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上,我国经历了新中国第一次民航迫降,当时在机场上,一架摄像机完整的记录了飞机停靠,到乘客被救援的全过程。所幸的是,虽然过程惊险,但这一次的迫降从机组到乘客无一人身亡。

麦道型MD-11客机

视频里的这架飞机是由美国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设计研发的,和它的前辈DC-10-30型相比,这架飞机的机身和翼展都在一定程度上做了加长处理。这也让MD-11所能承载的客运量更多,它的航运时间也相对来说也有27%的增加。

这架飞机在1985年6月巴黎航空展上首次亮相的时候,确实吸引了不少航空公司的眼球。几乎是展出当即,就有各个航空公司下了九十多架的订单。在当时那个客运机机型没有那么多选项的时候,MD-11算得上是炙手可热。于是1986年年底,经过近两个月的设计生产,这架飞机于1990年正式开始在航空公司服役。

不过这款机型的飞行寿命并不算长,随着技术的发展进步,市面上看是出现这款机型的大批竞争对手。在性能相似的情况下,当时的双擎波音777和空中客车A330/A340比三擎的MD-11的运行成本要低很多,因此,在接了200多份订单后,这款机型逐渐不再被市场所热爱。1997年波音公司收购了麦道后,这款机型也同时被宣布停产。

不过虽然是宣布停产了,但当时市面上的竞争机型因为生产线还并不成熟,MD-11的生产线一直到2001年交付了最后一批客机后才最终结束自己的使命。后来即使MD-11永远退出了客运服务,仍然有不少机型被改装后用作货运。

值得一提的,MD-11最大的特色就是复合材料,一架飞机一共有有20多个结构部件使用复到合材料。这也注定对这款机型的零部件检查要更为仔细。1998年,中国上海虹桥机场迫降的客运飞机,正是当初东方航空买入的6架MD-11之一,而出问题的,正是飞机上的一点“小问题”。

迫降现场

1998年9月10日晚上10点10分,平时井然有序的上海虹桥机场此时一片灯火通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飞机降落的跑道上。而为了保证这架即将迫降的飞机上的所有人员的安全,工作人员开启了紧张而迫切的降落前准备活动,塔台前的工作人员则时刻与飞机乘务组保持联系,以便保证飞机不会再有突发状况。

此时这架飞机的机长已经驾驶着586号班机飞到了上海虹桥机场上空,为了保证降落安全,他必须继续盘旋,确保将飞机中的燃油耗尽。飞机盘旋之际,地面上的救援人员也没有闲着,他们开始有序的往迫降跑道上喷防火泡沫。这是为了防止飞机在滑行过程中因为摩擦起火,点燃燃油,造成更大面积的伤亡。

除了机场的准备,我们可以在视频中看到,大量的白色救护车开进了机场,与此同时,上海的几家著名医院已经开始紧急腾出床位。这次飞机上一共137人,他们必须要保证这批乘客最少程度的伤亡。但此刻谁的心里都没有底,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客机迫降,结果如何,所有人心里都捏着一把汗。

此时,飞机上的情况其实也不乐观,一百多名乘客面容紧张,虽然乘务人员也都是训练有素,但在生死关头,任谁都保持不了绝对的平静。此时的飞机驾驶舱内,机长倪介祥已将迫降时的动作分解交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根据他多年的驾驶经验,他给所有的负责飞机飞行的机务人员安排了任务,所有的动作都必须确保飞机能在最短距离内停住,并且要保证飞机能在停稳的即刻熄火。

另一边,乘务长徐焕菊也召集了飞机上的12名空姐,她以自己最平静的语气讲述着迫降过程中如何安抚乘客,如何指导乘客逃生。“飞机落地后,无论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要慌张,一定要沉着。此外,飞机停稳后,迅速检查窗外情况,有火情,绝不能打开机门,清楚了吗?”

