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01

近日,杭州地铁六号线,出现了“奴性”一幕:

一名身穿棕色上衣、卡其色裤子的年轻女子,

像得到某种“指令”似的,猛地跪倒在地,手脚并用地在地上爬行。

而这样的迷惑行为,整整持续了三节车厢。

使得原本喧闹的车厢,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更诡异的是,在她身后有一男一女全程跟拍,不禁让人产生不太好的联想。

这架势,难道是网红为了博取流量,进行的无底线炒作行为?

或者是某小众圈层,在执行“主人”布置的任务?

要知道这几年,类似奇葩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

最后除了被证实是上述两种猜想外,就是爬行者本身存在精神问题。

可是再看看这名女子,眼神明亮、行动迅速,显然和精神病人没什么关联。

然而事实证明,还有“第四种”可能。

视频流出后,很多人指责女子伤风败俗,没想到竟有很多学生跳出来替她“解释”:

“这是国美(中国美术学院)的身体课,她是在做作业。”


“她只是在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请大家不要过分解读。”

据他们所言,女子“爬行”,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这不是哗众取宠,而是为艺术“献身”。

难道真是我们错怪女子了,她真的是在探讨身体艺术

毕竟提出这种说法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这些统一的口径,无疑加强了“作业”一说的真实性。

只是如此一来,事实恐怕比“字母圈主人调教奴隶当街学狗爬”还要魔幻。

究竟什么艺术院校,什么样的课程作业,会让学生在公众场合跪地爬行?

人类花费上百万年才学会直立行走,如今为了所谓的艺术,却要当众返祖,不会觉得羞耻吗?

退一步讲,就算真的是为了完成“作业”,难道不能在私下进行,非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像狗一样爬行吗?

地铁爬行不仅占据了公共空间,让本就狭窄的车厢变得更拥挤,还会给其他乘客带来一种疑似“骚扰”的感觉,让他们产生不适。

怎么看都过于离谱了。

针对这些质疑,也有人在网上申辩:

国美“身体课”致力于研究人体工学。

顺便“打破常规视角观察感受环境”,达到一些艺术性的目的。

甚至就连“女子爬行”引发的社会反响,也算是一种“客观爬行行为”与“人类主观意识”的碰撞。

额,这样的解释,我不知道逻辑在哪里?

把爬行行为搬到地铁上,不就将这个课题上升到社会层面了吗?

一会儿人体工学、一会儿社会环境、一会儿人类思想……

难道一次“爬行”就能够包罗万象?这研究的方向还真是颇为分散呢?

就算是外行人,也知道“术业有专攻”的道理。

仅仅通过一次“人体实验”,就能够来研究多种领域,恐怕达芬奇在世,也很难达到如此高度吧。

所以对此说法,不少人高度存疑。

随着舆论愈演愈烈,官方终于出来回应。

02

02

作为舆论中心,中国美术学院负责人首先向媒体回应称:

正在排查爬行女子是否本校学生,学校确有相关课程,“或有学生曲解了课程内容”。

不得不说,这番回应还挺“高明”,

既没有否认“作业”一说的存在,毕竟有那么多学生已经做出证实。

也没有承认“爬行”是老师布置的作业,因为一旦承认,可想而知会惹来更多争议。

而只是将女子的“爬行”归咎于个体行为,企图用“个体曲解”来淡化这件事的舆论影响。

但如此模棱两口的说法,难免不会给人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是不是其中有什么猫腻,才不敢大大方方地回应呢?

这边学校回应尚未分明,那边杭州地铁也在差不多时间发布了通报。

据地铁工作人员所说,当时三名涉事乘客(跪爬女生和2名跟拍者)自称“正在进行行为艺术”。

接着,有媒体采访了中国美术学院的一名老师。

对方承认地铁内爬行的女生,的确是该校学生。

但其行为与课程、作业无关,而是自发参与的一个兴趣小组活动。

该活动的主题据称名为“缓慢行走100米”。

她选择的体验方式为“以两根手指在地上行走”,侧重于身体对空间的感知,是对艺术体验的一种探索。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和那些为女子辩白的网友一样,

