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木兰

这个世界很不安宁,很不太平,乌克兰战场硝烟四起,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发动空袭。中东大国伊朗刚又出事,一名高级军官遭袭身亡。

本周三,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南部的国际机场附近,革命卫队上校军官达乌德·贾法里上校遭遇路边炸弹袭击,其警卫被当场炸死,贾法里被炸成重伤,不久后因伤势过重而不治身亡。革命卫队警告称,以色列将为其“罪行”“付出代价”。

这又是一起典型的“斩首事件”。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军官体系中,上校军衔并不低,并且贾法里本人的职务至关重要,是革命卫队驻叙利亚的军事顾问。伊朗革命卫队既然明确提出,以色列是此次袭击案的“真凶”,想必掌握证据。光天化日之下,又一名高级军官残忍遇害。想象得到,伊朗多么愤怒,对以色列的报复恐怕不久就会展开。

以色列在叙利亚境内发起袭击行动“呈常态化”,并且多次数针对伊朗军事目标。以色列与伊朗是“死敌”,两国地理上相隔比较远,中间隔有伊拉克、约旦,因此伊朗在叙利亚的任何军事部署,都被以色列视为威胁,就如眼中钉肉中刺一般。此次达乌德·贾法里遇害,伊朗坚称是以色列所为,一点也不奇怪。

在中东地区,伊朗是反犹太复国主义的旗手。提到“斩首”行动,美国与以色列这对盟友都有着相同的意愿,且有两国合作的案例。2020年初,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遭袭身亡,就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提供的情报,然后美军动手。2020年11月下旬,伊朗首席核物理学家法赫里扎德惨遭暗杀,伊朗高层纷纷对美国和以色列发出警告。据悉,在2018年,时任以色列总理的内塔尼亚胡就曾点名法赫里扎德,称“要记住这个名字”。

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的仇恨化解不了。在伊朗眼里,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是极端邪恶的势力,是“邪恶的乌鸦”。以色列占据耶路撒冷之后,伊朗对以色列的仇恨达到顶点;在以色列的眼里,伊朗是唯一能威胁其生死存亡的国家。它拥有完善的军工体系,强大的导弹库,正在秘密研制核武器。这让以色列深为忌惮。

更何况,美国兴风作浪,中东地区永无宁日。华盛顿为维护自身的全球霸权地位,热衷于不停地树敌,伊朗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最大的敌手,而以色列理所当然地成为美国打击伊朗的马前卒。

暗杀这种肮脏行径,从来就令全世界所不齿。不论是美国还是以色列,抑或是其他国家,以为肉体消灭伊朗高官就能削弱伊朗,或令伊朗屈服,真是大错特错;非但不能,反而只会激起伊朗更多的仇恨。

这次伊朗再次遭到“斩首”凌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2019年夏天,伊朗高层人物放狠话称,伊朗有能力“在半小时内将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在苏莱曼尼遇害之后,伊朗革命卫队果断出手,对驻伊拉克的美军基地发起大规模袭击,百余名美军脑震荡。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美国和以色列热衷于搞暗杀,就坐等伊朗的报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