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战场上,乌军1架四轴无人机拍摄到非常惨烈的一幕。一名俄罗斯瓦格纳集团指挥官在自己的部队被打光以后,自己右手也负伤躺在寒冷的野地上。在最后时刻,这名俄罗斯指挥官不愿意投降,使用一把AK自杀报国了。

在巴赫穆特战场就是地狱,而持续发动攻击5个月的俄罗斯军队和瓦格纳集团就是真正的地狱尖兵。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就一次又一次地发动进攻。俄罗斯人的攻击精神在巴赫穆特发挥到了极致。

俄军和瓦格纳集团甚至在巴赫穆特发动了一次又一次步兵集群冲锋,导致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在现代战争当中,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步兵集群冲锋攻击坚固的设防阵地的场面了。

乌克兰第92旅士兵在社交媒体上说,在战场上俄军和瓦格纳雇佣军以10人为一个小组持续不断的发动进攻,一天几乎不停的战斗。而俄罗斯人赶来这里的人数也越来越多,现在一切都变得像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重现,整个地球都布满了弹坑。

乌军表示瓦格纳集团士兵非常狂热,他们每天都发动进攻,他们会爬过自己战友的尸体,向前进。他们会在火线上挖掘单兵掩体,死战不退。

在巴赫穆特战场就是一座死亡工厂,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乌军和俄军战死。每天都有一批又一批的士兵永远地倒下,蜷着身体躺在冬季的乌克兰。很快几天以后,它们将与大地融为一体,在第2年夏天在原野上会长出茂盛的向日葵花。

从俄乌战场照片和视频发现,很多战死的士兵都是蜷着身体,就好像他们在未出生的时候在母亲肚子里的形态一样。

在现代战争史上,已经很久没有绞肉机般的战斗了,而且还是持续几个月的高强度攻防战。在巴赫穆特伤亡的乌军和俄军至少有上万人以上。

俄罗斯战地记者弗拉德伦·塔塔尔斯基表示,俄军在顿巴斯战场进展艰苦的主要原因是,俄罗斯炮兵没有为大规模战争做好准备。俄军在叙利亚战场和格鲁吉亚战场得到的战场经验,在乌克兰根本就不适用。

叙利亚战场,俄军可以慢悠悠的一点一点轰炸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那些叙利亚反对派甚至就连苏联的老式火炮都没有几门,更加没有高超的炮兵指挥和战斗技术。而格鲁吉亚战役纵深很小,俄军坦克部队一个冲锋就可以打穿。

但是,在乌克兰战场则完全不一样。在顿巴斯地区,乌军构筑有上百公里纵深的大规模筑垒地域。而且乌军有大量火炮和火箭炮,还有西方自行火炮与海马斯火箭炮,以及大量精确制导弹药。

乌军使用无人机观察俄军目标,无人机再将信息传输给乌军炮兵指挥信息系统,最后由乌军炮兵指挥系统向战场上的各个乌军炮兵小分队分配目标和任务。

而大部分俄军炮兵还在使用指南针和望远镜进行炮火修正,只有很少的民用无人机。因为,缺乏信息化目标分配系统,以及缺乏炮校无人机,俄军炮兵正在浪费“一车车的炮弹,导致现在炮弹供应紧张。”塔塔尔斯基认为,正是俄罗斯炮兵无法发挥出全部威力,才导致俄军前进非常艰难。

而空天军和炮兵无法发挥出全部威力,无法有效摧毁乌军火力,压制乌军自行火炮和火箭炮导致的直接的结果就是,俄罗斯步兵在发动进攻以后将会遭到严重伤亡,而且长时间无法打开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