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经历上海抗战烽火

有着近百年沧桑的

荣昌公司堆栈大楼(荣昌堆栈)

就要拆了!

对于这幢位于虬江路会文路的老建筑

有着诸多不舍的市民李先生呼吁:

它比上海著名的抗战地标四行仓库建成得还要早,能不能最大程度地保留一段不容忘却的历史记忆?

百年三层大楼

即将动迁拆除

李先生从小在虬江路长大,今年26岁,爱好历史,从小见证着荣昌公司堆栈大楼的风采。新民晚报记者跟随他的脚步,来到现场。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分院的马路对面,一大片老房子已被“封存”起来,映入眼帘的是即将拆迁的景象:小巷封锁,门户砌实,窗户盖板,静无人烟。虬江路1038号、1040号荣昌堆栈是一栋三层混凝土楼房,外观方正,建成近百年。

这是一栋三层混凝土楼房,外观方正

记者看到,这栋楼外立面为浅色涂漆,整体风格朴素简约,并无繁复装饰。李先生介绍,大楼内部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类似办公楼格局,被分成数个隔间,墙体较一般建筑更厚,中间置楼梯,较宽且坡度平缓。“当地拆迁办说没有接到‘保留’的通知。”

大楼厚实坚固

堪比四行仓库

李先生说:“儿时印象里,大楼的底层靠西面,以前是一家规模中等的伍缘超市,货物充足、价廉物美。因我家就在不远处的虬江路局北村,所以时常陪家人来买东西。这家伍缘超市一直开到旧改征收关门的最后一刻。”李先生讲,2020年5月,大楼被列入宝山路街道旧改征收计划。2022年1月,随着最后一户居民依依不舍地搬离,历史悠久的老建筑人去楼空。

老房地址虬江路1038号、1040号

他还回忆:“我曾在位于永兴路会文路的金鹭幼儿园就读,这幢三层楼时常映入眼帘,尤其顶楼搭建的砖瓦房更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想找机会一定要去顶楼参观。可惜一等就是20年,直到这栋建筑即将旧改封门,我才终于登上了顶层。”那次登顶让李先生意识到,这栋建筑在当年因为它固有的高度和坚固,确实是一个交通要道上的制高点。厚重的墙体,宽阔平缓的楼梯和一览无余的天台,堪比“四行仓库”。

历经两次抗战

渡过轰炸劫难

根据相关档案记载,此楼建于1927年,为荣昌公司的堆栈,用于存放大宗货物。

1932年,日本侵略者突袭上海闸北,发动了“一·二八事变”,对我军阵地及民宅、商店狂轰滥炸。荣昌堆栈受到波及,货物被烧光,但是建筑主体未毁。1932年3月6日发行的《申报》就有对荣昌堆栈被烧一事的记载,“所堆存本栈之货,现悉已被毁于火”。

而据原十九路军78师156旅旅长翁照桓回忆录,“各部到沪后……构筑防御工事”,虬江路会文路口处于“第二抵抗线”上,显示此楼为闸北抗战之战略要地。

1937年爆发“八·一三”淞沪会战,上海沦陷,北站被日军集中轰炸,大楼周边的重要地标,如湖州会馆、上海北站都被日寇炸毁,与其一街之隔的大纶丝厂更是被夷为平地,而荣昌堆栈在浩劫中幸存。记者拿到了一张老照片,是“八·一三”淞沪抗战时美国摄影师福曼拍摄老北站的一张照片,将彼时的荣昌堆栈的南立面一并摄入。

八一三淞沪抗战时期,美国摄影师福曼拍摄老北站时将荣昌堆栈南立面一并摄入

新中国成立后,这栋见证两次淞沪抗战炮火的三层建筑被上海铁路局接管,二楼、三楼分配给上海铁路局的职工居住,底楼则改为铁路合作社(虬江路百货商店)售卖日用百货,开了将近70年。

许多市民留言

满是依依不舍

此前,李先生曾就荣昌堆栈的过往发布了一些文章与短视频,引发不少市民和网友的关注和跟帖。

年近八十的马月妹记得,解放初期,大楼是周边房屋的制高点,楼顶曾驻扎过解放军,配高射机枪,警戒近在咫尺的老北站,后改由民兵驻守。

马阿婆的回忆也得到了网友“愚夫爷叔”的验证:“我们小时候(1960年代)那里楼下的商店是叫铁路合作社。东南角的高射机枪还在。”

网友阿郎爷叔也表示:“是叫铁路合作社,左边卖百货和药品,过了一个楼梯通道,即是以食品为主的。”

胡建农爷叔留言:“在我们小时候,这个铁路合作社算得上一个较大的百货商场了,里面有卖布、日用百货、糖果糕点饼干、冷饮和水果。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商品还算蛮多的。现在要拆掉很可惜,不如把它改造成纪念馆保存下来,留给后世缅怀抗战先烈,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此外,一位文史档案部门的专业人士称,上世纪90年代,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他曾陪同原闸北区党史办多次实地调研,此楼确实历经两次上海抗战,是闸北大轰炸中幸存下来并保存至今的老建筑。

不属保护建筑

呼吁留存历史

记者电话联系了静安区文化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回应,文物保护建筑是有名录以及相关认定的,这栋楼暂不符合文保建筑的认定范畴。对方称,尽管许多上海市民对这幢建筑有着深厚的感情,但目前它还未通过权威部门相关认定。

而在李先生看来,这栋在战火中幸存的老建筑一直在默默诉说一段沉重而又光荣的历史。“闸北是两次上海抗战的主战场,这栋抗战遗址对填补宝山路街道抗战历史建筑的空白有着重要意义:如今在宝山路街道辖区内登记在册的抗战遗址几乎全是复建或新建的,而它是实实在在的历史留存。”

读者建议把大楼改造成抗战纪念馆

李先生和不少市民

希望通过新民晚报呼吁

或许荣昌堆栈还缺少一点

“抗战故事”的文字记载和实物认证

但这都可以从

史料挖掘、社会征集中加以完善

相关部门能否进一步评估

荣昌堆栈的历史价值

尽可能地为上海留住更多的城市记忆

新民晚报原创稿件

记者:陈浩

实习生:徐大伟

编辑:李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