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沙行

编辑 | 韩忠强

从百度身上,可以看到几分亚马逊的影子了。

1997年,主营卖书的电商企业亚马逊在纳斯达克上市,IPO估值4.38亿美元。如果在当时买入亚马逊股票并长期持有,便有机会拿到上千倍的回报。

促成亚马逊价值飙升的关键,可归结于创始人贝佐斯的经营理念。在上市当年的致股东信中,贝佐斯强调了一个核心点:“长期”。所有的客户增长、销售增长、品牌发展,全都围绕于此。

在这一基础上,亚马逊通过投资看似偏离主航道的卖家平台服务、云服务等,构建了多种业务彼此实现正向反馈的良性循环,进而创造出经典的“亚马逊飞轮”。

对刚刚发布第三季度业绩的百度来说,如今其发展的主要看点正越来越多偏向于智能云和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尤其是后者,随着汽车智能化的浪潮与自动驾驶出行服务的兴起,百度也构建出越转越快的正向成长飞轮

在研发上的长期大笔投入,不仅使它在技术上占据了领先位置,同时在商业化方面获取越来越大的优势。而凭借自动驾驶,百度开启了一个更具前景的新阶段。

向车企输送智能

运载汽车和建筑设备的专用船只,其租船费用在最近大幅上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驱动力来自中国电动车出口的强劲表现。

英国研究企业克拉克森研究公司的数据显示,10月,6500辆汽车负载的一年期合同的租费达到了每天10万美元,相当于2020年中期1万美元水平的10倍。与之对应的是,剔除低速电动车销量后,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达31万辆,同比增长3倍。

燃油车时代,中国成为汽车制造大国。新能源车时代,中国有机会成为汽车制造强国。而说到新能源车,一个主要优势就是智能化。

相关报告指出,智能化已经是年轻人购车的主要衡量指标。业内人士表示,没有智能化的汽车,以后就不好卖了。

对百度来说,帮车企把车变智能,成为商业化方面的一条重要路径。

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百度实现营收325.4亿元,同比增长2%;归属百度的净利润(non-GAAP)达到58.9亿元,同比增长16%,超出市场预期。另据百度方面透露,其Apollo汽车智能化解决方案(主要指ASD)的近期累计定点及签约金额预计达到114亿元,市场需求日益增加。

所谓ASD,包含智驾、智舱、智图三方面。

智驾是百度L4级自动驾驶能力的降维应用,具备量产能力。具体又可分为两块,一个是城市领航辅助驾驶ANP,一个是自主代客泊车AVP。前者可以让汽车自行识别红绿灯,进行变道、右转、左转、切换主辅路等操作,后者则可以让汽车自己寻找车位、规划路线、自行停车,以及自动从车位泊出,行驶到车主面前。

总的来说,这两款产品可以大大提升驾驶的便利性和舒适感。如今,AVP已搭载于威马W6、广汽埃安全系、长城哈弗神兽等车型,ANP2在威马W6车型量产。

智能舱同样带来了驾车体验的飞跃式提升。这是一个基于AI技术可持续进化的智能空间,车企可以根据自身需求来选择产品模块进行自由组合,还可以进行深度定制,由此更大程度上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智图的进展,是此次财报的一个重点。据官方消息,百度与中国最大的汽车科技公司之一扩大合作关系,应用ANP+AVP+高精地图。

天风证券指出,随着L2+级别以上的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与普及,高精度地图会成为高等级自动驾驶的“标配”,为车辆提供环境感知辅助、超视距路况信息等。而高精度地图的单车价值与商业模式将完全与传统车机导航地图区分开来。

虽然百度Apollo智图尚处于起步阶段,但未来渗透率和商业化空间,将随高等级自动驾驶技术的成熟和普及持续增长。

凡此种种,综合来看,一个正向飞轮的雏形便诞生了。

长期投入的自动驾驶技术能力为百度吸引到更多汽车制造商合作。随着更多车辆搭载百度汽车智能化产品,百度ASD的能力得到持续进化。再进一步,百度在汽车智能化浪潮中的品牌影响力越来越大,商业化潜能随之不断提升。

守候无人出租车黎明

除了为车企提供助力带来的发展机遇,在自动驾驶出行服务上的深耕细作,为百度打开另一片广阔天地。

有意思的是,自动驾驶行业正面临动荡,百度的相对优势反而更加鲜明。

10月26日,英特尔旗下的自动驾驶技术子公司Mobileye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收涨38%,市值达到230亿美元。

Mobileye创下了今年美国大型公司上市首日最大涨幅,虽然如此,相对于早先500亿美元的估值,资本市场给Mobileye的定价已经缩水50%以上。

这让一些人感叹自动驾驶寒潮来临。而就在Mobileye上市之际,背靠汽车大厂福特和大众的创业公司Argo AI宣布倒闭。

Argo AI成立于2016年,致力于研发自动驾驶系统并最终实现商业化。成立一年后,Argo AI被福特汽车以1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2019年,又拿到大众汽车26亿美元的注资。此时伴随Argo AI的倒闭,这些大手笔投资打了水漂。

有评论称,自动驾驶行业遭遇了至暗时刻。

果然是这样吗?

