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金发男的交代,他也是被人忽悠才沾染上这种药的。

卖药给他的那个人,骗他说,这药是市场上绝无仅有的新货,将来一定可以大卖。所以人傻钱多的金发男,就傻哼哼地用比市场价高一大截的价格,把对方手里的药全买了回来。

就在他准备出手大赚一把时,没曾想,就这么被文涛他们给盯上了。

“那人是谁?现在在哪里?”

文涛一听,立马追问道。

“不知道,每次见面都是那人主动找我,地点也只要他选的。而且,每次他都是全身武装,我根本就没见过他的长相。”

金发男已经被吓得没了脾气,连忙一五一十把自己知道地全交代了。

文涛蹙眉沉思着。

买卖这种违禁药品,一旦被抓获,重的估计连命都搭进去了,所以卖家一般都会异常小心。

这些人用来联系买家的手机号,基本全是查不到人名的太空号。而选的见面地点,也绝对都是监控全无的阴暗角落。

即便如此,心有不甘的文涛,还是逐一盘问了一遍。

可惜,结果还是和他所料的一样,号码、地点、人,全查不到线索。

文涛气得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娘的。

金发男什么都不懂,就敢涉足违禁药品,活该被人宰!

也难怪文涛会这么愤怒,这样的结果,其实也意味着,他们好不容易追查到的线索,又要断了。

文涛不甘心地拿起桌上的粉色药丸,仔细地端详了起来。没曾想,还真被他发现了什么。

他的视线就像是被粘在了那药丸的内包装盒上面,怎么都挪不开。

只见,包装盒上大大小小的英文字母中,挨得比较近的“LYY”三个字母,全都有两个弯弯的月牙状的扣印,那两道扣印交叉成一个“叉”。

这是巧合吗?

文涛的心里微微一颤,连忙伸手去抓其他药品的包装盒,并一一拆了出来。

一连拆了数十个后,结果毫无意外,每个连得比较近的“LYY”三个字母,全都有印迹。那些印迹很浅,若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

这下,文涛完全无法淡定,他的身子开始微微发颤,脑海里逐渐浮现出幼时和方糖一起挠蚊子包的画面。

没错,就是挠蚊子包。

方糖是O型血,又喜欢吃甜食,所以无论到哪里,蚊子都会第一个盯上她。

有回,俩人悄悄跑去附近的公园里玩,结果,文涛没什么事,可方糖却被咬了满身的包。她痒得受不了,一连抓破了手臂上好几个包,都开始往外渗血了。

文涛至今还记得,她那双原本藕节般的小手,布满血丝的触目惊心样。因为他们一起瞒着两家的大人,偷偷出的门,所以根本不敢和大人说。

那会儿,文涛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他虽替方糖着急,却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最后寻思了好半天,才想出用指甲轻轻地在蚊子包上扣的主意。

当时也不知道是真的对止痒有效,还是因为注意力被转移,总之方糖没再把自己挠出血花了,最后,她甚至开始研究如何在蚊子包扣出好看的纹路。

那个“叉”符号,就是当时他们最喜欢,也扣得最多的符号,因为那代表着消灭的意思。

所以,文涛几乎可以肯定,那是方糖在给自己发的暗号。

只是那“LYY”是什么意思呢?

LYY?

疗养院?

难道是疗养院的首字母?

莫非,方糖是想和自己说,她在疗养院里?

想起上次他去戒/毒/所看自己母亲时,她的表现,文涛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方糖想和自己透露的信息。

可是疗养院他先后去查过好几次,后来也一直派人在盯着,结果一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更没有发现方糖的踪迹。

怎么办?

方糖失踪已经将近一周,她的情况是好是坏,他一点都不知道,

他该怎么做,才能找到方糖呢?

如果,他也和自己的母亲一样,对那座疗养院异常熟悉的话,也许……

等等。

自己的母亲之所以会熟悉疗养院,不就是因为她在里面待的时间足够长吗?

要是,他也能在里面待上足够的时间,是否就能找方糖呢?

忽然间,文涛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疯狂的主意。

等金发男被带走后,文涛把小钟叫到自己的面前,一脸严肃地问,“小钟,现在我这里有个非常艰难的任务,你愿意接吗?”

小钟几乎想都没想,就爽快地拍着自己健硕的胸膛道,“愿意,队长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文涛一听,顿时就愣住了。

这话怎么听起来感觉有些怪怪的。

不过,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文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将自己的计划仔细地和小钟说了。

小钟听完,连连信誓旦旦地说,“队长,这事就包在我身上!”

数天后的大清早,一个皮肤黝黑,右下巴长了一颗痣,额头还有道醒目疤痕的男子出现在了疗养院的办公室里。

“你之前干过保安?”

人事负责人歪着头,有些不相信地打量着男子。

负责人那表情仿佛在说,“你这样的,不带头打架斗殴就不错了,能干得了安保吗?”

男子似乎看出了负责人的意思,赶忙指着自己额头的疤痕,骄傲地解释道,“当然,我这道疤,就是在上一任的安保工作上留下的,当时我一人护手制服一个暴徒,还救下好几个人呢。”

负责人摆了摆手,将说得唾沫横飞的男子制止了,“空口无凭,你说了我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样,你耍两下给我看看。”

闻言,男子连忙拉开了架子,手脚并舞地打起了一套拳法。他那拳脚打得铿锵有力,动作行云流水,把负责人都看傻了。

负责人拍了拍手,高兴地道,“还真有两下子,你叫小中对吧?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你被录用了,随时可以来上班。”

闻言,男子高兴得像个得了糖的大男孩,激动地叫道,“真的?我,我现在就开始上班,可以吗?”

