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解,中俄明明距离那么近,建设几条管道输送天然气,不是比用LNG船运液化天然气要好得多?

然而事实证明,中国坚持以液化天然气为主,管道天然气为辅的决策到底有多英明。

为何这么说呢?

北溪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证明了管道天然气在复杂的地缘环境下是多么的脆弱。欧洲人在这方面已经替我们趟过了地雷,我们完全没有必要重蹈覆辙。

即便我们的天然气 使用量在逐渐加大,依旧不会改变当前的这个思路。

那么相较于液化天然气而言,管道气都有哪些特点呢?

一是高度依赖固定且庞大漫长的基础设施(管道,加压站,接收站,分流站)。

二是供需端高度绑定(挖一口井开始供应某地后,这口井就只能供应某地,封井停供或者换方向会导致整个气层受影响,大幅削弱产能)。

三是供应关系僵化(仓储难度大,仓储损耗高,仓储成本高,产多少就得用多少,用不了就得顶着损耗进库存储,库满了就得烧掉,跟电力有点相似)。

这些特性决定了管道天然气除了便宜外,压根就是一无是处。

很多人可能不解,便宜不好吗?这个优点不是更应该突出才对吗?

其实不然。

大国和小国不同,大国对于安全的重视程度要远远大于小国家,尤其是中国这种严重依赖外部能源的国家,更是被美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国家。能源的安全,制约着我们的国运。

从管道天然气来看,漫长的管线,往往至少要数百甚至上千公里。本身基础设施建设就极为庞大,因为沿途需要修建众多的加压站。这些加压站和漫长的管线脆弱到了极点,只需要随便搞个数十斤炸药,就能令管线分分钟陷入到瘫痪的境地。

搞破坏很容易,至少目前来看,任何天然气管线都不可能承受火药的冲击力,更何况,本身管道内还有着易燃的气体。产生殉爆的可能性极大。

炸毁很容易,重新修好却又十分的麻烦。这倒不算什么,只要能修好也可以。但是关键是这一段时间内,你就甭想再使用天然气了。至于造成的损失怎么办?没办法,自己承担。

有人说,中俄之间因为直接毗邻,所以地缘政治状况要简单得多。不会出现俄欧管线的那些情况。

然而真的如此吗?

如果这些管道全在国内这肯定问题不大,毕竟我国的安全环境还是有保障的,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搞到足以破坏加压站或管道的炸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俄罗斯或者蒙古境内就不然了。

想要进行破坏几乎不能更简单。

就是被破坏后修理也是如此,管线在对方境内,我们根本没法派出人员进行检修。所以一切只能依赖对方,而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行事效率远远难以和中国相提并论,等到他们慢悠悠地修好,不知道造成了多么严重的损失。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管道气,本质上就是把千日做贼的主动权交到了敌人手里。

双方关系好还好说,一旦哪天关系恶化,说关就关了,此前的投资就彻底打了水漂。另外,

哪怕是便宜这唯一一个优点,也受制于供需关系僵化,供需端绑定和难以仓储这些经济因素的影响,实际使用下来恐怕便宜不到哪里去,而且历史证明,你通过放弃安全保障节约下来的成本,最终都会因为失去了安全保障而十倍百倍的赔出去,欧洲就表演过一次。

所以我们坚持以液化天然气为主,管道气为辅。

相较而言,液化天然气的运输依赖于LNG船。作为造船业领域的高附加值船只,这种类型的船,一直是中韩争夺的焦点。

技术含量高,价值自然水涨船高,利润率自然就大,但是总体而言,安全性也要更胜一筹。正常情况下,几乎没有国家会对另外一个国家的海运进行彻底禁止。事实上,这个世界上能对中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美国外,还真没有。

即便是美国,在我们拥有了5支航母舰队的时候,也会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另外,中国使用液化天然气相比管道气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

第一、可以通过长期合同降低价格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制造国,中国对于资源尤其是能源的消耗量自然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基本上都会和其他国家签订长期的购买合同。因为中国在世界工厂的位置上坐了好多年,属于有着良好口碑的国家,需求量又大,能源出口国自然也非常乐意和中国签订长期的大单,可以做到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足够的资金。

而中国也同时获得了长期的能源供应保障,降低了成本,从而实现了双赢的结果。毕竟批发和零售的价格肯定是完全不同的。

第二、中国可以自己建造LNG船

世界上有能力生产这种类型船只的国家还真不多,除了韩国外就属中国。服务于国内,自然就不可能将订单交给韩国。所以,这样的话,一来我们可以有效降低成本,二来我们可以盘活国内的造船业,促进船厂的良性健康发展。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造船国,扶植一下我们造船业绝对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最后,把能源进口重心放在海洋上,还有助于居安思危,倒逼国内的海洋安全意识,治一治国内一部分人脑子里那种小农经济式的老想着“关起门来过日子”的想法,让尽可能多的人意识到中国是一个对海权高度依赖的巨型半岛国家,迫使国内一秒钟都不敢放松海军力量的建设,让社会公众把视野更多的投放到海洋上,别整天吃着海洋的饭,脑子还停留在乡土社会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