未来美元和人民币怎么共存,他们预计届时“人民币的势力范围会沿着一带一路”拓展,美元则引导西方,呈现“双势力格局”。

话说,这个设想的确很大胆,不过我一直在研究货币这块,始终觉得人民币没必要和美元较真,只要经济往前走,什么样的发展环境什么样的策略,例如当下需要释放经济活力,不需要和其他国家一样加息。

人民币如果有一天被世界广泛认可,成为了国际贸易的首选,很容易但需解决一个问题,钞票要怎么印,毕竟世界需求和中国需求完全不一样。

我们现在的M2是261万亿元,大部分也都在国内流通,数据显示离岸人民币规模(存款及存款证)还不到2万亿元,过个几十年以后也许全球人民币流通量就得500万亿元也极有可能。

最后借着OECD(经合组织)的预测,大胆猜测一下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

今年年中OECD做了个预测,2060年中国GDP将是日本的10倍,相比于2020年增长了164.3%,算下来约为39万亿美元,40年的平均增长率为2.46%。

放在全球,届时我国GDP占世界比重为25%,整个经合组织占比是40%。当下美国GDP占OECD的四成,如果以此算下来2060美国GDP大约为28万亿。

因此,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美国经济在40年中,前十年增长,后三十年平均无增长,二是美国在OECD中份额增加。

按照第二种情况算,美国在OECD中份额得从44%增加到64%,GDP才能和中国同行。

可以这么说,2060年之前,除非美国将盟友(欧盟、日韩、澳、加等)财富收归自己名下,否则将会被中国拉开巨大差距,1.5倍是要有的。

1939年,当时美国GDP是英国的1.5倍,此时美元在全球已经和英镑分庭抗礼,还有一种说法是1925年美元已经开始压英镑一头,当然说美元地位超过英镑,那还远远不够。

可见如果不是二战,美元也不会在战后十年彻底将英镑拉下神坛,因此人民币在2060年取代美元挑战不小,但并驾齐驱问题应该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