后来有空姐回忆,当时所有人都很慌张,本着良好的职业素养,大家的能勉强保持面上的镇定,但其实都有些无措。可徐焕菊当时的语气好像就是一次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飞行任务,在场的人的心就这么奇迹般的被她安抚了下来。所有人最后一次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很快走进乘务舱,开始安抚乘客,并讲解接下来他们需要做的事情。

11点07分,画面里我们可以看到,因为前起落架无法作用,飞机的后起落架先行落地。随后,飞机的机头开始在地上摩擦。此时飞机内的乘客已经在空姐的安排下尽量靠近了飞机的尾部乘坐。飞机在地上摩擦的速度很快,明显能将看到机身有猛烈的晃动。大约四五次之后,地面被拖行出了刺眼的火花,如果在现场的话,就能闻到刺鼻的焦糊味。

不过好在倪介详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飞行员,整个过程中虽然惊险,但好歹飞机并未发生侧翻或者失火的情况。在所有人揪心的目光下,飞机滑行了380米之后,慢慢的停了下来。随后,我们可以在画面里看到早就守候在一边的救援人员和消防人员冲上前去,随着救生滑梯放下,一个又一个的乘客被救出。

在所有人的努力下,137名乘客全部被救下,只有9人因为滑梯漏气摔伤,可以说,全机务组和所有救援人员的紧密配合,避免了一场灾难的发生。但是这场惊险的意外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故障真相

1998年9月10日19时38分,机长倪介祥、副驾驶严宝弟、机械师赵永亮和报务员鲁舸像往常一样,跟随东方航空586号航班飞上了天空。这是一班由上海飞往北京后,再飞往洛杉矶的定期航班,没有人能想到这一次的飞行居然会发生意外。

飞机上升到900米的时候,已经有过丰富飞行经验的倪介详突然发现,前起落架的指示灯并没有灭,这意味着飞机的起落架根本没有成功收起来。要知道,现代化的客机在飞行的过程中是不能打开起落架的,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长期飞行的过程中,飞机失控。于是倪介详当机立断,再次尝试了一次回收起落架,但是他的操作并没有成功,几次失败过后,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倪介详立刻联系了塔台,并通知了乘务长徐焕菊。

在塔台允许返航的过程中,倪介详和整个机组决定进行“自救”。最开始是倪介详开始大幅度操纵飞机爬升或下降,他企图用离心力,尝试将起落架能够收回来,不过显然这样的操作并没有起效果。经验丰富的乘务员徐焕菊也仔细察看了起落架的情况,但此时仅仅凭借肉眼想要找出症结所在显然不太现实,即便是判断正确,在半空中维修也是不可能。

并且接下来出现了更为惊险的一幕,机械师赵永亮决定在自己身上绑上安全绳,由几名空姐拽住他,确保他不会掉下去的情况下,探出身子仔细查看起落架的情况。要知道,在高速飞行的飞机上吗,探出身子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且不说会不会因为操作不当掉出飞机,就是外面的高压强,也并非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只可惜,赵永亮的冒险尝试,也并没有让当下的情况有任何的改变。经过赵永亮的查探,这次飞机的前起落架并非是因为疏忽没能收回,而是在收回过程中链接起落架的螺栓出现了断裂,这才导致了起落架卡住。面对这种情况,赵永亮只能做最后一次努力,他掏出平日里用来维修的工具敲打卡住的地方,试图暂时缓解这一状况。只是所有的自救措施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了。此时,迫降成为了倪介详唯一的选项。

因为一架客机在没有起落架的情况下降落,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早在一年前,美国也曾有一架被改装为货机的同型号飞机迫降。但当时迫降的结果非常危险,飞机一落地就发生了侧翻,紧接着就是全机身起火。如果不是5名机组成员,反应速度快,及时翻出了飞机,恐怕要全部折损在这架飞机里了。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美国的飞机是货机,中国这架可是客机,机舱里的一百多号人,一旦真的侧翻,伤亡是不可预估的。此时显然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于是徐焕菊起身安抚已经出现恐慌情绪的乘客后,倪介详决定为了这最后的一线生机,冒一次险。

这次迫降的结果显而易见,经过了惊险的几个小时后,确定机舱里所有乘客已经离开,全机务组人员才离开了飞机。此时所有人的背后都是一身冷汗,虽然有惊无险,但这架飞机仍旧接受了长达一个月的调查和维修。

调查结果显然和先前赵永亮的判断结果一致,前起落架之所以卡住正是因为一枚小小的螺栓。因为这枚螺栓的变形没能在起飞前检查出来,这才导致了飞行中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断裂。不过值得一提的是,MD-11飞机虽然只生产了200多架,但却在不同的国家均出现过大批量的故障,这也正说明这款机型在工艺上存在巨大的问题。

而中国经过此次事件后,也将这一班航班换成了型号较为新型的波音客机。MD-11此后也成为了一架货运飞机,直到2017年才完成自己的全部飞行任务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