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时报

在完成以440亿美元收购推特后的这段时间,马斯克一直致力于迅速改造这家社交网络平台。虽然收购交易暂时告一段落,但更大程度的舆论乃至政治影响恐怕还在路上。

作为美国主流社交平台,推特在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拥有巨大影响力,某种程度上还起到引导塑造全球舆论议程的作用。从这一点看,马斯克收购推特,显然不是一次普通的商业交易,而美国国内围绕这次交易衍生的激烈争论,更预示着美国舆论格局风起云涌的时代正在到来。

在美国国内舆论中,马斯克对推特的收购首先被解读为世界首富与社交媒体巨头的联姻,是美国媒体行业走向退化的又一例证。据称马斯克为收购筹集的资金里,一半多来自摩根士丹利、美国银行和巴克莱的债务融资以及沙特王室的投资。可以说,如果没有资本大鳄和顶级财团的支持,马斯克很难完成这次举世瞩目的收购。因此,这次交易更加剧了美国国内长期存在的对资本操纵媒体政治生活的焦虑和不满。

马斯克收购推特背后的不同叙事逻辑,还因交易双方的特殊属性得到延展。其一,全球科技巨头进军媒体,是否意味着现代技术对人类生活从行为到思想层面的深度渗透?这有可能给科技公司带来堪比主权国家的政治权力,从而威胁美国式民主的稳定运行吗?在民主党人看来,2016年希拉里在与特朗普的对决中败选,一定程度上源自右翼资本在脸书等社交媒体上对大选信息的操弄。而马斯克会否恢复特朗普的推特账号,放任乃至鼓励对民主党人的舆论攻击,都可能成为影响美国舆论乃至政治走向的因素。

其二,如果推特借助大资本加持扩张,是否会将传统主流媒体推入死胡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纸媒纷纷下场发文抨击,给马斯克一个下马威。社交媒体导致舆论格局重构,旧的秩序正被打破,而新的秩序尚未建立,美国舆论的撕裂和碎片化趋势将越发难以阻挡。

其三,考虑到马斯克广泛的全球关系网络,美国舆论生态是否会成为其商业利益的交易品?沙特亲王阿尔瓦利德通过沙特王国控股公司转换近3500万股推特股票,成为推特的第二大股东,鉴于近期美沙关系出现不和,美国参议员克里斯·墨菲已表示这是一个需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解决的国家安全问题。另外,这笔交易在反华势力眼中还衍生出新的阴谋论,即在中国拥有广泛而持续增长业务的马斯克,会否出于商业利益考虑而限制推特上的涉华负面舆论。

从更深层次看,马斯克对推特的收购还体现了美国不同政治理念的碰撞与冲突。在阐述收购目的时,马斯克提到“拥有一个最大限度信任和广泛包容的公共平台,对人类文明的未来极为重要”。马斯克先前就自称“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这种理念显然与美国自由派把控的政治主流格格不入,在中期选举的当口,马斯克更成为民主党人猛烈攻击的对象。在美国的政治话语中,两党都认为马斯克入主推特会带来风向标式的意义,但出发点却完全不同,这本质上还是两党意识形态对抗的结果。许多民主党人不认可马斯克的独立党派身份,认为其较为保守的政治理念,以及与特朗普和共和党暧昧不清的联系,可能使其通过人为干预或利用推特算法来推广右翼极端思想,从而破坏推特平台的舆论生态以及现有舆论格局。共和党人则普遍对此欢欣鼓舞,认为美国媒体舆论长期受左翼掌控,导致右翼思想受压制,这种局面必须得到彻底改变,马斯克此举被当做是保守派的胜利。

无论如何,在美国政治极化的大背景下,当商业并购涉及媒体霸权乃至政治斗争,便很难被孤立看待和解决。马斯克对推特的收购和改造,恐怕只是美国舆论格局剧变的开始,其终局还远未能看得清。(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