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品|医言难尽

作者|大史

2013年末,张女士的女儿降生。没想到7年之后,在原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女儿却在一场手术后落下了残疾,不但大小便失禁,需要终身吊尿袋与屎袋,双腿还出现了萎缩,左腿甚至已经变得毫无知觉。在张女士看来,自己女儿如今所受的罪,广州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与医生陈陆馗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十月怀胎和艰难的生产,于任何母亲都宛如一场劫难。对张女士来说,生下女儿更是不容易。从2005年到2013年,前后8年的时间里,她尝试了12次试管婴儿技术才终于得偿所愿。在张女士写给女儿的一封信中曾这样写道:第一次见到你,攥拳的小手里什么都没有。那时,就想给你,我的所有。给你一支笔,你就能写出万千人生诗行;给你一株青苗,你会种出参天大树;给你勇敢的心,你追风赶月披荆斩棘......我最想给你的,是人生的接力棒,让你无所畏惧地向前。

出生时的“小尾巴”

对张女士而言,这个来之不易的女儿就是她的一切,然而没想到的是,从女儿刚出生的那一刻起,命运就和这对母女开起了玩笑。张女士自述孕期各项检查指标全部正常,但新生的女儿却带着一个“小尾巴”,后经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诊断,确诊为脊䯝脂肪瘤栓系神经,通过松解手术治疗后,“小尾巴”被成功切除。

“手术后我女儿的身体状况一切正常。不但成长健康,性格活泼开朗,之后无论是在幼儿园还是入读小学,都入选篮球队、跳绳等运动队,长期担任课间操的领操员。”张女士回忆说,并信誓旦旦的表示女儿的身体情况,学校的老师可以作证。

2020年,女儿6岁到了复查的年纪,张女士带着女儿回到了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做核磁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脊髓脂肪瘤仍然存在,原因是当时第一次手术时脂肪瘤长得过深,不敢深挖,所以未完全切除,需再进行一次手术。不过医生同样表示张女士女儿的情况,再次手术切除脂肪瘤没有迫切性,可以等到寒暑假的时候再来医院进行手术。

担心女儿病情的张女士,带着女儿的检查结果又去了几家医院,有的医生同样表示手术不急,然而有的医生却建议尽快手术。医生们的不同看法,让张女士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在广州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一位朱姓医生向她推荐了同院的神经外科医生陈陆馗,并表示:“陈是医院高薪从南京聘请过来的专家,医术高明,经验丰富。”网上也有资料显示,陈陆馗不但拥有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双博士后、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导师的称号、更曾获得过羊城好医生、岭南名医等荣誉。

然而,张女士接下来的决定,让她后悔至今。

“小手术”却成医疗事故?

“小手术,只要几万块钱,住院15天左右就可以了”,张女士称陈陆馗医生在看到女儿的病历与检查结果后,这样跟她说道。

在听信了陈陆馗医生的建议后,2020年12月7日,张女士为女儿办理住院手术。9日,陈陆馗第一次来查房,并交代:明天下午有空就做手术。当天晚上,护士来做术前准备,为了清肠给女儿使用了开塞露。然而次日,张女士却没有等到陈陆馗,经询问后才得知他已去深圳出差,直到16日通知可以做手术了,陈陆馗也再也没有来过病房。

张女士称,手术当天早上她到办公室用信封给陈陆馗包了一万元的红包。下午15点44分,手术中的陈陆馗向家属展示了切除的组织,并表示切断了两条神经,影响不大,后期做康复就可以了;17点45分,副主刀医生宣布手术成功,也称切断的神经对孩子影响不大,让家属放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手术后,张女士女儿的恢复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张女士称术后女儿烧了8天8夜,且一直高烧不退,手术伤口不但发炎,还有液体流出,然而期间作为女儿主治医生的陈陆馗却一直没有现身,直到28日(术后第12天)才来到了病房查房。同病房的其他病友均表示,可以为此作证。

2021年1月19日,住院43天后张女士的女儿出院,由于住院时间超出预期,张女士女儿的7岁生日只能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同时张女士表示,自己本不想办理出院,因为截至出院当天,女儿仍需插尿管排便,然而医院有医生告诉她:孩子神经有几百条,切断了2条没有任何问题,神经会再生长,几个月后就能自主大小便了。并介绍张女士去广东工伤康复医院做尿动力检查及康复,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女士才为女儿办理了出院手续。

如今,张女士回想起来,院方医生当时的说辞,更像是在哄骗,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尽早办理出院。

体内多出来的“人工骨”

回到家后,蹊跷的事情越来越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女士发现,原本性格活泼的女儿,在手术后变得少言寡语,经常头痛,不但走路姿势有些奇怪,在医院时大小便失禁的情况也未得到缓解,甚至有时还会大喊大叫,双手抱头满地打滚,胡言乱语的说“有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为张女士女儿出具的出院记录上这样写道:“出院西医诊断:1,骶尾部脂肪瘤术后复发;2,先天性脊髓栓系综合症;3,椎管内感染;4,皮肤慢性溃疡;5,尿路感染。现患者小便控制差,需导尿,大便不能自主控制。建议转外院进一步康复治疗。”

“出院记录上原本没写大小便失禁,是在我的要求下,医生才写上去的。”张女士表示。但让张女士没想到的是,与她之后所发现的诸多怪异相比,出院记录上的“小疏忽”,根本算不上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如前文所说,在住院手术前,张女士的女儿在学校内表现活跃,且住院前一天还在学校上课,身体没有任何异常。可在入院记录的病史一栏上,却被添加了多句有关“大小便失禁”的描述,而且病史陈述者一栏的签名,虽然签的是自己的名字,却不是自己的字迹。因此,张女士怀疑医院有医生篡改女儿病历,并伪造自己的签名,谎称自己的女儿在住院前就有大小便失禁的情况来推卸责任。

