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背景

“北溪”管道爆炸争议不断,疑云重重。10月18日,瑞典方面公布了一份水下爆炸管道的画面。瑞典方除了承认巨大爆炸是蓄意破坏以外,只留下一句话,“内容敏感,无法与欧盟各国分享”。这个表述无异于在波罗的海再投下一枚炸弹,掀开了一场扑朔迷离的罗生门。

到底谁炸了“北溪”?

调查过程

  • 爆炸方式是什么?谁能做到?

10月18日前后

各种对于北溪管道爆炸的讨论

白孟宸:调查结果不会很快确定,调查一定是最后的爆炸和泄漏点来切入,然后根据泄漏点周围的一些管道情况来判断。通过比如管道上、海床上的情况等,来判断爆炸是内部发生,还是外部压力导致管道破裂。

“北溪”管道构造情况:

“北溪1号”和“北溪2号”是两条平行的离岸天然气管道,每条管道均超过1200公里。布设在海下70-90米处,相当于地面30层楼高。为了抵御巨大的海底水压和输送天然气时的高压,“北溪”管道由高抗拉钢制成,抗压强度远超一般的钢材,它的管壁厚度可达41毫米,钢管外还包裹着11厘米厚的型钢混凝土。每一段管道长12.2米,重量为11吨,加上混凝土后,重量可以达到24-25吨,约等于20辆小汽车的重量。“北溪1号”和“北溪2号”就是由十万段这样的管道组成的

按照瑞典南部30个测量站的数据,“北溪”爆炸引发了一个2.3级表层地震,推测至少有2吨TNT当量的爆炸物。

把2吨爆炸物埋到水下70米处引发爆炸,可能吗?

白孟宸:技术含量不高。如果是高性能的军用炸药,很容易达到相当于两吨TNT的效果,而且它的重量远远小于两吨。另外,找到“北溪”管线的难度也不高。管道线路的部署情况被整个巴伦支海周边国家熟知

爆炸前,哪些国家或者组织在“北溪”管道附近出现过?

据CNN报道,欧洲安全官员9月26和9月27日在事发海域周边观察到俄罗斯海军支援舰艇。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今年7月,北约成员国曾在“北溪”管道泄漏现场附近,使用深海设备进行演习。扎哈罗娃还强调,“北溪”管道事件发生在丹麦和瑞典的专属经济区,该地区遍布着大量的北约基础设施,并且完全由美国情报机构控制

10月10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发言人谢尔盖·库普里亚诺夫曾表示,早在2015年11月,俄气在执行对“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的既定目视检查时,就曾在管道附近发现一台北约的“海狐”水下扫雷器。

白孟宸:水下扫雷器实际上是一种水下的爆炸物。俄罗斯提到了北约在这个区域的海上活动,其实是要把最后的指责对象定到美国头上

  • 头号嫌疑人——美国

6月14日,美国海军联盟官方刊物《海权》杂志报道,今年北约在波罗的海举行年度海军演习,而演习的地点恰好就是此次“北溪”管道泄漏的发生地

9月21日,有贴文指出,美国“基萨奇山号”两栖攻击大队也曾出现在博恩霍尔姆岛附近,当时其所在位置距离“北溪”管道的泄漏点大约30至50公里。还有消息指出,美国一架直升机在“北溪”管道爆炸前曾在管道附近盘旋

9月27日,俄罗斯智库Vatfor在国外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帖文称,“9月2日,我们注意到一架呼号为FFAB123的美国直升机进行了有趣的演习”。贴文指出,这架型号为西科斯基MH-60S的飞机在“北溪”管道泄漏当天出现在这一地区上空,并且附上了一张该直升机当天的飞行路线图,说明直升机要么沿着“北溪2号”管道路线飞行,要么在事故发生点之间飞行

我们使用航班跟踪器找到了9月2日FFAB123直升机的飞行路线。这架直升机于中欧夏令时间07:57分起飞,它在博恩霍尔姆岛以东的波罗的海上空飞行了几个环路后,于10:52分降落。它的飞行路线与帖文配图是一致的。

接着,我们将同等比例尺的“北溪”管道地图与飞行路线图叠加在一起,发现FFAB123直升机确实曾在管道泄漏点之间东边的海域上空徘徊。根据测量,FFAB123的飞行路径,距离局部管道泄漏点分别是9或30公里

白孟宸:参与军事演习双方都会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对它进行调查侦察,比如水下的潜艇是常用的手段。但若向海床上投掷弹药、引发爆炸,不光己方留下证据,对手也会知道。所以从管道破坏的角度讲,外部布设爆炸物更容易留下证据。比较高明的是从管道内部产生爆炸,这种方式的追踪难度也更大。

如果真如猜测,是管道内部进行爆炸,是否技术性要求更高?能够做到的国家是谁?是否能进一步缩小嫌疑国范围?

