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俄军突然撤出赫尔松西部地区,外界纷纷猜测是俄军内部出现了重大问题。俄方则声明称,由于乌军攻势猛烈,恐怕伤及一般平民,故而撤军。俄国防部补充道,已为希望撤离的所有平民提供了协助。

但俄军一个动作,或暴露其军队已疲于奔命。

泽连斯基发表G20峰会视频讲话:反复称呼“G19”,冷落俄罗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泽连斯基发表G20峰会视频讲话:反复称呼“G19”,冷落俄罗斯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表讲话称,“俄军已经炸毁了当地的所有关键基础设施”。俄方则表示,在撤退期间没有给乌军留下任何可利用的物资。也就是说,即便乌方夺回了这片地区,也难以在短期内重筑攻防体系。

资料图

同样,纵使赫尔松地区有重要战略意义,失去关键设施后,将大幅影响战场上的补给问题等,因此不再适合作为常驻战场,也说明俄军在短期内也不会再次进攻。泽连斯基表示,这场战役显然迎来了转折点。

14日,泽连斯基在抵达赫尔松市时向军队发表讲话,称乌克兰正在前进并准备好迎接和平。当被问及乌方下一步的目标时,他戏谑的表示,“不会是莫斯科,我们对他国领土不感兴趣”。

资料图

不过根据泽连斯基此前一贯的表述来看,乌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一直强调的与俄方和谈条件包括“恢复乌克兰领土完整”,而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目前最大的成效莫过于促使乌克兰四个地区进行了入俄公投,显然不会被俄方轻易接受。

双方的主张难以弥合,自然会寻求第三方施加影响。

这不,在G20峰会期间,泽连斯基还以视频方式发表讲话,他向各国领导人表明,现在是结束俄罗斯的“破坏性”战争以及拯救数千人生命的时候了。他甚至将G20国家称为G19,以表达出俄罗斯应当被踢出G20的想法。

资料图

此外,泽连斯基还表示“俄罗斯的话不能相信”,乌方不可能和俄方达成“明斯克3号”协议,因为“俄罗斯一签就违约”。泽连斯基强调,“如果俄罗斯没有为恢复和平做出具体行动,那就意味着俄罗斯想再次欺骗你们”。

针对俄罗斯,泽连斯基还作出几个重要呼吁。首先,他认为俄罗斯没有任何理由进行核讹诈,他呼吁G20成员国向俄罗斯施加影响,使其放弃使用核武器的想法。

泽连斯基还指控俄罗斯袭击乌克兰的能源设施,并认为这是俄罗斯巩固其能源垄断地位的手段。为了遏制俄罗斯的“能源恐怖主义”,他呼吁应该对俄罗斯能源设定价格上限。

资料图

他再次强调,如果俄罗斯真心想要恢复和平,就应该立刻停止对乌克兰能源设施的打击,并且马上从乌克兰领土上撤出所有军队,此外,俄罗斯还必须在联大文件的框架下恢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完全地停止俄乌之间的敌对行动。

“如果俄罗斯反对我们的方案,你们就会发现俄罗斯只想发动战争”,泽连斯基说。

而在G20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也表达出对乌方的支持。拜登称,俄军撤出赫尔松地区是乌克兰的重大胜利。他表明,美国将继续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并再次表示不会参加任何没有乌克兰方参与的有关谈判。

延伸阅读:

乌被俘军官透露一个细节 俄接下来或面临艰难的战略抉择

资料图

直新闻:吴先生,国际外交舞台迎来了“亚洲时刻”。此时,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外长同在柬埔寨出席东亚峰会。你如何展望两国外长的互动?俄乌双方会在“亚洲时刻”打开和谈的话匣子吗?

特约评论员 吴蔚:无论是柬埔寨的东亚峰会,还是即将在印尼召开的G20峰会,国际舆论都热切盼望俄乌冲突能够借此机会迎来和谈契机。俄乌双方国家元首先后就是否出席G20峰会展开了一轮激烈博弈,最终结果是普京与泽连斯基谁都不来了。一把手不露面,聚光灯自然就照向了“代君出使”的外长身上。但是我个人不太看好俄乌双方会在“亚洲时刻”迎来什么破冰之举,即便双方外长见面了,和谈也不会有太多实质性进展,我的理由有三。

首先,俄乌冲突的战场局势并未迎来全局性的变动。俄军几天前宣布从赫尔松市撤军,看似为俄乌双方谈判提供了一个新的契机,但在我看来,这个战术退却动作却非常可能导致基辅方面产生得陇望蜀的战略错觉。若换位思考,何不乘胜追击顺势收复了东乌全部领土呢?泽连斯基前几天在推特上与马克龙互动时就明确提出“要让乌克兰的旗帜飘扬在每一个乌克兰城镇和村庄上空”。也就是说,即便俄罗斯方面摆出了“想要谈,可以谈”的姿态,基辅方面也不会轻易接茬。

