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的暴露狂来自于某种与血清素相关的基因变异,这种变异也有可能在其家人身上导致激烈的反应性攻击,或相反,他的家人有暴露狂,据此推测他有攻击冲动。

所以为什么心情不好、与他人互动不足并感觉自己被排斥的时候会有更强的攻击性,还有为什么那时会爱听暴力的歌曲,高血清素可能会增强人的攻击行为,当他们遭遇上述情境时。

听低迷的歌会高兴,少多巴胺时就会去寻求更大的刺激。

越是处在低迷的状态,就越是会做出激烈的举动,甚至是违法和暴力犯罪。会选择暴力犯罪去做,是因为这是不用太多脑子的,不用脑子,更直接、更刺激,但是我又不会真的去破坏自己的前途,所以就写了,写在纸上,发在网上,我就会获得兴奋。

在如今这个欲望来也快,满足感去得也快的时空里,我们不能任凭自己决定自己人生的目的仅仅是满足/感动自己。

如今的生活方式已经十分不自然了,欲望日趋膨胀,对于身体来说,如果要满足快乐、愉悦,几乎等同于一定会摧残正常的身体,所以人生的目的绝对不能是自我满足/自我感动,而应该也必须是:

做正确的事,不问满足与否,只去坚持做正确的事。

这里所说的正确就是正确,千万别在前面加上“认为”这两个字,再重复一遍:正确就是正确!正确就是正确!

你可以怀疑,但别怀疑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的正确性,要是没点儿至死不渝的轴性,那还能干成什么。

18岁之前,人的前额叶发育都没有完全,在那之前,你应该广泛地阅读,四处去长见识,别说打工什么的,你要相信在自己这个年纪,未来有很多选择,就抱着这个心态去逛,脏的丑的香的甜的都去看看。

18岁之后,你要坚定自己破釜沉舟的念头,誓不罢休,坚持个十几年、几十年。

人会在某个时候清晰自己的定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知道以后要干什么,这个时候,他没有任何错,即便他的目的是反社会的,是危害人的,也无所谓,只要他能坚持下去,社会会进行自我纠正的——当然,我不是说社会是个个体化的生物。

但是如果没有一定要做成某件事的执着,世界都会是枯燥乏味的,你是愿意做一个没做什么大好事,也没做过什么大坏事的普普通通的人呢,还是要做宁愿牺牲生命也要实现自己内心潜藏的抱负的人呢?

把自己的构想尽全力实施就OK了,管什么利社会、反社会呢!

说句难听的,你以为的甚至是你做出来的利社会行为其实远远不如另一些人的看似反社会的行为更利社会。

另外,为了感谢她在我生命中出现过,我爱她或者是恨她都得是淋漓尽致,爱和恨都要发展到怪诞,都不能是常人能想出的,不是常人能做出的,总的说来,你的价值不在你身上体现,而是在最能从你身上受益的人的行动上体现,你的价值,你说了不算。

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
孙子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