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史上首次出现的悬峙国会和政治僵局,除了各阵营得票均不过半这一表层因素外,深层原因又是什么?还有哪些趋势值得华人关注?

马来西亚上周六举行新一届大选,但各阵营都没有获得足够票数胜出,连续四天陷入僵局,直到今天下午1点半,在马来西亚国家元首出面协调下,政治僵局总算打破,希望联盟领袖安瓦尔成为政府总理,难产多日的新政府终于初露曙光。

5天前,马来西亚迎来了史上最激烈的国会大选,共有超过900名候选人角逐国会下议院222个议席和3个联邦州116个议席,赢得国会下议院多数议席的政党将上台执政

但计票结果显示,立场偏开明的希望联盟获得82席,成为最大赢家;主打保守主义的国民联盟获得73席,成为第二大阵营;曾经执政马来西亚60年的国民阵线仅仅获得30席。但三个阵营均未获得过半数,必须组建联合政府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专家 胡逸山:

“马来西亚的种族或者宗教议题向来都是它的整个政治论述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很多时候大家在谈到马来西亚政治的时候,可能都会以族群的分野或是宗教的分野来作为一个指标。”

因为族群和宗教等原因,三个阵营迟迟未能达成一致。11月22日中午,获得30席的国民阵线宣布不与任何一个政治联盟结盟,表示愿意当一个有建设性的反对党。

凤凰卫视评论员 杜平:

这已经是一个政治危机,但这个政治危机在选举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算比较正常的,其他的国家也都出现过,但是对未来会是一个影响,未来执政联盟不见得会是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局面。”

由于新政府持续难产,现任看守首相伊斯迈尔表示看守政府会一直留守到新政府上台为止。马来西亚国家元首于今年10月解散国会,寄望通过提前大选组建稳定新政府,不料此次选后,华族、马来族群更趋分裂,年轻选民投票意愿高涨,保守势力明显抬头,新政府持续难产。这个选而未决的结果在选前、选中的一个多月里既有初露端倪的趋势,也有出乎意料的变局。

1

国民阵线候选人、马来西亚马华公会总会长魏家祥,在大选投票前七天来到他的选区——柔佛州的永平拉票。

永平地处柔佛州中北部,人口6.1万,华人占大多数,通行福州话,以种植油棕为生。1969年,马来西亚爆发五一三种族动乱,当地华人损失惨重,因此对很多华商华人而言,政治稳定的要求格外强烈。

马来西亚中国总商会会长 卢国祥:

“我们华人的愿望里,我们期待政治稳定。我们希望打造马来西亚的长期和平,有了稳定的繁荣,就会吸引到更多的外资。”

魏家祥所在的马华公会是国民阵线的成员党。1957年独立以来,国民阵线逐步发展出一套马来西亚特色的族群政治模式。国民阵线内部巫统负责照顾占总人口接近55%的马来人的利益,马华公会负责照顾占总人口约24%的华人要求,国大党则对应7%的印度裔民众。在族群政治模式中,“总理是马来人”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在国民阵线主导下的族群政治里,马华公会并无决策权,只能扮演建言者角色,负责把华人的政治诉求传达给政府决策层。

马来西亚国民阵线、百乐选区华人助理 姚仙凤:

“因为华人大家都懂,真的是朝里有人好办事。”

依靠族群政治,国民阵线连续执政超过60年,期间马来西亚政局稳定、经济腾飞,成为东南亚领先的国家之一。踏入21世纪,马来西亚产业转型艰难、经济失速,华人群体的政治心态也在改变。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95%的华人选票投向了反对阵营希望联盟,促成了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次政党轮替。然而希望联盟仅仅执政22个月便倒台,马来西亚政局出现动荡、党争、逼宫,阵营倒戈戏码轮番上演,首相更接连换了三个。

马来西亚拉曼大学新闻与政治系学者 刘惟诚:

“华人见证了过去那两三年的政治动荡,导致他们不会再做出之前的那种选择。选票多多少少会回流给国阵/工商界,他们会为了要求稳定而把票投给强调稳定的那个政党。”

正是预期会有大量华人选票回流,代表国民阵线出战的魏家祥一度充满信心。

2

再度争取华人选票同样是国民阵线的对手——希望联盟今次选战的重点策略。

民主行动党总秘书陆兆福今年代表希望联盟出战芙蓉选区。14天的选举行程,陆兆福走访马来半岛和沙巴色拉越多个地方,帮希盟阵营其他候选人站台,最后一天才回到他的选区。

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候选人 陆兆福:

“现在马来西亚的整个城市化有很大的改变,包括在我竞选的国会选区芙蓉,以往都是华裔选民占多,但是现在华裔选民已经是跌到30多、8线而已,马来选民已经占了超过一半,在这样的困难选区,如果行动党不去尝试、去攻下,那以后我们的路就很难走。”

