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监测变隔离,前最高法院法官被安装门磁,上演教科书式维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居家监测变隔离,前最高法院法官被安装门磁,上演教科书式维权

规则向来不是真理,规则向来是有必要存在的。

在一个由人组成的社会里,逐渐演变出各种规则形式,从本质上讲为了限制复杂的人性驶向最坏的轨道,它是挡在底线之上的堤坝,不时常用到,但不能没有。

而一旦洪水来临的时候,这道堤坝会被一层一层加高,有时候会挡住天上的太阳,妨碍了周围居住民的正常生活,这时候我们不能说这道堤坝是祸害,只能说驻守堤坝的人太忧心了。

而守望堤坝的人也逐渐被高高的堤坝挡住了视线,他们看不见堤坝后面的洪水是否已经退去,这些功臣逐渐成为了固步自封的反派。

这几天有一个视频很火,里面记录了一位老法务工作者跟社区工作人员的对话,这段堪称教科书式的对话内容给所有人都上了一课。

该男子叫黄应生,曾当过二十年的法官,后来自己创建了法务调解公司,专注为法院提供辅助服务。

他从外地来京,由于来自低风险地区,按照要求只需要执行居家健康监测3天的措施,然而却被加码为7天,他深知防疫安全的重要性,自觉接受了这一要求。

没有想到的是,他又被升级为居家隔离,而且要在门上安装门磁锁。黄先生无法接受这一要求,于是跟工作人员提出了诉求,发生了如下对话。

黄先生表示,居家健康监测跟居家隔离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只需住户自觉遵守居家措施,无特殊情况不出门,有特殊情况可以主动出门,且周期只有三天,而居家隔离是七天,不得自行外出,出门即违法。

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只是负责执行上级领导的指示,没有权力干预决策。

黄先生表示,特别能够体谅一线工作人员的不容易,不会为难他,自己只是提出正当诉求,要求工作人员把这些诉求转述给上级领导,并提供所有的书面文件,自己会通过正当途径进行法律申诉,在申诉结果未出来之前,门磁不可以启用。

工作人员耐心听完黄先生的诉求,答应黄先生暂时不启动门磁,并将他的诉求完整转达给相关人员。

最终的结果是:黄先生维权成功,后续已被解除居家隔离,并取走了已安装好的门磁。

黄先生感悟道,面对不合理待遇,需要勇敢站出来,而不是唯唯诺诺、胆小如鼠,动辄辱骂、指责更是不对的,权利是自己争取来的,而不是靠别人的施舍。

黄先生还表示,通过他的亲身实践证明,维权并不难,难的是大多数人不会理性地沟通、友好地协商。

最后这段话说到了点子上,最难的是保持理性,一是权利受众的理性,二是权利方的理性,双方都缺乏这种珍贵的品质。

黄先生干了二十年的法官工作,做了一辈子的法律工作,肚子里的法务知识是普通老百姓没办法比拟的,这是他能够跟工作人员理性沟通的前提。

大多数案例中,普通老百姓没有这么多的法律知识,也没有如此娴熟的沟通技巧,说出来的话通常比较朴实,而朴实通常意味着不够有说服力,有时候还会被打上“无理取闹”的烙印。

一线工作人员也大多是普通老百姓,他们也不懂太多专业知识,他们只是最朴素的执行者,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黄先生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工作人员的脑袋几乎全程都是懵的,他被黄先生的身份惊吓到了,如果黄先生换成一个普通人,工作人员还会如此有耐心吗?即便这位工作人员有充足的耐心,能够保证所有工作人员都有这种品质吗?

综上所述,黄先生只是一个个例,他的身份和知识是他维权成功的前提,普通人未必有这个能力和运气。不过黄先生提出了一个普遍性的道理,不争肯定不会成功,争了才有可能成功。

永远不要过于悲观,前半年也曾有过一段“教科书式对话”,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多关注。

入户消杀横行的时候,一位居民跟工作人员产生了分歧,这位居民据理力争,有理有据地跟工作人员讲道理,最终身负使命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放弃使命,这就是规则屈服于道理的真实案例。

一套规则,它绝不是万古不变的,它由人民而始,也将由人民终结,所有人同时既是制定者也是修缮者,这部鸿篇巨著上面写满了每一个亲历者的名字。

延伸阅读

居家监测变隔离?前最高法院法官被安装门磁,上演教科书式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