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战后,日本一共诞生了30多位首相,只有一个人公开承认当年日军的侵略暴行,并为之道歉,他就是鸠山由纪夫。鸠山一直主张中日关系友好并推动日本正视历史问题。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但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日本对华外交的摇摆让人对双边关系的不确定因素感到担忧,而中日两国领导人时隔三年的首次面对面会晤无疑释放了诸多积极的信号。2022年11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晤,继中美领导人在巴厘岛进行了3个多小时会晤后,中日两国间最高层的互动将对全球第二、第三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领导人外交的引领下,地区和平发展的相处之道又是什么?

带着这样的问题,本期《风云对话》我们东渡日本,专访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他就中日、日美关系以及日本防卫政策为我们进行了深度解析。

鸠山:日本应在台湾问题上说服美国 但日政府并非如此

日本前首相 鸠山由纪夫:

我认为,如今中美关系比中日关系更加紧张

在 “修昔底德陷阱” 的说法里,现存大国必然会对崛起的新兴大国抱有恐惧之心,而发动灭国战争,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例子。我认为今天的中美关系正是如此。根据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中美关系恐怕还要僵持很长一段时间,不是短期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那么现阶段美国到底在盘算什么呢?显而易见美国试图在台湾问题上挑衅中国,比如佩洛西议长窜访台湾事件,听说拜登总统曾劝说佩洛西取消访问,但是那之后依旧有多名议员窜访台湾。

日本不仅应阻止美国各式各样的挑衅,而且更应该反过来要努力说服美国,向它阐明挑衅行为毫无益处,这才是日本应该发挥的作用。但是不论是麻生太郎也好,还是刚刚去世的安倍前首相也好,都发表了一些挑衅的言论。这是十分欠妥的。

在台湾问题上,习近平主席已经表示要对台湾实现和平统一,为了能够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日本的作用是去斡旋和敦促美国,但日本政府当今的做法并非如此,我十分忧虑。

鸠山由纪夫,曾于2009年到2010年间担任日本首相,执政期间,鸠山由纪夫推行以亚洲为中心的外交政策,致力于与邻近的东亚国家建立更友好的关系。一直以来,他强调日本应打破束缚,脱离对美国的依赖,并与东盟、欧洲、拉丁美洲等建立平衡的经济关系,重新构筑独立外交。

鸠山:日本短期内难以打破对美从属的体制

凤凰卫视驻日本记者 李淼:

鸠山先生您以前就提出,日本不应该对美国言听计从,应该开展更为独立自主的外交,例如和近邻诸国来往,通过对话来解决分歧,而不是一味追随美国的脚步。近年来日美之间的关系,这种追随美国的外交政策是否发生变化了呢?

日本前首相 鸠山由纪夫:

不但一直没变,反而(日本)近期越来越追随美国了。

美国问日本“我和中国之间的关系恶化了,你们该怎么做”,日本立刻回答“明白了”。日本服从美国,从属于美国的想法越来越严重。这种构造的根源在于战败后美国对日本的持续统治,虽然之后日本取得了独立,但是日美联合委员会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这些组织实际上比日本宪法更有权力。如果日本要建立一个为人民着想的政府,在这种从属关系之下,人民永远无法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幸福。所以,该说的还是要说,这些基地问题,甚至是基地本身如果能在将来消失,那是再好不过了。日本只需要在紧急时刻向美国寻求帮助,那是最理想的。

凤凰卫视驻日本记者 李淼:

迄今为止,敢于对美国说不的日本首相几乎没有。鸠山先生您在基地的事情上对美国持反对意见。也有意见认为,鸠山政权之所以短命的原因就是因为美国不满意你的态度。为什么日本首相不能对美国发表自己的真实看法呢?

日本前首相 鸠山由纪夫:

历史上来看确实如此,敢于对美国说不的日本首相都干不长。我也算是切身体会到了吧。在我之后的日本首相全都转为追随美国的政策。的确,从美方来看,如果有日本首相说了不该说的话,美国不高兴就可以让他下台。但更重要的是,日本的官僚机构很善于揣摩美国的想法。以外务省为主,尤其需要改掉这种看美国脸色的做法。就连这些地方,在某种意义上,我认为,通过任命年轻和有动力的外交官,推动日本自立独立的官员,是可以使日本走上更加自立的道路。

一直主张对美从属政策的那批官员已经慢慢地爬上了高位,这种体制是很难被打破的。即便不是直接影响,但是受到美国意志间接影响的官僚体制只会越来越牢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11月24日20:30

凤凰卫视中文台《风云对话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敢对美国说不的首相都是短命政权

主持人:朱梓橦

记者:李淼

编导:那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