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尔茨访华之后,随后访问了越南和新加坡,接着再去了印尼参加G20峰会,这一次的亚洲行感受显然与首访亚洲时的日本行大不相同,朔尔茨大为感叹,全球多极化的趋势势不可挡,欧美享受“稳定增长、低通胀和高就业率”的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从追随美国措施,到成为全球化的坚定捍卫者,亚洲之旅给朔尔茨带来了极大的心灵震撼。

时代变了

时代变了

“全球化”不是朔尔茨第一次提起,但朔尔茨大概没想到会这么直观地感受到,西方的守旧会如此地跟不上世界形势变化。

一是东西方的发展现状,且不说中国,曾经的越南和印尼等国家为欧洲和北美市场生产廉价商品,但现在它们经济增长、民众购买力增长,与西方的经济困境态势截然不同。

二是在美国的“带领”下,德国反而面临着去工业化风险。德国作为世界知名的制造大国,在美国的一再怂恿下,断掉了廉价的俄能源,又差点与中国脱钩,美国的贸易保护冲击德国制造,能源和生产成本的增加导致产业迁移,这对于德国的工业中心地位显然是极大风险。

再看欧洲国家现状:国家经济一蹶不振,企业大量流失,失业率走高,民众生活成本上涨,有些人居然还敢鼓吹“进一步脱钩”,堪称令人瞠目结舌了。

两相对比,令朔尔茨警醒,所以德法一致同意,欧洲需强硬回应美国,以捍卫欧洲企业利益,同时德国渴望重新深化与亚太地区的经济联系。朔尔茨表示,德国经济必须“不惧怕与多极世界相关的变化”,而是“对全球经济动荡做出更快的反应,并利用多元化和转型的机会”。

这样的变革需求不仅仅是在德国,再如俄罗斯为了经济去美元化,加大了人民币的使用,俄罗斯知名肥料集团乌拉尔URALCHEM开始使用人民币与巴西结算化肥。此前,印度最大的水泥厂超科集团从俄罗斯购买煤炭时,同样使用了人民币。因为人民币目前流动性最佳,并且避开了美国的美元操控,发展中国家愿意使用人民币支付。

世界变了

世界变了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优势,让西方充满了优越感,他们自认高人一等,他们制定规则,把发展中国家当作资源供应地,认为自己就是全世界。

但西方不是全世界。西方停留在以前,再被美国拖着陷入了俄乌冲突,但东方已不再是原来的东方,中国在崛起,印度在崛起,印尼、越南也在崛起,新加坡早就进入发达行列,今天不是西方一家独大、为所欲为的世界。

美国为了维持自己的霸权,一直拉拢盟友打压围堵竞争对手,宣扬所谓的“脱钩”,遏制世界多极化的发展,但没有全球化产业链的互补,西方国家能达到这样的繁荣?美英等国鼓动“逆全球化”,终于发现不对的朔尔茨顶住压力,往亚洲走一走,反思德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欧元被美元肆意收割,才让国际话语权逐渐式微,朔尔茨明白了,听信美国的“去全球化”才是一条死胡同。(晋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