从诉诸族群特殊利益,转变为倡导普遍民生要求,希望联盟阵营中的民主行动党调整了议题重点,借此与马华公会相区隔。

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候选人 陆兆福:

“我们要关注的不是种族课题,我们要关注民生课题。每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必须要面对的重要课题,现在最重要是什么?经济、通货膨胀。我们要确保生活能够过得更好。房屋、交通、教育、卫生、健康的领域等等,这些领域全民需要全民政策,并不是说只是针对某个族群。”

华人选民的意向也在悄然改变。今次选举中,华人选民从先前的只投华人候选人转变为只投阵营,不投候选人。这一转变给了希望联盟更多空间。一直标榜自己开明多元的希望联盟领袖、但却是马来人的安华,也获得众多华人追捧。

3

选举前夕,马来西政府宣布11月18日和19日为公众假期,全国主要高速公路免费,方便选民赶回家乡投票。机场、公路出现返乡人潮,交通要道排起长长车龙。

马来西亚选民 潘景胜:

“我会选择投票。这是我们最基本的人民的权利,所以如果我整天在社交媒体讲有的没有的,但是当投票的时候没有做出行动的话,我觉得讲的话都是废话。最基本的权利,应该要去用。”

由于华人选民投票倾向空前一致,绝大部分华人齐齐把选票投给了希望联盟,希盟阵营中的民主行动党一举夺得40国席,其中陆兆福在芙蓉取得了63916张选票,获得胜利。

而原本期望挽回华人民心的国民阵线惨遭抛弃,仅仅获得30席位。其中魏家祥领导的马华阵营仅仅取得两席。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专家 胡逸山:

“就像刚才说的‘朝里有人好办事’的说法,对于很多华人来说意思是我永远要当二等公民,然后有你在朝里为我争取一些好处了,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很多华人就觉得这是不对的,要有一个相对比较平等的多元的社会,所以他们宁可把票投给民主行动党这样一个相对支持所有马来西亚人、一律平等的政党。”

希望联盟红色浪潮席卷多个城市选区,触动了马来族的神经。散落乡区的马来族选民用选票为这一届选举带来另一个意外。

4

本次马来西亚大选适逢雨季,选举工程筹备时间也只有14天,选前各大民调均显示本届选举气氛和投票热情不会太高。为此各阵营都开足马力造势,吸引选民投票。

2018年大选中倡导多元种族平等的希盟获胜,首次上台执政。此次竞选,代表马来族裔选民的国盟领导人慕尤丁便指责希盟执政期间无所作为,甚至警告:希盟胜选后将可能推动基督教化议程,妨碍伊斯兰教信仰。此番言论更引来希盟报警抗议,称国盟涉嫌蓄意操弄种族宗教课题。

马来西亚拉曼大学新闻与政治系学者 刘惟诚:

巫统他们在过去的60年妖魔化行动党,一直在重复跟马来选民讲行动党本身是华人政党,如果它们执政的话,他们一定会把马来人的主权回收,削减巫人的特权,让华人主导经济。”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专家 胡逸山:

“在马来西亚目前有一股非常庞大的暗势力,这些是由马来穆斯林所把持的,他们是竭尽全力把希盟排除在执政的组合之外。”

在2018年希盟赢得竞选上台执政前,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马来西亚的执政党都是国民阵线。在过去多年持续执政期间,国民阵线一直推行补助扶持农村经济的政策,因此,马来西亚广大乡村地区的马来人选票一直被视为国民阵线的铁票。

62岁的国民阵线领导人伊斯迈尔是马来西亚第九任首相,也是此次马来西亚解散国会后的看守首相。伊斯迈尔的选区是百乐县,这是位于马来半岛中部彭亨州的一个农业县,以油棕种植为主要产业,马来和其他土著选民占总人数61%。

国民阵线和伊斯迈尔原本寄望在希盟被马来族裔选民排斥之时,坐收渔翁之利。但没想到,他们在广大的乡村地区遭遇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75岁的慕尤丁,国民阵线前领导人之一,2016年被开除巫统党籍后成立土著团结党。2018年大选中,慕尤丁带着土著团结党加入希盟阵营。希盟胜选后短暂出任政府内政部长,但在22个月后,2020年2月慕尤丁再次带领土著团结党成员倒戈,导致希盟政府倒台。随后,慕尤丁联合其他党派组成国盟上台执政,2020年3月,在一片争议声中成为马来西亚第八任首相。2021年8月,慕尤丁失去国会下议院多数议员支持,宣布辞任首相。今次大选,慕尤丁带领国盟再次出战。

国盟的政治光谱与国民阵线接近,以反对国民阵线领导人贪腐、捍卫马来族裔权益为旗号,此次大选中,国盟在国民阵线的铁票区攻城略地,斩获丰盛。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专家 胡逸山:

“牵涉到巫统高层的一些丑闻出现,或者是不同的高层领袖被定罪等等,所以可能使到这些选民们对巫统产生了比如说反感和不同的意见,所以他们假如不肯把票投巫统,就会投给这些国盟的成员党。”