实际上,作为走在科技前沿的赛道,自动驾驶必然要经历一场长跑。动荡是难免的。

Mobileye估值缩水,虽然一定程度上的确反映了自动驾驶行业发展的坎坷,但由于美联储加息及全球经济衰退,科技成长股整体都遭遇了杀估值的风暴。自动驾驶行业只是其中一隅,而非全部。

Argo AI倒闭更能说明自动驾驶创业的艰难,但主要症结所在,是持续烧钱而未能尽早实现可靠的商业化变现。

对国内企业来说,这些例子都值得警醒。不过就百度而言,一方面,深厚的家底让它有底气持续进行“压强式”研发。另一方面,其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已经靠近商业化的黎明边缘。

7月20日,北京正式开放国内首个无人化出行服务商业化试点,百度旗下萝卜快跑首批25辆北汽极狐无人化车辆正式获准开展常态化付费出行服务。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看,这标志着国内无人化出行服务从载人示范迈入商业化试点的新阶段。对百度而言,则意味着投入多年的无人出租车,距离盈利更进一步。

一天后,2022百度世界大会如期召开。会上,百度第六代量产无人车Apollo RT6亮相。

基于自动驾驶技术的突破和中国汽车产业链的成熟,Apollo RT6不但具备了应付城市复杂道路情况的无人驾驶能力,单车成本还大幅降低至25万元。

阻碍自动驾驶无人车普及的最大障碍之一,就是成本。Apollo RT6的诞生,让百度有了大规模部署相关服务的可能。

按照5年运营周期计算,不算车辆费用,一线城市的网约车司机月成本大概是8000元。Apollo RT6没有司机,分摊到每月的成本只有4100元左右。

也就是说,消费者的用车成本会大幅下降。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判断,未来打无人车要比现在打车便宜一半。

此前,萝卜快跑已在国内10多个城市开展自动驾驶商业化出行服务,其中重庆、武汉已实现车内无安全员的自动驾驶商业化出行服务。百度由此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

而最新财报显示,萝卜快跑在第三季度的订单量达到47.4万单,同比增加311%,环比增加65%;截至第三季度末的总订单量达到140万单。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萝卜快跑平均每天每车完成15次以上乘车服务。

根据百度方面的规划,到2025年,萝卜快跑的业务将扩展到65个城市,到2030年扩展到100个城市。

这让百度完成了一个新的飞轮。

随着萝卜快跑运营规模的扩大,得到实测数据越来越多,其自动驾驶能力便能领先竞争者快速迭代。在相关能力提升后,其运营效率、财务模型乃至于安全系数都将得到优化,进一步提升综合竞争力。而当萝卜快跑不断证明自己的安全可靠之后,为相关政策开放提供支持,有望加速其规模发展。

这意味着,尽管一些自动驾驶创业企业遭遇寒潮,但大浪淘沙之中,百度在自动驾驶赛道的相对优势反而会越来越突出。

大趋势中的新百度

无论个人还是企业,命运起伏于时代的大浪潮中。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的长期发力,顺应了科技与社会发展变革的大趋势。它当然仍是用户基础最为庞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但未来能走多远的关键,在于其高科技公司的这一重身份。

百度的质地,变得越来越硬核。

在“必须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等政策的引导下,自动驾驶正是未来国际竞争的最重要赛道之一。

美国未来能源安全预计,到2050年,自动驾驶将为美国创造大约3.2万亿到6.3万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其中,社会福利和消费者福利预计接近8000亿美元。

在国内,相关政策的目标是,“2025 年高度自动驾驶汽车实现限定区域和特定场景商业化应用”,“2035年高度自动驾驶汽车实现规模化应用”。

企业对自动驾驶的投入,不仅符合国家交通领域的整体发展规划与战略,并且有望同时带动芯片、传感器、整车制造、AI算法、车路协同等一系列配套产业,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甚至助力双碳目标的实现。

对百度来说,其自动驾驶正向飞轮的形成,可以说是与时代浪潮的一次共振。只要相关业务的商业化顺利推进,一个更加强大的百度必然从中诞生。

就具体的商业化路径而言,除了“车”方面的ASD汽车智能化,与“行”方面的萝卜快跑,实际百度还在“路”方面布局了ACE智能交通。截至2022年第三季度末,按合同金额逾千万元计算,已经有63座城市落地实践了百度ACE智能交通,覆盖范围较一年前的24座城市大幅提升。这也将是百度未来盈利的一大来源。

总体来看,百度自2013年便在自动驾驶领域投入重注,不断攻坚,以便打造可以规模商业化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而在这一过程中,又将积淀的前沿技术降维应用于各类场景,来实现商业化造血,并反哺于自动驾驶的推进。

如此,百度既实现了技术壁垒的构建,也通过自我造血拉开了与业内同行间的距离。一个发展的新飞轮越转越快。

百度的未来,一定程度上与自动驾驶产业绑定起来。

这给它带来挑战,也给它带来回报。正如《飞轮效应》一书的作者,管理学家吉姆·柯林斯所言,如果你的飞轮没问题,只要持续地进行迭代和延展,它就能引领并驱动企业十年甚至更久的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