无论是学校、老师方面,还是地铁方面,都将女生的出格行为解释为“艺术”。

一大堆专业术语的堆砌,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追求艺术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种“爬行”行为背后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没有人能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就连我们这些质疑的旁观者,也要被扣上“不懂艺术”的帽子。

其实,如果这些艺术家只是圈地自萌,那我们外人也懒得说什么。

问题在于很多时候已经“玩过界”,冒犯公序良俗和基本的意识形态。

偏偏还一副优越感满满的样子,难免让人火大。

不知从何时起,“艺术”成为了万能挡箭牌。

无论多么出格的行为,只要披上艺术的外衣,就瞬间变得“高大上”。

一旦有人质疑,就会冒出无数“这是艺术,你不懂”的话术,来堵住你的嘴。

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当人们对于艺术欣赏的能力不断被消解,就意味着艺术变得越来越曲高和寡。

这与文化霸权又有何异?

对美的解释权,永远只掌握在个别高高在上的“艺术家”手上。

普通人欣赏不来艺术家们“呕心沥血”的作品,就要被嘲笑“浅薄无知”。

而这种错位的论调,只会加重艺术界的疯魔

03

03

前段时间,“毒教材”引爆全网。

以吴勇为主撰写的人教社小学数学教材插图,不仅丑化国人的形象,更有倒挂国旗、低俗下流等不堪入目的画面。

当网友质疑创作初衷时,吴勇方大言不惭:

“这是专门为您孩子设计的优秀作品。”

“优秀作品”这四个字,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不仅不承认自己有错,还贬低我们普通人的审美,着实可恨。

这边“毒教材”的事情还没完,前段时间吴勇母校——清华美院的高材生们,推出的“毕业设计”又招来一片骂声。

在他们发布的毕业作品中,所选用的模特,几乎都是“眯眯眼”的奇葩妆容。

我们都知道“眯眯眼”是西方对我们的丑化,是一种嘲弄和侮辱。

现在却被堂而皇之地运用到艺术作品中,简直嚣张至极。

更气人的是,在网友提出质疑后,有的学生竟大放厥词:

“你们懂什么叫艺术吗?”

我们是不懂艺术。

但却知道,这些画风诡异的眯眯眼妆容,明显是为了迎合西方审美。

难道西方的审美就代表了艺术权威?那将我们中国审美置于何地呢?

据了解,这次毕业设计的主题为“新中式”,号称“当代语境下对东方主义进行推翻和重构”。

所以为什么要推翻东方主义呢?难道它就毫无可取之处吗?

或者在他们眼中,推翻=抛弃传统,重构=在西方审美的前提下,来创作中国艺术。

似乎只有如此怪腔论调,才能解释这种行为了。

回过头来,再看看女子的“爬行”行为,就很好理解了。

假如老师的课程名叫“推翻与重构身体艺术”,那学生是不是就可以“推翻”直立行走的传统,“重构”爬行动物的本能呢?

细细想来,这套逻辑似乎比所谓的“人体工学”还要自洽的多。

我无意贬低任何艺术,只是希望某些人不要再以“艺术”为噱头,来合理化自己的荒唐行径。

艺术说穿了,就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它存在的前提,是不违反基本的人性、法理和公序良俗。

而不是有人对艺术提出质疑,就一大堆人跳出来反驳:

“你懂什么,这是艺术,不懂就闭嘴……”

这样的发言,实在是太普遍了。

正如清华美院,明明之前已经因为“眯眯眼”的妆容饱受争议。

可到了2022年,“眯眯眼”却依旧出现在学生的毕业作品中。

这样的态度,足以显示出某些艺术家们傲慢至极。

或许在他们看来,艺术就应该束之高阁。

普通人没有对艺术作品评判的资格,妄想对其评头点足,就是对“艺术”的玷污与亵渎。

为了反对肉食,艺术家把自己做成一盘菜

那么请问,艺术的现实意义何在?

艺术最根本的目的,是让人感受到美。

但诸如“爬行”、“眯眯眼”的设计,能让人感受到美感吗?

如果艺术让绝大部分人都感觉不到美,那不用怀疑,那就是脱离了群众。

而这样的作品,也称不上艺术,顶多是另一种形式的“卖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