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世界杯将于北京时间2022年11月21日正式开幕,受关注度将持续涨高。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既是全世界球迷的狂欢盛宴,也是博彩业日进斗金的生财之道。足球博彩作为体育博彩的重要内容,其交易规模极其可观,全世界影响力最广泛的世界杯更是足球博彩的重头戏。

我国境内将赌博行为视作洪水猛兽,明令禁止和严厉打击聚众赌博、开设赌场、组织参与国(境)外赌博等涉赌行为。尽管如此,一些难以抵制刺激诱惑的参赌者,不惜冒违法犯罪风险,通过注册国(境)外赌博平台账号,在网上进行入金投注参与赌球活动,更有一些参赌者不满足于博运气,摇身一变成为境外赌博平台的代理,招揽、吸引境内人员参与赌球,坐收渔利。那么,是否参与境外赌博就一定构成赌博犯罪

一、帮他人代购足彩怎么就变成了“开设赌场”?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规定: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行为:(1)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2)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的;(3)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的;(4)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的。

因此,利用互联网开设赌场犯罪,不仅包括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或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的行为,还包括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的行为。

开设赌场罪属于我国《刑法》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扰乱公共秩序罪的相关罪名,其立法本意就是惩罚恶意扰乱公共秩序的群体。而我国现行有效的《彩票管理条例》于2009年4月22日通过,其第三条明确了福利彩票、体育彩票由国务院特许发行,“未经国务院特许,禁止发行其他彩票。禁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发行、销售境外彩票。”因此,以营利为目的,帮助他人在“外围”平台代购足彩,不仅扰乱了彩票市场发展,也有损彩票市场秩序,并且,极易触犯“开设赌场罪”。

二、建立微信群并设定赌球规则、比赛赔率供他人投注是否同样属于“在网上开设赌场”?

该问题在实践中稍有争议,但笔者认为以上行为仍应当构成开设赌场罪,属于“在网上开设赌场”的行为。

从字面上来看,建立微信群招揽、管理赌客,由于涉嫌犯罪的行为媒介为微信群,似乎不属于《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所描述的“网站”,所以行为人不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的行为。 以营利为目的,通过邀请人员加入微信群的方式招揽赌客,根据竞猜游戏网站的开奖结果等方式进行赌博,设定赌博规则,利用微信群进行控制管理,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网络赌博活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

虽然以上“意见”是针对利用网站开设赌场,而本案是利用微信群,不能直接适用,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实施细则》相关规定,利用微信群进行赌博也属于网上开设赌场。

结语

由于在外围“买球”玩法多,赔率比正规彩票店高,并且足球比赛进行过程中也可以投注,因此,一些人乐于寻找“外围”投注渠道进行投注,这也给了部分“代理”进行代为下注的机会。然而,由于“外围”平台不受监管,资金不受法律保护,在“外围”投注存在巨大的风险。可以说,所有的“外围”投注平台都是非法的,平台被予以查处、打击,只是或早或晚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