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人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中,有这样一则神奇且令人深思的故事。

唐德宗贞元年间,有个叫赵业的官员,被选授为巴州清化县令。虽然是当官了,但这个赵业在官场上混得并不得意。原因很简单,因为赵业在官场上被鄙视了。那么为什么会被鄙视呢?这个要与唐朝的科举选士制度有关了。

这里简单说一下,唐朝科举制度有两条路,一个是明经科,一个是进士科。朋友们也没必要究根问底,啥是明经啥是进士,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阅。这里要说的是明经科相对来说比进士科简单得多,走明经取士这条路要容易一些,但日后在官场上的成就不会很大。因为官场上的大多职位都是要给含金量更高的进士科的。

因为赵业走的是明经科的路子,所以在官场上自然会被同僚之中的进士科鄙视。按理说,赵业混了个县令已经很不错了。再说,明经科出来的也不是没有大佬级的人物,比如大家熟悉的大名鼎鼎的狄仁杰狄阁老,就是明经科出来的。日后混成狄阁老这样的大佬,试问进士科的还有谁敢鄙视?

只是赵业没有狄仁杰那样的气魄,在官场上受了些鄙视,就整天唉声叹气,心里很是不爽。这心中抑郁日久,赵业就生了一种疾病。估计也是一种心理疾病:怕光,而且吃不下东西。赵业就整日呆在房间里。

四十多天过去了,赵业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这一日,赵业依旧浑浑噩噩,只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了。就在赵业像往常一样胡思乱想之际,忽然房间里有雷鸣之声,紧接着一股红色的气团出现,这红色的气团翻滚着直扑赵业而来。到了赵业的胸口,只在其心脏之处盘旋翻滚。赵业只觉得精神越来越恍惚,渐渐地仿佛进入了梦境一般。

赵业正觉得奇怪,这时,一个红衣服戴着平头巾的人出现,向他招招手,引领着他向东走去。赵业也就浑浑噩噩地跟着这个红衣人走,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了一个山口,在山口现出一条东西流向的河流来,河边的人很多,都在那直勾勾的看着河水。红衣人领着赵业再往东走,过了一座金碧辉煌的桥,竟然来到了一座衙门里。此时衙门里有很多人和当值的胥吏。

赵业突然发现自己的妹夫贾奕也在其中,似乎在跟人争执着什么。再定睛一看,不觉大惊失色,跟贾奕争执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吗?赵业心中一慌,心想这是来到了阴间冥司了。赶忙躲到了一处墙壁间,赵业这才粗略打量一下四周,只见那墙壁巨大,通体漆黑。还没来得及细看,只听得一声大喝:将人带上来!上官要亲自审问!那领着赵业前来的红衣人赶忙将赵业带入大堂。

那贾奕看到赵业上得堂来,连忙说道:“大人明鉴,在阳间之时,正是我姐夫赵业杀了一头牛,那牛可真不是我杀的啊!”赵业这才明白,原来贾奕是要将在阳间杀牛的罪过推到自己身上。赵业赶忙分说:“大人,杀牛者实乃贾奕也。”贾奕却不承认,只是一个劲地说道:“大人明鉴,杀牛者确实是赵业。大人明鉴。”

赵业很是气愤,这贾奕真是颠倒是非,明明当初是贾奕杀了一头牛,当时自己还劝贾奕不要杀牛,可贾奕不听。哪知道这贾奕到了阴司,为了推卸罪过,竟然将杀牛之事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可空口白话,况且此事过去已经很久,在这阴司之中又如何能够拿出证据呢?这得任这贾奕搬弄黑白吗?

就在赵业越想越气愤之时,堂上审案之人一声冷笑,大喝一声道:“将明镜高悬!”话音刚落,只见一面巨大的镜子凭空出现,虚悬空中。镜中立时显出当时的真相来:只见贾奕拿着一把刀正在宰牛,而赵业则靠着门,脸带不忍之色。

眼看过往的一幕在明镜中显现出来,贾奕这才脸上灰白,双腿瑟瑟发抖,由不得自己,立马跪下认罪:“小人知罪!”堂上审判之人一声威喝:“将贾奕带下去!”

赵业一看真相大白,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还未等赵业缓过神来,就被红衣人带到一处叫“司人院”的场所,就见一人身着黑黄色的衣服,紫帔霞冠,看上去好似道观里的天尊塑像,责问赵业道:“当初为何偷了人家的两件头巾?另外在滑州的集市上,还偷了三升橡子。”赵业冷汗连连,连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阴司都一清二楚。有了刚才的明镜高悬,赵业哪敢抵赖,连忙叩拜认罪。上官冷笑道:“你去吧!望赵君勿以恶小而为之,须知举头三尺有神明!”赵业连忙称是。

见此间事了,那领着赵业前来的红衣人对赵业说道:“今日请你前来,实为与贾奕对质公堂。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完毕,那么请你同游上清可否?”赵业急忙说道:“全听上仙安排。”红衣人也不多说,只是笑笑道:“那跟我来吧,我带你看看上清世界。”

于是赵业随着红衣人又游览了一个叫上清世界的异时空,在那个时空中,飞流、怪石、奇花、异草、高大的城池,城池中种种仙家的气象,让赵业看得是心驰神往。在上清世界,赵业还见到了一个在凡间就相识的道人,赵业这才明白,原来这道人修得神通来到了这上清世界,连忙请道人收为弟子,好留在此间。那道人只是笑了笑道:“仙路缥缈,赵君尚有一段尘缘,这就别过吧。”

在上清世界,赵业还看到了记载凡间之人善恶的册子,所记载人数只怕当过亿兆。赵业不禁再感慨一声:“真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平生莫作恶,作恶者哪怕再怎么隐秘,也还有天知啊!”

游完上清世界,那红衣人领着赵业出了北门,来到来时的路,与赵业执手告别道:“游览此处的实为你的魂,你可沿着这条路走,不要回头,便可回家。”赵业依言而返,心中激荡之余,走得稍微快了些,不慎跌了一跤,如梦中惊醒,忽然就发现已经在家里了。赵业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七天了。

赵业回想起死后的种种经历,感慨颇多,于是写下一篇文章,叫做《魂游上清记》。将在死后的种种见闻叙述得很是详细。

赵业魂游上清的故事虽是异闻,但也令人深思。特别是那阴司审判中明镜高悬之际,真相大白之时,真若当头棒喝:诸恶莫作!须知举头三尺有神明!又如在上清世界,总有神明在记录人世间的种种善恶,天地尘心,总有分明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