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佐科出身草根,却在9年时间内将身份从商人变为总统,这一路他如何走来?

Part

1

11月21日,印度尼西亚西爪哇省发生5.6级地震,已造成268人死亡、151人失踪、1083人受伤,超过1.3万人房屋损害严重、流离失所。

以亲民作风著称的印尼总统佐科,在震后第二天抵达灾区,对地震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他指示相关部门加紧搜救工作,打通受山体滑坡影响的道路,全力疏散和营救灾民。

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许利平:

“印尼每年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频发,所以在这个国家当总统是非常不容易的,佐科总统上周刚举办完史上最艰难的一次G20峰会,又赶上印尼发生5.6级地震,要马不停蹄赶赴地震现场。既要处理这样的灾害,还要处理各种各样政治、经济上的问题。”

一周之前,11月16日,G20峰会在印尼巴厘岛闭幕,这次是新冠疫情暴发三年来首次在线下举行G20峰会。作为东道主,印尼总统佐科让这个“千岛之国”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这场峰会十分特别,它是俄乌冲突之后的第一场全球性峰会,是疫情后领导人难得亲身出席的大型活动,也是全球经济在衰退威胁下的一场紧急救援。今年的G20峰会,既关键,但又面临艰难的挑战。印尼总统佐科多次感叹,自己主持了“有史以来最难”的G20峰会。

为了促成G20峰会成功举办,印尼总统先后到访乌克兰与俄罗斯,积极斡旋。之后又高调访问中国,成为北京冬奥会后首位访问中国的外国元首。在国际外交场合高调现身,积极参与国际事务,这一切让外界留意到了佐科。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西方就是不和俄罗斯人见面,不同框、不拍照。实际上是要给俄罗斯造成一个很尴尬的局面,不仅是大家不能在一起讨论共同的议题,而且当不同框、没有共识的时候,就会显得西方阵营更团结,显得俄罗斯更受孤立了。”

《G20领导人,来巴厘岛不要只是为了吵架》,G20开幕前,印尼媒体在报道中使用了这样的题目。自俄乌冲突以来,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极度恶化,分歧不断加大。美国总统拜登就曾呼吁将普京排除在今年的G20峰会之外。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当时宣称,假如俄罗斯出席G20峰会,美国将拒绝参加。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随即响应了美国提出的抵制倡议,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当时表态说,让普京坐在桌旁假装一切正常,这不可能是正常的。甚至还有议题说,要把俄罗斯直接踢出G20。作为主办国,如何把两个对立的阵营都请到峰会上,又要保证峰会顺利进行,能否合理处理这些复杂的国际关系,考验着印尼的外交智慧。

Part

2

面对西方不断传来反对的声音,佐科顶住了压力,坚持向俄罗斯发出了G20赴会邀请。随后,佐科听取了美国的意见,也向乌克兰这个G20非成员国发出了邀请,希望能够促使俄乌两国总统同场合交流。为了确保各国领导人出席G20峰会,佐科开始了斡旋之路。

6月28日晚,结束德国G7峰会行程后,佐科风尘仆仆地从波兰赶往乌克兰。6月29日下午3点多,佐科在基辅总统府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会面。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张洁:

“受俄乌冲突影响,全球能源价格暴涨,粮食和化肥价格也在飙升,许多国家都受到了波及,贫穷国家首当其冲,佐科与泽连斯基谈到了保障粮食、化肥出口的问题。俄乌冲突之后,实际上引发了全球性的粮食和能源危机。所以我们看到有报道说,印尼的方便面价格都涨了,因为它直接关系到大麦的出口问题,所以我觉得实际上,印尼总统佐科的访问也是希望俄罗斯和乌克兰能够在粮食出口上达成暂时性的一种协议。”

6月30日,佐科又来到了莫斯科,受到普京的热情欢迎。佐科将泽连斯基的“口信”转达给了普京,佐科也表示,他愿意为俄乌两国领导人之间的对话提供帮助。

作为一个东南亚国家,印尼一般只在地区范围内发挥作用,这次参与到世界最敏感的俄乌问题上,相当罕见。而佐科作为国家领导人在俄乌冲突之后连续到访俄乌两国,更是几乎没有其他国家领导人可以做到的。佐科开创性的访问引来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媒体评价佐科是“勇敢的和平使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张洁:

“他在俄乌冲突仍然进行得比较激烈的时候,先后访问了这两个国家,实际上为后期确保这两个国家能够参加G20会议做好了前期的铺垫。”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G20峰会召开前三天,确认不出席峰会,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代为出席。

在会议上,英国新首相苏纳克对普京及俄罗斯发起的特别军事行动进行了批评。泽连斯基通过视频方式发表了演讲,表示自己刚从赫尔松市回来,并把乌克兰刚刚夺回赫尔松的战斗与诺曼底登陆做对比,称它们都是“一场战争的决定性转折”。无论是苏纳克的批评,还是泽连斯基的视频讲话,拉夫罗夫都在会场。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俄乌冲突改变了我们现在对一般的国际秩序和国际基本准则的认知。在西方人看来,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破坏了国际法、国家主权等一系列联合国章程,俄与西方之间的矛盾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变得公开化,使得他们不顾过去的外交惯例,甚至连基本的外交礼节都不需要了。”

峰会上出现的这些火药味,都令G20主席国印尼以及佐科本人十分为难。峰会氛围紧张,G20“全家福”环节被取消,这是大型外交活动的传统,以向外界展示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佐科原本很想尽力促成这样一张合影。

此外,外界也高度关注G20巴厘岛峰会能否顺利产出一份联合公报,更确切地说,如果有公报,该如何描述俄乌冲突。对此,成员国之间也存在巨大的分歧。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三名知情的外交官员透露,包括佐科在内的印尼高级官员游说西方领导人软化对俄态度,在讨论涉俄问题时展示“灵活性”,不要使用“强硬措辞”,以避免G20峰会结束时无法达成联合声明。佐科表示,如果会议结束时能够达成联合声明,这将是他个人的一次成功。

11月15日晚9点半左右,拉夫罗夫离开印尼。此时,为期两天的峰会才刚刚过半,第二天即将签署G20联合公报。

11月16日,G20领导人签署联合声明。声明中表示,多数成员国认为俄乌冲突对全球经济造成伤害,并强烈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要求俄罗斯无条件撤军。不过,声明也表示,有成员国对“俄乌局势和对俄制裁有其他看法和不同评估”。声明谴责俄罗斯,但也反对制裁,避免了将整个G20塑造成针对俄罗斯的平台。

Part

3

2022年以来,佐科政府进入密集的外交时刻。这样密集的外交活动,在他此前任期中是很罕见的。在印尼国内,佐科长期被批评缺乏外交作为,尤其在国际舞台上不够积极。但是到了第二个任期,佐科政府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上,都显示出了风格的变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许利平:

“他其实是创造了印尼的历史,他跟印尼传统的总统是不一样的,因为传统的总统一般来自于政治世家或者富人家庭,然而佐科不属于这二者,他是一位出生在贫民窟的总统。

1961年6月21日,佐科出生在印尼中爪哇省梭罗市一个贫困的木匠家庭。佐科的童年是在很简陋的小村庄里度过的,居无定所,四处漂迫。他从生活中养成了节俭、上进、务实的品质。

为了改变命运,佐科努力学习,一直成绩优异。1985年,他从印尼卡查玛达大学获得林学院工程专业学位。卡查玛达大学是印尼有名的高等学府,常年位列印尼全国大学排名前三名。

1989年,佐科返回家乡,白手起家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做起了家具木材生意。2002年,佐科与一些同行的朋友成立了印尼家具协会梭罗分会,佐科被选为分会长。当地的政治家留意到了佐科在家具协会展现出来的卓越领导才能。

然而,参加2005年梭罗市长竞选的其他候选人都比佐科出名,有社会活动家,娱乐界知名人士,更有前任市长。在选举活动中,其他人都采用传统的张贴大海报或者拉横幅、打广告的手段,只有佐科使用了别出心裁的宣传手法。他亲自到选民家登门拜访,每天与竞选搭档不辞辛劳地一家一家拜访,和民众聊天,了解他们的想法。