马来西亚国民联盟主席、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候选人 慕尤丁:

“我们是比较中庸的,但我们更支持发展、亲商,而这些是我认为大多数人民所寻求的。”

5

被广大沉默的马来族裔选民抛弃的除了现任首相、国民阵线的领导人伊斯迈尔,还有两任前首相马哈迪,不过马哈迪败绩更为惨烈。

马来西亚11月正值雨季,滂沱大雨下,97岁的马哈迪来到吉隆坡近郊的马来族裔选区参加造势大会。马哈迪曾在1981到2003年、2018到2020年两次出任马来西亚首相,今次大选他同样举着反贪腐口号,希望凭借个人魅力,从国民阵线手中抢走马来族裔的选票。

尽管参加造势大会的听众不多,但97岁的马哈迪依旧全程站立,近乎脱稿演讲了近45分钟。虽然选前预测乐观,但此次选中老马却爆冷失蹄,马哈迪不但丢失兰卡威选区的国会议席,他领导的祖国斗士党更是全军覆没。选后马哈迪表示愿意接受被民众抛弃的事实。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专家 胡逸山:

“假如他跟现有的相对庞大的政治阵营合作的话,那么就会达到相辅相成的作用。可是马哈迪在这次大选的做法,他选择跟任何一个相对显著的政治阵营都不合作,自己找了几个小党,那么他的真正的政治魅力就难以发挥出来了。”

6

本届大选的另一大看点是新增的580万名首次拥有投票资格的年轻选民都把票投给了谁。根据3年前希盟执政期间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年满18岁就自动成为选民。今次大选,占全马选民总数超过27%的就是这批年轻的首次投票族。

由于首投族选民群体高涨的投票意愿,此次马来西亚总体投票率接近74%,投票人数超过1500万人,远超2018年的1000万张选票。此前舆论预计这些年轻选民会大量投票给代表改革开明倾向的希盟,但投后现实同样让人大跌眼镜。有粗略统计显示,大多数95后及00后马来族裔的青年把票投给了国盟阵营中立场最保守的伊斯兰党,伊斯兰党此次利用各大短视频平台进行宣传攻势,取得了巨大成效。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专家 胡逸山:

“我们可能会有一些偏见,认为年轻人们通常比较热爱自由民主等等,但是看起来初步结果显示出来投票的新选民或年轻人,他们的投票趋向反而可能是比较趋向于保守派,也就是伊斯兰党。”

伊斯兰党是国盟阵营中重要的势力,伊斯兰党强调宗教治国,主张建立伊斯兰国家被视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政党。过去,伊斯兰党在城市化率较低、马来族裔为主的东海岸地区保有巨大影响力。伊斯兰党执政的吉兰丹州禁止建设电影院。而在临近的登嘉楼州,电影院中男女需要分开就坐。

本次选举中,加入到国盟阵营的伊斯兰党全面崛起,以44席一跃成为马来西亚国会最大单一政党。而且伊斯兰党的影响范围早已跳出东海岸,从北部马泰边境的玻璃市到西海岸经济发达的槟城,再到南部毗邻新加坡的柔佛都有伊斯兰党的身影。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专家 胡逸山:

“这股所谓的政治化伊斯兰或是伊斯兰政治的这股势力趁机崛起,结果我们是看到在伊朗就发生伊斯兰宗教革命,阿富汗也同样在90年代一举把政权夺过来,相似的这种情况在马来西亚一不小心的话也极有可能发生的。”

马来族裔的团结、原执政党国民阵线的丑闻,以及年轻选民出乎意料转向保守倾向的投票,这三大因素推动了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成为本次选举的最大黑马,夺下79个席位,并获得色拉越和沙巴政党的支持。

7

独立65年,马来西亚在国民阵线主导的族群政治模式下一度实现高速发展,经济实力位居东盟各国前列。21世纪后,马来西亚经济增长放缓,产业转型缓慢,动摇了族群政治基础。2018年选举,国民阵线首次失去执政联盟地位,被视为马来西亚向跨族群政治迈出的一步。如今,马来西亚政局未定,各大政治阵营间碍于宗教和族群,矛盾重重。马来西亚挥别族群政治之路或会更加困难。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专家 胡逸山:

“一方面当然是这些种族的这些主义,或者是就是说单一族群优先这样的思维会持续在这个国家肆虐下去,只要有许多马来西亚人还是抱着这种思维,那么要把马来西亚演变成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可能还是蛮困难的。”

作为东南亚域内重要国家,马来西亚政府悬而未决对国家的外交政策的影响,同样吸引外界目光。但历史上马来西亚政府崇尚不结盟,所以在对华外交上,无论哪个阵营上台,大概率会遵循前制

制片人:柯仲平

编导:张德明 陈严浩

编辑:丁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