  • 嫌疑人是“管道内鬼”?

内部爆炸如何操作,谁运营谁是凶手?

白孟宸:管道内部爆炸用清管器搭载爆炸物。清管器实际上是一种管道内部清理的设备,这个设备从管道的起点或终点进行布放,从技术难度上来讲是最低的,但这种布放一定会涉及到该管道运营权的问题

“北溪1号”和“北溪2号”运营权情况:

“北溪1号”和“北溪2号”两条管道基本平行,东起俄罗斯,穿越波罗的海直到德国葛莱夫斯瓦尔德,“北溪1号”的最大股东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持有管道项目51%的股份,剩余则由德国、荷兰和法国的四家油气公司合股。“北溪2号”管道虽然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独资拥有的,但俄气只提供项目资金的50%,剩下的资金则由德国、荷兰、奥地利和法国的五家公司承担

显然,运营国家众多,想要把嫌疑人范围缩小很难。那么谁最有动机呢?

  • 获益最多,动机最足,就是凶手?

在没有“北溪”管道前,西欧国家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要通过欧洲大陆其他国家,包括白俄斯、乌克兰、波兰、斯洛伐克、捷克等国。“北溪1号”于2010年启动建设,2011年11月正式投入使用。俄罗斯每年向欧洲输入550亿立方米天然气。

尝到了甜头的欧洲和一直被中转国掣肘想要摆脱陆地管道的俄罗斯,在2012年开始规划“北溪2号”工程,新管道不仅会把对德国的输气量增加一倍,而且能大大节省天然气过境费。

德国是“北溪”管道项目的直接受益国,也是欧洲输气中转枢纽,在欧洲能源中的话语权最大。围绕两条输气管线,几乎整个欧洲都被牵涉其中。

2009年,美国发现页岩气,并且抢占了俄罗斯天然气产量全球第一的位置。近年来,美国向欧洲出口的天然气量不断攀升,但是价格上缺乏竞争力,一是因为页岩气提炼成本高,二是无奈向欧洲出口天然气走的太平洋航线就有约10000公里的长度。于是,在“北溪2号”的建设中,美国没少给德国和俄罗斯找麻烦

白孟宸:如果没有“北溪”管线,天然气则需从欧洲大陆通过,经过土耳其、波兰、乌克兰输送。有了“北溪”之后,则不需要通过这些国家,它们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经济损失。如果俄气不进欧洲,美国的天然气就几乎成为唯一替代品。那么能够作为美气入欧主要中转站的国家,荷兰、比利时,法国,它们的港口会受益。如果南线非洲的天然气进入到欧洲的话,意大利、西班牙会受益。

在这些国家当中谁更可能对“北溪”管线下手破坏?

白孟宸:这么大范围讨论的话,很多国家,都会因为“北溪”的关闭而获得利益,但是“北溪”关闭肯定有几个国家亏得很严重。第一是德国,无论是美气、非洲还是中东的气进入欧洲,离德国都比较远,那么德国的用气成本必然是飙升的,所以我们说从成本的角度去分析动机的话,那么基本上我们说可以确定德国人不至于那么俄罗斯人也犯不上,“北溪”可以给他们带来不小的利益。对“北溪”不满的国家动机看上去更大些。

虽然各方都是说得热闹,但都没有具体动作,直到2022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前夕,“北溪”的命运才真正发生了改变。

而最先向“北溪”下手的竟然是看上去最不可能的德国?!

  • 嫌疑人2号,竟然是德国?

2022年2月22日,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表示,因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立场与行动,德国经济部拟阻止“北溪2号” 天然气管道项目获得认证与投产运营。

9月2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发布消息说,在与德国西门子公司代表共同对“波尔托瓦亚”压气站涡轮机进行检修时,发现多处设备漏油,“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将完全停止输气,直至故障排除。俄罗斯的这一说辞,被普遍认为是报复“北溪2号”管道关闭而对欧盟的威胁。

但是比德国更早以关闭“北溪”管道相威胁的却是美国。2月7日,美国总统拜登曾在与德国联合举办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用关闭“北溪2号”管道来威胁俄罗斯。

白孟宸:看起来德国人是自己扎了自己一刀,但是德国的“北溪2号”其实并没有通气,所以德国人没有损失。“北溪1号”按说它原来的主动权在俄罗斯手里,但俄罗斯讲:我暂停通气,什么时候恢复我说了算。“北溪2号”其实德国的表述也是什么时候让你通气,我说了算。德国等于把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并不是说这个管道就废弃了。而现在“北溪1号”管道爆炸,整个修补和清理的时间以及投入成本都将是巨大的。现在可以视“北溪1号”近乎有进入到废弃的可能性。彻底废弃之后,谁能够从中获得利益,那么它当然是重要的利益攸关方。

  • 嫌疑3号:俄罗斯?俄罗斯有备而来?

