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喹 (CQ) 长期以来用于治疗疟疾,近些年CQ也逐渐被应用于部分病毒感染性疾病。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CQ参与细胞衰老的调节,CQ处理导致衰老相关β-半乳糖苷酶 (SA-β-gal) 阳性细胞的比例降低,这是一种众所周知的衰老标记物。然而CQ是否能减轻全身衰老并延长自然衰老个体的寿命尚不清楚。

近期,来自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在Protein & Cell 杂志发表题为”Low-dose chloroquine treatment extends the lifespan of aged rats“的文章,该文章发现低剂量CQ对正常衰老大鼠具有保护作用,且延长了老年大鼠的寿命以及抑制全身炎症及多种组织类型的纤维化。

为了评估CQ对衰老的影响,研究人员用药物处理了人类间充质干细胞 (hMSC)。并在Werner综合征特异性间充质干细胞中测试了浓度范围从0.2 μmol/L到100 μmol/L的CQ,发现CQ在较低浓度(0.2-5 μmol/L)下促进细胞自我更新,但在较高浓度(20 μmol/L 或更高)下抑制细胞增殖。用1μmol/L CQ处理可降低 WS hMSC中SA-β-gal 阳性细胞的百分比并增加Ki67阳性细胞的数量。此外,低剂量 CQ处理降低了WS hMSC的IL-6 分泌。总的来说,实验表明低剂量CQ可减轻过早老化的干细胞的衰老表现。

为了评估CQ对不同组织的影响,研究人员检查了CQ对肾脏、肝脏、心脏、小肠和肺的影响,这些都是导致全身衰老的关键器官。

使用组织学检查、纤维化评估、聚集体染色和 SA-β-gal 染色检查了组织中与衰老相关的参数,发现CQ治疗减轻了多种老化组织的纤维化,例如肾脏、肝脏和肺。此外,CQ处理后,肝脏中CD68 阳性巨噬细胞和聚集体阳性细胞的数量以及血液中丙氨酸转氨酶(ALT)和总胆红素(TBiL)水平均显著降低,表明CQ具有保肝作用。总的来说,这些数据表明低剂量CQ治疗以组织特异性方式减轻衰老表现,且未检测到心脏副作用。

总之,该实验证明了低剂量CQ对过早衰老的人类干细胞和正常衰老的老年大鼠具有保护作用,实验数据为研究CQ对多种衰老组织的影响提供了宝贵的资源,这可能有助于开发减轻老年人年龄相关疾病的临床产品。

注:仅供科研解读,不构成服用建议

参考文献: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3238-021-009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