“现在?你不用回去准备准备?”负责人再次傻眼了。

“不用,听说这边是包吃的,我已经有好几顿没吃饭了。”男子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行吧,你来这边填下表格。”

负责人估计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苦笑着拿出一份资料给男子填写。

男子接过来后,嘴角闪过一丝旁人很难觉察的笑意。

这男子其实就是变了妆的小钟,他刚刚打的就是军体拳。

文涛想出的主意,就是让小钟偷偷潜入疗养院的内部,悄悄摸索任何可能藏匿人的地方。

毕竟,仅仅是凭着包装盒上的几个扣痕,文涛根本没有权利带队去搜查的。再者,若他真是这样做了,结果可能是人没找到,还会打草惊蛇。

小钟负责的是疗养院里,病人活动的公共场所的安全。

这会儿,正值病人放风的时间,一身安保服装的小钟,站在一大片空旷的草地边缘,目光却一直游离在周围一些偏僻的建筑物上。

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一栋只有两层楼高的建筑物吸引住了。

在那建筑物前,正停着一辆大货车。

货车的车厢门是开着的,边上还有两个工人,正在一箱一箱往建筑物里搬运着什么东西。

不过,因为距离太远,小钟只能看见那是类似于装面包的塑料篮子,里面装的是什么物品他完全看不到。

小钟警惕地扫了眼周围,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后,便佯装巡逻似的,悄悄靠近那辆货车。

“前面那保安,你是新来的吗?”

毫无征兆,一道清脆的女声,从小钟的背后传来。

小钟一听,脚步顿时一滞。

因为那声音,听着非常熟悉,估计声音的主人正是自己最不想遇到的人。

不管了,先装作是没听到,或许人家叫的不是自己也说不定。

这样想着,小钟又往前走了两步。

“问你呢?没听到吗?”

可,那道声音就跟长了脚似的,再次从他背后传来,而且还有靠近自己的趋势。

这下,小钟没法再装傻了。

他停住了脚步,努力放松自己情绪和表情,然后装着迟疑着回过头来。

这一回头,小钟果然看到一张妖艳的网红脸,正是袁娴。

“你,你叫我?”

他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茫然地问道。

“要不然呢?都叫了你几遍了。”袁娴有些不满地说道,“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几点?”小钟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十一点还不到。”

“知道你还不去好好巡逻,这个点厨房菜都没洗好,你跑这来干什么?”袁娴突然提高了声调,怒喝道。

厨房

原来那里是厨房。

仔细想想,那一款款物品,看上去,还真像是蔬菜之类的食材。

小钟在心里暗笑了一声,随后伸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憨笑道,“我今天早上没吃饭,现在实在饿得不行,所以就想看看厨房还有什么剩下什么吃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笑看上去没有什么杀伤力,袁娴的语气也柔和了一些,“你是新来的吧,厨房每顿饭菜都是新鲜的,就算有剩,也一早就倒掉了。下回,早点起床,早饭吃饱点,就不会饿肚子了。”

“嗯嗯,好的,明天一定早早起床,谢谢姐姐提醒。”

小钟连连点头说道。

“谁是你姐姐,叫美女,懂吗?不过,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我怎么觉得你有些眼熟呢?”

袁娴用右手托腮,围着小钟转了起来,仔细打量着。

“姐姐,不,美女姐姐长着这么好看,我倒是想见来着,可惜一直没眼福。”

小钟低着头,一双羞涩的大眼,时不时飘向袁娴。一米八多的大高个儿,愣是扮出小男孩犯错后的手足无措感。

然而,袁娴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她弯着腰,翘着臀,抬头对上他那张几乎要贴到胸口的脸,两只眼睛瞪得老大,黑长的假睫毛扑闪着,一张一开间,除了透露着浓浓的警惕赶还有淡淡的媚意。

别看小钟长得人高马大的,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少男。

他哪经得起袁娴这样的“挑衅”,一时间,他那张古铜色的脸居然还浮现出两坨淡淡的红晕,看上去无比滑稽。

袁娴终于忍不住,噗呲一下笑出了声音,“你这小保安,还真是有意思。行了,你赶紧抓紧时间巡逻去,不然,出了什么事,可是会挨罚的哦。”

说罢,她便扭着纤细的腰肢,转头离开了。

见状,小钟终于松了一口气。

其实,一开始,队长是想着自己偷偷潜进疗养院的。

可自己身为队长,肩上的责任根本不允许他说消失就消失。另外,他和袁娴打过好几次交道,所以,这任务,是文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可小钟就不一样了,他长着一张平凡无奇的大众脸,根本没和袁娴直接打过照面,就算是审问袁娴那次,口才不佳的他,也是坐在角落里负责低头记录资料的那个。

小钟后怕地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黑痣和刀疤,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道,“还是队长考虑得周到,否则,自己恐怕就要被袁娴给认出来了吧。”

被袁娴这么一打岔,小钟已经不好再继续探查下去。

于是,他转过身子,准备往空地上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被袁娴称为厨房的那栋建筑物边巷子里,突然传来一道凄凉的喊叫声。

平时训练有素的小钟,立马转身往回看。

只见一个穿着病服的男子,发疯了般往外冲。在他的身后,正跟着一高一矮两名护士

小钟的脑海里急速地转动起来,迟疑了一会儿,他还是径直朝那个正在发狂的男子飞奔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