不止入院记录,就连自己签过字的手术知情同意书,张女士都怀疑被改动过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女士称,女儿的手术知情同意书原本是两页纸,自己当时在第2页签的名字。然而女儿出院后拿回的通知书却变成了正反面的一页纸,而且自己签字的背面有疑似复印的痕迹;更加蹊跷的是,正面第5条写着术后可能出现意识障碍、肢体瘫痪、大小便失禁;张女士认为这一条针对性很强,更何况第5条后面就是第7条,缺少了第6条,这些都是相关医生动的手脚,目的是掩盖证据,推卸责任。

同时张女士回忆说手术前相关医生并未告知手术方案与风险,但术后医生却坚称已经提前告知,双方对此各执一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系列不合理的事件,让张女士变得警觉起来。在为女儿做康复治疗期间,张女士又发现,自己女儿的体内竟多出了三条人工骨,在张女士的一再追问下,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相关医生承认,手术中切掉了尾骨,并在患者脊椎植入了人工骨,且无论术前还是术后,都未与家属进行沟通。而这三条人工骨,被张女士怀疑是女儿双腿萎缩,以及一系列异常反应的主要原因。

资料显示,胶原基骨修复材料(骨立方)适用于各类骨折伴骨缺损、骨不愈合或畸形愈合及矫形植骨、骨良性囊性病变、腰椎不稳及(或)腰椎管狭窄、脊柱融合、关节融合术中的植骨。该产品可用于非承重部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8月,张女士称曾带女儿前往香港就医,香港某权威医生检查后告知:植入的三块人工骨压迫着神经,需尽快取出,否则女儿将面临着瘫痪截肢的风险。之后张女士又经过多方询问,取出人工骨需进行两次手术,且手术费至少需要50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女士表示自己一时间很难拿出这么多钱,女儿在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治疗期间,各种费用累积花费了12万元(包括给主刀医生陈陆馗的红包),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同类疾病的治疗费用。曾有医生告诉张女士,脊椎脂肪瘤手术,通常大概只需要4万元左右。

艰辛的维权之路

在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张女士一边照顾女儿,一边开始了漫长的维权道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维权过程中,张女士了解到与跟她女儿有类似经历的病人不在少数,都是在自己与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陈陆馗手术中植入了一些“东西”。

期间,张女士奔波于各大医院,北京、重庆、山西都去过。但针对女儿的病情,儿科医生表示自己看不了大小便失禁,建议看神经外科;神经外科的医生说肠道的问题要找消化科;消化科医生说孩子做过手术,这种情况要找手术方面的医生治疗。

张女士仿佛进入了死循环。

2021年4月,张女士的女儿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住院治疗,经过近两周的治疗后,头痛有一定程度的缓解,但大小便依旧失禁,泌尿系统反复感染。

她也多次回到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希望院方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张女士称,最开始,院方却以疫情期间没有床位为理由进行了拒绝,后来还报警要赶走她们。后来张女士再去医院的时候,医院医务科的工作人员称“去走法律程序,去做鉴定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负责女儿手术的几位医生,一直对张女士避而不见,微信沟通也得不到任何回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期间,张女士女儿的情况也越来越糟。快9岁的女儿有时连续几天无法排便,需要人工的帮助;有时排泄物却一直漏个不停,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张女士担心炎热的天气长时间戴纸尿裤会让皮肤溃烂,自己一天下来平均要为女儿换15条裤子,还要每4小时插一次尿管。另外,由于女儿的左腿在术后几乎没有知觉,右腿也萎缩的很严重,导致行动十分不便,每次最多只能行走200多步,腰也经常痛,连弯腰捡东西都难。每天晚上张女士都要帮助女儿按摩一小时的腿和揉100次腹部来缓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女士表示,女儿目前的病情每月开销很大,日常要用导尿管、消毒湿巾、棉签,各类药物,牛奶等营养品,以及去医院复查、请钟点工和给孩子做心理治疗的费用,每个月加起来大概要6000多元。沉重的生活负担已经压的张女士有些喘不过气,她表示只是希望南方医科大学中西结合医院勇于承认错误,将自己女儿体内的人工骨去除,并承担一部分照顾费用。

单选 你认为医院该承担女童术后护理的费用吗?

4371人已参与 已结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病痛的折磨下,张女士的女儿也在一点点长大,也越来越懂事。张女士称有时她会安慰我说:“以后我要当个科学家,发明一个机器保姆来照顾妈妈”,有时又会说“想要发明一个时间机器,回到之前健康的时光”。

卫健委两次给出回复

张女士称,这两年多以来,除了去跟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沟通,自己也想了很多办法,光投诉信前前后后就写过数十上百封。期间广州卫健委在收到相关举报后也曾做出过两次回应,但给出的答复均无法让张女士满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针对张女士提出的篡改病历以及伪造签名的质疑,卫健委在调查后表示“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医院存在伪造病历的情况”以及“建议向司法机关申请笔迹鉴定”。至于手术通知书上缺少第6条,卫健委称“已责令整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外,对于张女士提出的要求“院方负责给患者进行二次手术止损,拆除人工骨以及负责后续治疗与相关费用”,卫健委方面给出的答复是“建议与院方进行协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卫健委的函件当中也有好消息,就是对医生擅自为患者植入人工骨的情况,广州卫健委经过调查后最终对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以及陈陆馗分别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二者分别给予了警告,并罚款3万元。

根据张女士所述,10月末时卫键委来电表示,某处长和医院院长会在近日到市健委与她协商孩子的治疗方案,不过由于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双方仍未会面。

医言难尽电联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未获院方回复。

如您有医疗类违规线索报料,请发送至邮箱:xszj202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