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等收入陷阱”一直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在20世纪后期的工业化浪潮之后,世界上鲜有中等收入的经济体成功跻身为高收入国家。很多国家可能经历过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但是很快又陷入了停滞期。今年以来,受各种因素的影响,中国经济也进入了高增长后的放缓阶段,不少人又提出了这一个疑问,中国会不会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在过去国内的理论界里,大概有三种说法。一种是认为中国正处于“中等收入陷阱”的困境中,很难突破1万美元的魔障。不过这一种假设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排除,因为我国的人均GDP在去年已经达到了12556美元,所以已经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一说法也是无稽之谈。

第二种理论可能更贴合大家的感受,那就是中国正处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中间区域,原因是“低不成高不就”。具体来说就是,同低收入国家相比,我国的中低端产业成本优势在丧失,但是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中高端比较优势仍然不足。

第三种观点则认为,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没有普遍性,跟中国也没什么关系。因为之所以会陷入这个境地,与一个国家的制度、社会发展以及技术水平有关。现在中国的技术创新能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当达到一定阶段之后,应该能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这样的阶段。

就这三种观点而言,最后一种是目前支持率最多的一种。因为看中国是不是真的陷入陷阱,其实最终还是看中国未来靠什么来实现经济增长。现在国家正在向创新性大国迈进,也就是靠科技进步来提高生产率,实现增长,只要迈过这个坎,中国就能摆脱这个陷阱。

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来西方国家一直在竭力阻止中国获得高新技术的原因。因此与其问中国会不会陷入其中,倒不如问中国如何避免更为贴切。正如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在本周三说的那样,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让经济重回轨道,这样才能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至于如何重回轨道,王的建议是明年财政政策保持适度宽松,同时适当提高赤字率。但是要实现这一点,必须要增强市场信心。

“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长率低于实际的潜力,这可能会导致一些中长期的影响,这在本质上是结构性的。例如,微观领域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企业决策的性质变得更加短期,风险投资偏好降低,家庭消费变得更加谨慎。所有这些都需要一些时间来纠正。”

中国的季度GDP增长/来源:SCMP

中国的目标是在2035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即人均GDP至少达到2万美元。要想实现这个目标,那么年GDP增长率应该不低于4.73%。

前两年,中国的人均GDP都已经超过1万美元,这意味着中国正处于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过渡的过程中,这个阶段是极不稳定的,如果经济增长停滞,中国可能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所以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提高生产力,释放市场活力,才能避免陷入经济增长放缓的危险境地。

但是这些都不太可能仅仅通过反周期调整政策来实现,必须通过深化改革来实现。尤其是加强劳动力、土地、资本、技术、数据等领域的市场化改革。比如说,现在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开始流向城市,但是真正能在城市落户的人还是少数,如果能够扩大这群人在城市享受的基本公共服务,那将会释放3亿人的消费潜力。

消费对于中国的经济复苏“特别重要”。在全球经济处于下行的这个阶段,外部需求减少,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我国的出口和制造业投资。2022年前10个月,中国零售额增长0.6%,但上月下降0.5%。因此在出口下降的情况下,如果消费不被激活,就很难维持经济供需两端的平衡。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为3%,低于市场预期。但好消息是,高盛和瑞银投资银行的经济学家预计,2023年中国的GDP 将增长4.5%。摩根士丹利的预测则更为乐观,为5%。对于中国明年经济情况,我们可以抱一个更加乐观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