自2020年以来,俄罗斯对欧盟的天然气出口一直在下降,下降幅度最大的就是通过“北溪1号”管道进入德国的天然气。今年以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向欧洲供应的天然气比去年减少了43%,但价格平均上涨了三倍

为了弥补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出口的减少,欧盟今年进口了创纪录的液化天然气,特别是从美国的进口。根据路透社援引金融市场数据提供商路孚特的数据,2021年,美国出口至欧洲的液化天然气只有340亿立方米,而在2022年,仅上半年间,美国就向欧洲出口39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同时,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的价格,也比去年同期上涨了76.5%。预计2022年美国天然气的产量还将增加5%左右。不过对于俄罗斯天然气出口下降的原因在调查中我们发现,2021年,是俄罗斯主动开始限制其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

2021年7月和10月,媒体两次集中爆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没有向乌克兰预订通过其管道系统运输天然气。咨询公司Inspired Energy的主管尼克·坎贝尔表示,“到今年夏天为止,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还没有在乌克兰的月度拍卖中购买任何运输量。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这是推动‘北溪2号’完成的战略。”

这也许是俄罗斯用卡欧洲能源脖子,逼“北溪2号”管道通气用的一个以退为进的手段。当然结果是,“北溪2号”目前为止,也没能运营。

现在彻底没有“北溪”,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情况是怎样的?

经过一番搜索,除了“北溪”之外,俄罗斯还有6条通向欧洲各国的天然气管道。其中,两条经过白俄罗斯、波兰,还有两条经过乌克兰,剩下两条经过土耳其。

白孟宸:欧洲一定会努力的防止被俄罗斯“卡脖子”。只不过欧洲现在在短时间内找不到一个廉价可靠的供气方,处于不买俄罗斯的天然气,就有缺口,但是如果只买俄罗斯天然气,我又不放心的状态。很多人在考虑,一是俄气继续的销售,那么陆上的通过方,他们确实会有一定的好处,这里面边包括白俄罗斯,乌克兰,可能还包括波罗的海三国这些国家。还有我们说像土耳其。当然俄罗斯的天然气的相关的份额,一定程度上会被美国人占走,所以在整个过程之中,并不是简单的单纯讨论收益,但是收益一定是一个最大的考虑的点。

从利益最大化出发,美国和乌克兰都是在“北溪”管道被废止之后的利益获得方,而这两者又都在俄乌冲突中,与俄罗斯站在了对立面上。对于这两个国家来说,谁的动机,谁的可能性更大呢?

  • 美国还是乌克兰?谁更像凶手?

9月27日“北溪”管道泄漏事故发生后,瑞典初步调查结果出来前,各方表态就纷纷把责任指向人为因素,且俄罗斯、美国、乌克兰都在被怀疑之列

“北溪”泄漏发生第二天,波兰总理马特乌什·莫拉维茨基就声称,“北溪”管道泄漏事件可能表明俄罗斯准备升级与乌克兰的战争。他说,“这很有可能是俄罗斯发出的信号,这表明俄罗斯人可以使用哪些手段和机制来进一步破坏欧洲的稳定。”

欧洲议员、波兰前外长西科尔斯基9月27日发表多条推文,直接将美国与该事件联系起来。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加拿大外交部长梅兰妮·乔利在9月30日举办了联合新闻发布会。在官方新闻稿中,布林肯说“‘北溪’管道被破坏,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乌克兰就与俄罗斯关系紧张,经过乌克兰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面临巨大政治变数,乌克兰将天然气过境费用提升了50%。现在“北溪”不能用,借道乌克兰的输气管道更显利用价值。

白孟宸:怀疑俄罗斯,更多的还是基于现在欧洲的这个政治和舆论的风向的考虑。那么怀疑美方呢,第一,因为美国的天然气现在挣钱挣得很多,其次美国在历史上曾经多次的,从政治人物口中甚至是主要的政治人物口中,去提出来要对“北溪”进行打击,但是这种打击我们说如果被发现的话,那整个欧洲至少像德国这样的国家,那就是死仇了。而乌克兰,从经济上来看似乎有可能性,但是我们说第一,乌克兰离这个区域很远,而且要在海上做相关行动,那么这个过程中,被发现的概率也很大,那么乌克兰是不是有这个真正意义上的能力?那么在进行类似行动之后,是不是能够不留痕迹让大家抓不到把柄。

编导:杨新烨

编辑:于二丫 张静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