其次,俄乌冲突的谈判主导权,起码是乌方一侧的主导权并不完全在基辅政权手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西方势力的战略抉择。事实上,从今年2月开始,无论战事顺利还是不顺利,俄罗斯就多次表露出过谈判的意向,甚至俄乌双方外交人员都在白俄罗斯进行过数轮接洽。但最终的结果是怎样大家也都看到了,美西方以断供相要挟,遥控基辅政权死战到底,参与谈判的乌方高层命丧基辅街头,此事发出的信号足以震慑那些对和谈心存妄念的基辅势力。从此双方谈判的大门紧闭,一转眼就是大半年。

再者,对于俄乌双方来说,此刻谈判双方抛出的条件恐怕是一个很难取得共识的夹生饭。这很大程度上源于俄乌双方对这场局部冲突的性质在判断上存在很大分歧。在基辅方面看来,这是一场退无可退的卫国战争,倘若在谈判桌上承认东乌四州的政治现状,凝聚起来的抵抗意志会土崩瓦解。在莫斯科方面看来,这是一场为帝国门户清扫出缓冲区的触底反弹,倘若将收入囊中的东乌四州拱手相让,此前付出的一切代价都会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某种意义上看,战场上进攻受挫带来的反对声浪远没有放弃赫尔松那般巨大,莫斯科方面断然不会轻易松口。

因此,我认为俄乌双方和谈的真正契机远没有到来。一方面,俄乌战场动能远没有消耗殆尽,交战双方一刻未停地为下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积蓄力量。另一方面,俄乌两国的政治氛围、舆论生态也不允许外交妥协的出现。更主要的方面在于,俄乌冲突的本质是俄罗斯与整个西方阵营的对抗,当有人在往火堆里添柴的时候,怎么可能认为这把火烧不久了呢?很遗憾,事实就是如此。

资料图

在炸毁第聂伯河上的船闸后,俄军从第聂伯河东岸全部撤出,一场隔河对峙正在形成。

直新闻:你刚刚提到“俄乌冲突的战场局势并未迎来全局性的变动”,吴先生,即便在俄军撤出赫尔松市之后你也坚持这个判断吗?那么在你看来怎样的变动才会造成俄乌战场上出现重大战略转变呢?

特约评论员 吴蔚:是的,这个问题还是很关键的,它直接决定俄乌双方谈判的大门什么时候重开,朝着什么方向开启。我之所以敢于坚持这个判断,源于此前普京换帅,苏罗维金走上俄军总指挥的位子。当时我预测,俄军将会更加务实,一改此前碍于政治因素频频作出军事冒险的冒进风格。

事实上俄军撤出赫尔松市是一个再务实不过的军事决策,它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莫斯科方面在政治上的失分,但俄军撤出第聂伯河东岸,离开这个背水一战的险地,反而是有利于东乌战场整条战线均衡的。苏罗维金接过指挥棒之后曾接受过俄媒专访,在那次谈话中他已经对赫尔松的撤军作出过预期管理。

在此前的节目中我曾对赫尔松市的地理位置与战场条件有过详细描述,一言以蔽之,俄军仅仅依靠第聂伯河上三座桥提供补给,试图坚守赫尔松这座城市。但是在过去几个月的战斗中,三座桥已断其二,仅剩上游的一座船闸苦苦支撑。脆弱的补给线导致俄军无法投入重兵集团到河东岸协防,无法投入重兵集团就意味着俄军不得不被迫放弃赫尔松外围阵地收缩防御,收缩防御又导致俄军要想投入重兵防御单位根本无法在狭小地带中展开,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军事悖论,是一个恶性循环。因此,从军事的角度上看,俄军撤出这个险地是当下唯一正确的选择。

那么俄军撤出赫尔松之后会给整个战线带来什么变化呢?最直观的改变我认为是战场南线将会进入一个较长时间的静坐状态,俄乌双方各自沿着第聂伯河展开防御,谁都没有能力越过去。与此同时,俄军在丢掉这个战略包袱之后得以重新将机动力量调往中线与北线方向,不排除未来一段时间这两个战场方向会酝酿出新一轮大规模的进攻。与之相对应的是,乌军同样也能够从赫尔松抽身,将更多部队调往上述两个方向,与俄军展开对垒。

那么怎样才能算作是造成战局转向的重大变动呢?我认为起码是冲突一方在某个较大宽度的战场正面实现了新的纵深突破,逼迫对方出于反包围的战术考量将整条接触线后移。这种战场态势在俄乌战场上曾经多次出现,无论是俄军早期的进攻阶段,还是几个月前乌军在战线的南北两端同时发起的反攻,都导致了接触线的变化。但是现在双方在接触线上长期处于一个僵持对峙的状态,恐怕很难真正在哪一点形成突破。

但是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据俄媒报道,一位近期被俘的乌军第53独立机械化旅的军官向俄军透露:基辅方面正在酝酿在这个冬天对俄罗斯的别尔哥罗德州和库尔斯克州发起进攻。这个消息乍一听非常像是一次典型的战略误导,但从军事逻辑上看是存在可行性的。别尔哥罗德与库尔斯克位于俄乌接壤的北线,在这个方向上俄军的兵力相对空虚,如果乌军真的摆出了在这个战役方向上寻求突破的态势,那么俄军真的会面临一个艰难的战略抉择。这个战略抉择非常可能导致整条东乌战线出现重大转变。

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