2005年6月27日,佐科以37.64%的得票率险胜。家具商佐科变成了市长佐科,当时他44岁。

2012年,佐科击败强劲对手,高票当选印尼首都雅加达特区的省长,进入印尼政治高层。一如他担任梭罗市长时那样,佐科在雅加达依旧心系底层百姓生计,同时注重城市建设。

作为首都,雅加达存在着许多“老大难”问题,如外来人口多、治安差、贫富差距大、交通拥堵、雨季内涝严重等。佐科采取短期和中长期治理双管齐下的措施,希望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

2014年印尼大选,17至29岁的年轻选民为5300万人,约占当年选民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这些年轻选民喜欢政治新面孔。佐科出身草根,亲民、务实的形象正好迎合了年轻选民的诉求。在民调中,佐科的支持率远超其他候选人,即使在偏远的乡村地区,佐科的支持率也保持在高位,有媒体将这个现象称为“佐科现象”。

2014年7月,佐科以53.15%的得票率赢得总统选举,成为印度尼西亚建国之后,唯一高票当选的平民总统。从一个普通家具商到权势在握的总统,他只用了短短的9年时间。

有报纸评价称,作为印尼第一位没有军事背景、与苏哈托时代没有任何关系的总统,佐科的上台标志着印尼与威权统治的彻底决裂。

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许利平:

“佐科从家具商、市长、省长到总统花了9年的时间,应该说是创造了印尼政治发展的新历史,主要还是靠他自身的努力,务实正好是现在印尼政坛所缺少的。还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梅加瓦蒂应该说是他的伯乐,梅加瓦蒂觉得佐科的价值观符合民主斗争党的基本理念,所以双方一拍即合,才造就了今天的佐科。”

Part

4

印尼被称为“千岛之国”,有17000多个岛屿,其领土只有约30%为陆地,70%都是海洋。印尼的海上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扼守马六甲海峡,每天有约3000艘船只经过马六甲海峡航行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

海洋对于印尼的国土安全和经济发展意义尤为深远,佐科早在竞选总统期间就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2014年5月,他首次提出了将印尼打造为“海洋强国”的战略蓝图。

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许利平:

“从2014年当选总统到今年,应该是8年的时间了,印尼出现了一些崭新的变化。首先,印尼GDP首次突破一万亿美元,一个经济体GDP突破一万亿美元,就进入了全球的大型经济体行列;其次,印尼在国际上的形象越来越正面,这与佐科的活跃外交是有密切关联度的;另外,印尼基础设施情况有了变化,改变了过去整个印尼没有地铁、没有轻轨、没有高铁的状况。”

政绩斐然,加上十分亲民,佐科在网络上获得了颇高人气。在推特、Instagram、脸书上,他都拥有超过千万的粉丝。他时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出访动态,记录自己和民众互动的点滴。生活中的佐科也很酷,他爱骑机车,经常秀出和机车的合影,带领内阁组车队。在印尼亚运会开幕式直播中,佐科还客串了一回机车手。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张洁:

“很多人都说,他虽然说比较温和,接地气,容易得到草根阶级的支持,但他又是一个特别果断的人,所以我们看到他执政以来,在反腐或者打击恐怖主义方面,实际力度是比较强的。”

2019年第二次当选总统之后,佐科正式提出了迁都计划,按照印尼首任总统苏加诺的理想,将首都从雅加达迁出,在数千公里外的加利曼丹岛上建设一个全新的首都——努桑塔拉。

同时,佐科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国际事务中。2021年,印尼试图通过领导“东盟印太展望”,重新定义“印太”和东盟的区域中心地位。这些外交活动体现出,佐科治下的印尼希望成为未来国际规则的制定者之一,而地缘政治的紧张,使得印尼成为各方有所依赖和倚重的地区大国,进而赋予其更多的外交活动空间。

东南亚国家避免在大国角力中选边站,但中立并不意味着做软脚虾、墙头草,反而需要更多的担当。印尼原本被贴上的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隐形体”的标签,而现在,人们已经开始称呼它为“正在崛起的中等强国”。

制片人:曹峰

编导:魏文婷

编辑:王津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